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说让我带着无人机去重走长征路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作为一个小时候从来没玩过遥控玩具的安静 BOY,对于远程操作实在是没什么信心。虽然见过同行操作 DJI,但是第一次就赶上事故,降落时差点把一只泰迪打瞎,从此更加深了阴影。再加上各种炸机和伤人的消息,实在是很难和这只危险的鸟做朋友。

然而,Phantom 4 终归还是来了,经销商简单讲了讲操作,在办公室演示了起降,就算交货了。

IMG_1819LR.jpg

出差之前,怎么也得先试飞一次吧,不然到了地方飞不起来怎么办。正好壕室友要和壕同事一起开壕车自驾草原天路,赶紧蹭上,省得自己倒地铁公交到六环外找地儿。

壕室友让我带上驾照试试开壕车,我表示我的开车技术和开飞机是一样一样的。

于是,8 月 13 日,在崇礼县一片空地上,Phantom 4 起飞了。虽然开机、接线、装桨、校准搞得手忙脚乱,好在飞起来的操作适应得还挺快,前后左右还是分得清的,没有出现什么紧急情况,只是飞出肉眼可见视野只能看屏幕操作时有些紧张。由于第一次飞没什么经验,完全不知道怎么拍好看,所以就只试了试拍照录像的按钮。

SDN_6014LR副本.jpg

飞了一小会儿,大家就上草原天路玩耍了,然而,草原天路简直就是草原添堵,完全没心情下车,一个白天就这样过去了。

IMG_1850LR.jpg

当天傍晚,驱车几百里经过各种烂路到了沽源县闪电河边,期间几次犹豫是先住下还是先去看风景,最后决定拼一把,看能不能赶上闪电河的日落。
到闪电河边的时候,太阳从云里钻了出来,离落山估计也就只有半小时了,简直不能再幸运,赶上了闪电河难得一见的晚霞,立马下车往山上跑。(上个观景台要 60 的门票简直太黑)

SDFX6265LR.jpg

找好位置正准备起飞,发现飞机里,没!有!卡!忘在车里了,这要是再跑下山取卡再跑上来,肯定日落了。灵机一动,想起手机里没准有卡,然而我的 SE 和 Z3C 都没有……再次被壕室友和他的电神手机拯救,于是 Phantom 4 飞起来了。

SDN_6254LR副本.jpg

起飞没一会儿,不知从哪里飞出来一架动力伞,在空中闪转腾挪速度飞快。此时无人机已脱离视野,完全不知道位置,万一撞在一起肯定出事,顿时心中一惊。好在动力伞上的哥们儿嚎叫了几声后就飞走了,终于可以安心拍摄。

一边飞,一边拍,一边跑跑跳跳躲蚊子,一边听着旁边的民摄吹嘘着自己的头衔和经历,好想笑。空中的视角还是比观景台好,河流的蛇曲更加明显,不过为了保留画面里的天空,也并不能飞得太高。

DJI_0011LR.jpg

DJI Phantom 4

DJI_0029LR.jpg

DJI Phantom 4 更晚

DJI_0046LR.jpg

DJI Phantom 4 降落

身后就是各种用着奇怪的相机和滤镜侃侃而谈的民摄大叔大婶们。

SDN_6248LR.jpg

Nikon D4s

这就是令大叔大婶们惊呼到不行的观景台的视角,高度不够啊,蛇曲基本上看不出来,哈哈哈哈哈,幸好有无人机。

在沽源住了一晚,第二天经丰宁开回北京,路上在大滩附近的草原上又飞了两次,从容多了,感觉垂直俯拍也挺好玩的,看到绿色就心情好啊。

DJI_0024LR.jpg

DJI Phantom 4

DJI_0053LR.jpg

DJI Phantom 4

DJI_0059LR.jpg

DJI Phantom 4

DJI_0044LR副本.jpg

DJI Phantom 4

该有自拍的时候必须有自拍。

从河北回来第三天,就带着Phantom 4飞成都了,重走长征路,背着全套相机镜头还要提着无人机,可能就是因为每天背的东西太沉今年体检比去年矮了两公分。

两个任务点是石棉县安顺场红军渡和泸定县泸定桥。

在安顺场遇到的麻烦是高度和距离不够,由于镜头广角有限,所以必须尽可能往高往远飞,基本上达到了 500 米的限高,一度出现图像传输信号丢失的情况,屏幕一黑,肉眼又看不见无人机,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飞到极限也只能将将好把镇子大概收进来。广角不够啊,但是再往远飞,估计就回不来了。

DJI_0006LR.jpg

DJI Phantom 4

另外大渡河摊上石头太多找不到平地,只能从箱子上起飞降落,精准起降 Get。

IMG_1961LR.jpg

虽然被各种水坝拦来拦去,大渡河水流还是很急的,出发之前最担心的就是飞机掉大渡河里,掉在地上摔多烂都可以拿回来维修报销,要是掉河里捡不回来,就得自己赔了。

SDN_6954LR.jpg

第二天到对面山路上用相机拼了个全景,感觉比航拍要好一点。其实也想过用 Phantom 4 拼一下,但是俯视的视角还是很难拼接。

SDN_7054-PanoLR.jpg

泸定桥就更麻烦了,经销商介绍时说城市、山谷、电线、人群是飞行一定要注意的,泸定桥几个都占。为了避开人群,选了清晨去飞(结果还是边飞边听着旁边广场舞音乐)。起飞前的晚上,竟然梦到了飞机坠机在天安门广场国旗杆前,正着急怎么进去捡的时候醒了,要去飞了。

飞的时候很紧张,既怕有妖风,又怕撞电线,还好有惊无险。但是拍完之后觉得,空中拍的还不如地面拍的好看。泸定桥就在县城正中,旁边就是楼群和街道。

DJI_0026LR.jpg

DJI Phantom 4

县城在大渡河峡谷中,两边的山都很高,非常担心山谷中风大,好在飞的那天没什么风雨。

DJI_0035LR.jpg

DJI Phantom 4

再来张垂直俯拍,各种角度基本都拍了,并没有特别惊艳的。

DJI_0008LR.jpg

DJI Phantom 4

反而是在地面拍的比较有意思,比如游客飞夺泸定桥。

SDN_7140LR.jpg

Nikon D4s

桥上的小红军,这搭配真是萌萌哒制服诱惑啊。

SDN_7420LR.jpg

由于之前有找资料,感觉桥头用广角拍还可以,既然没有 GoPro 干脆拼一张,中午等人少的时候真不容易。

SDN_7462-PanoLR.jpg

两个任务点拍完,又到康定市金汤乡和芦山县飞了飞,基本上算是可以比较熟练地用无人机干活了。在金汤乡终于成功用航拍图拼接成功一次,河谷里曾经建起红军的一个政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拼接软件是 PTGui Pro,比 LR 和 PS 好用。

DJI_0053 PanoramaLR.jpg

DJI Phantom 4 两张拼接

在芦山主要拍了龙门乡(地震震中)和飞仙关镇,雾霾太大只能后期用各种去污粉。

DJI_0027LR.jpg

DJI Phantom 4

DJI_0044LR-2.jpg

DJI Phantom 4

总之呢,算是平安返回基本完成任务了。

无人机确实解锁了平时无可企及的拍摄新角度,但是无人机的角度也并不一定就比地面好。另外,拍照片之余也拍了些视频,确实是高清的,看上去也比照片更有感觉,不过视频这种耗时间耗机器的东西我反正懒得弄。据说在成都,无人机被大爷大叔们当风筝玩,我们包车的司机都有一个。但是回到北京,Phantom 4 就交还领导了,反正六环内不让飞,放在身边也没什么鸟用。

现在有点心水运动相机。理光 WG-M2 有玩的么?求讲解。另外由于 D4s 太沉干活太累,想试试大法家 A7II,如果有钱的话。最后求推荐 11、12 月休假 7 天目的地。
0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47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