当他第一次替她调煮爱尔兰咖啡时,因为激动而流下眼泪。 因为怕她看到,他用手指将眼泪擦去,然后偷偷用眼泪在爱尔兰咖啡杯口画了一圈。所以第一口爱尔兰咖啡的味道,带着思念被压抑许久后所发酵的味道。

——痞子蔡

相传,酒保为了心仪的女孩,将威士忌融合了热咖啡,发明了爱尔兰咖啡。 咖啡的芬芳搭配烈酒的浓醇,在冷冽的夜里让人从掌心一路温暖到心底。 一个四分之一爱尔兰血统的台北女孩,就因为听到这个故事,坚持煮出正统的爱尔兰咖啡,而且只在晚上十二点后供应。 于是,爱情,就在某个雨夜中,迎着咖啡温柔的香气,得到诞生的灵感。 一间小小的咖啡馆,一盏小小的灯,一个异乡的男子,邂逅了一位女孩。 他对她的思念,从此再也分不清楚是对爱的想望,或是对咖啡的渴望了……

——痞子蔡

对于咖啡的喜爱,或许是从读“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同是理工科宅男,也同是天蝎男,热爱熬夜…..咖啡和茶是生活必备物。对于“可以清心”的茶来说,咖啡于情感上有着不一样的含义,那应是一种更浓郁的感觉,所谓想念,所谓留恋。所以我总想,咖啡的颜色,或许该是暖色的吧。


首图.jpg


那个第一次给我讲咖啡,用简陋的虹吸壶给我煮咖啡的店主已经不知道去向何方,大学门口常泡的咖啡书店也在萧条中倒闭,曾一起咖啡读书的女子也消散在城市熙攘间。一切在时间的推移中慢慢变迁,但是咖啡却是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已经说不清是迷恋咖啡,还是留连那时喝咖啡的感觉。


身为一个自诩的技术宅,自然是要先“利其器”。数年中尝试了几种咖啡壶,一开始觉得咖啡是煮的香,作为最传统的咖啡壶之一,摩卡壶自然是第一个尝试的。摩卡壶煮出的咖啡带来浓郁的味觉感受,但是温度控制不好的话,也容易出来酸涩的口感。每次慢悠悠磨粉,填粉,加滤纸,放置在炉具上慢火煮着,等着咖啡香味慢慢飘出来的,是周末不错的调剂。但是作为一个咖啡机来说,程序稍麻烦,清洗累人,萃取率也略显不够,如果是以cream厚度来衡量的话。


摩卡壶照片.jpg


摩卡壶拆解.jpg


摩卡壶底部.jpg


引自咖啡爱好者社区.jpg

▲Tiamo这款摩卡壶是一个6小杯量的壶,适合朋友小聚的时候用。分上下两层,整体不锈钢,台湾制造,外观美型,制造精良,不得不说,对于咖啡器具的制造,台湾产品确已经走到了前面。


细嘴壶.jpg

▲同样是TIAMO公司生产的细嘴壶,商标已经改成新版的CafeDeTiamo,看来Tiamo公司是要主打咖啡制品了。


然后,仅仅因为喜欢外形的缘故,买过一个比利时壶


比利时壶.jpg


  1. “兼有虹吸式咖啡壶和摩卡壶特色的比利时壶,演出过程充满跷跷板式趣味。从外表来看,它就像一个对称天平,右边是水壶和酒精灯,左边是盛着咖啡粉的玻璃咖啡壶。两端靠着一根弯如拐杖的细管连接。
  2. 当水壶装满水,天平失去平衡向右方倾斜;等到水滚了,蒸气冲开细管里的活塞,顺着管子冲向玻璃壶,跟等待在彼端的咖啡粉相遇,温度刚好是咖啡最喜爱的摄氏95度。待水壶里的水全部化成水气跑到左边,充分与咖啡粉混合之后,因为虹吸原理,热咖啡又会通过细管底部的过滤器,回到右边老家,把渣滓留在玻璃壶底。
  3. 这时候咖啡客打开连着水壶的水龙头,一杯香醇完美的咖啡出炉啦。”

比利时壶顶.jpg


比利时壶嘴.jpg


4C在国内来算是比较平价的牌子,同样产自台湾,相对于同样平价YAMI来说,制作更精良些,当然价格稍贵。


比利时壶制作的咖啡口感相对于摩卡壶来说偏向于清淡,或者说单薄,适合醇度较高的咖啡豆,但是制作过程充满舞台剧般的乐趣,作为摆设和玩物甚好。



现在家里最常用的还是产自瑞士的CHUR(库尔)。这是一台半自动的机子,Swisscoffeer公司制品。和方便的全自动咖啡机相比,原理相近,但是磨豆需要自己来搞定,或者去买成品的咖啡粉。胜在价格便宜,可玩性强,故障率低(好吧,这是安慰自己)


chur正面.jpg

▲机子正面

左侧按键.jpg

▲左侧按钮位置

蒸汽嘴.jpg

▲蒸汽嘴

右侧水箱.jpg


水箱.jpg

▲右侧水箱

拆开操作手柄以后的样子.jpg

▲拆开操作手柄的样子

操作手柄.jpg

▲操作手柄


CHUR咖啡机的原理是:在手柄压下后,把咖啡粉固定在一个空腔内压紧,把加热到93度左右的水,通过多孔浸润咖啡粉,再从小孔渗出。多孔进少孔出,一个自然加压的过程,提高咖啡的萃取程度,所以制作出咖啡表面会有怡人的cream。


咖啡粉开封后不易保存,在空气中芳香物质挥发也会比于烘培好的成豆快得多。周边朋友溜去欧洲出差的蛮多,每次有人回来就会带大包咖啡豆,所以平常制咖啡时还是以临时研磨的咖啡豆为主。经常朋友来家里会抢着干磨豆这种看起来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所以连电动磨豆机的钱都省啦,lol。于是仅仅买了几个手磨来干磨豆的活儿~


轮机1.jpg

▲国产的带个大轮的手磨,样子还蛮不错的

手磨1.jpg


手磨2.jpg

▲宜家风格的手磨,made in China的日本牌子,我很喜欢,底下还很贴心的标示了每杯咖啡的粉量,7-8g左右的豆可以磨满一杯的粉量


在使用CHUR制作咖啡之前,需要开机预热,使水箱里的水预先加热到一定温度。当然,只要保持水箱有水的情况下,打开机子的开关就完成了这一步骤。

开机预热.jpg

▲开机后,等待最下方的预热指示灯熄灭

蒸汽图.jpg

▲为了保证咖啡进入杯子的时候不会被冰冷的杯子降温,而保持更佳的口感。可以预先用蒸汽口的热水涮洗杯子,提高杯子的温度。加到蒸汽档则可以用来做奶泡。


加粉图.jpg

▲直接掀开盖子倒到粉仓就可以了,简单方便


调整手柄压下图.jpg

▲操作手柄旋转90度,压下


出咖啡图.jpg

▲按第二个按键就可以出咖啡了,不会自动停止,所以需要手动控制关闭。咖啡的浓淡由自己控制,如果平常讲究的话,可以用一个带有容量标志的杯子接咖啡。对这台机子而言,意式咖啡和美式咖啡的差别只是在于出水量多少罢了。


奶泡机jpg.jpg

▲奶泡机出场,大家熟悉的Nespresso牌子。


奶泡机内部图.jpg

▲内部很简单,一个带螺丝的转子,原理比样子更简单,加热同时旋转搅拌。奶泡制作完毕会自动停止,奶不能加过多,要不然奶泡会溢出来。


咖啡完成图.jpg

▲完成,恶趣味的把奶泡堆雪人。


杯子图.jpg

▲几乎每个爱咖啡的人都是杯子控,要不是因为地方有限,真想把喜欢的杯子都收集起来


手绘.jpg

▲手绘的杯子,大爱。每个都是不一样的感觉,图像远算不上精美,只是随意涂鸦的感觉在暖色的灯光下,别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感觉


胶囊机.jpg

▲Nespresso Krups胶囊机,Nes胶囊机里面最低端的一款,3年前开始第一份工作的时候买的,方便快捷,1分钟搞定一杯味道不错的咖啡,和奶泡机搭配,是早上赶走睡意补充营养的法宝。


几年来,咖啡相随。工作了以后有了点可以自己支配的薪水,买了些以前憧憬过的东西。只是总还是怀念大学时泡咖啡店的时光,店中咯吱咯吱的磨豆声音,空气中荡漾的咖啡香,店员mm端上来的现在看来只能算是清淡的咖啡,音响里黑人大叔颓废的嗓音。那些似乎似乎都可以重复,只是我们自己,却再也回不去年轻时那种心境。

咖啡,是一种饮料吧,也或许,是一种心情。

记忆中,关于那一部分的时光,是暖色的。


恋物,收集的仅仅是所爱物品么,或是散落的心情和记忆。

我们记性太好,却傻的可悲。

再也回不去了。

20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76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