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12 月的某天,坐在一家面馆里和友人吃着面。友人突然提到,17 年 3 月要不要找个地方玩,比如说丹麦什么的玩儿上一周。我说,不行吧,丹麦怎么玩得了一周,顺手查了查去丹麦的机票,发现不到人民币 3000 块,于是当晚订下了机票。后来一边邀约着愿意志趣相投的旅伴,一边搜索着攻略,发现丹麦好像真不是能玩一星期的地方,又花了 300 人民币订了从丹麦前往挪威的航班。

接下去的四个月里,陆陆续续找到了 7 位朋友一路同行,租上两辆车,在今年 3 月开始这次为期九天的自驾行。其实认真处理照片的时候,离旅程结束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很多途中的细节和路上的心情都记不太清晰,照片在哪里拍摄的也是翻看了当时的路线才记起来。记得有个心理学上的理论说,人的记忆总是会美化现实,抹去不太顺心的事情,留下的都是像牡丹一样灿烂的回忆。所以挪威到底是什么样的挪威呢,大概就是像照片里的吧。

_DSC0932-2.jpg

第一天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阳光高照,也是这 9 天里唯一的艳阳天。城市里的居民几乎全都跑到了街上,我们这天待的 Airbnb 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三层楼的 Loft 上,倒也听不见街上的嘈杂。

_DSC0934-2.jpg

房主应该没有常住在这里,却也有精心装饰这个房间。

_DSC0938-2.jpg

友人说,哥本哈根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处处都在建设中,也没有一个发达国家该有的次序井然。

_DSC0955.jpg

确实,除了建筑风格天差地别以外,脏乱的街道,四处可见的小摊和需要随时提防的扒手,都带着股熟悉的亲切感。

_DSC0951-2.jpg

更亲切的应该是巨大的 Jack Jones 的招牌吧。

_DSC0964-2.jpg

走到河边,才慢慢出现了印象中和照片里北欧专属的风情。

_DSC0967-2.jpg

北欧人用木材建造房屋之后需要上漆来增加耐用性,而不同颜色的漆不仅仅是屋主的个人喜好,早些年它们在某种程度上代表屋主的经济实力。红色的木屋相对数量众多,因为红漆价格最优。其次是黄色油漆,最奢侈的是白色漆。有意思的是有人在木屋最明显的地方用昂贵的白漆,不显眼的地方用红漆。

_DSC0969-2.jpg

酒吧里不知名的小花儿。

_DSC0994.jpg

第二天一行人从哥本哈根离开,抵达了挪威第二大城市博根。

_DSC1023.jpg

挪威的城市几乎都依山靠海,所以城市的景致十分独特。乘坐缆车到达博根的至高点后看到的夜景令人眼前一新。本以为博根只是个巴掌大小的城市,实际上绵延起伏了数十公里。

_DSC1010-2.jpg

类似哥本哈根的景致。

_DSC1117.jpg

在博根提到租赁的车辆之后,我们开始一路向北,天气也慢慢变得糟糕了起来。最初零星的小雨慢慢变成了风雪,再加上呼啸的海风,大家每天都十分疲惫。

_DSC1126.jpg

刚开始还祈祷着天气有可能会转晴,后来索性也就接受了,风雪之中的挪威可能才是挪威。

_DSC1165.jpg

不过对于偏爱风光摄影的我们一行人来讲,阴沉的天气往往意味着背景的单一。

_DSC1160-2.jpg

这似乎也影响到我在后期时的想法。好像只有灰暗,阴沉,冷淡的色调才适合这里。在出发之前看网上有攻略说因为挪威的温带海洋性气候,一年到头都还算温暖。我猜这只是教科书上的注解。

_DSC1274-2.jpg

阴天让我们对于阳光产生了平时少见的渴望,哪怕仅仅是从云间撒下的一缕缕都让我们兴奋不已。

_DSC1489.jpg

每天行程大约两三百公里,由于沿途停停走走,基本要花去大半天时间。这两天恰好和女友谈到了中国游客的打卡式旅游,每一次出行都是像完成目标一样,一个一个景点打卡,看完就走,直奔下一个目的地。也许一方面是因为大家收到各大旅游网站的影响太深,还有可能是因为旅行方式决定了每一个目的地之间付出时间成本太高。若是自驾,自由度会相对高上很多,所以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也可以在当地问询后再做决定。

_DSC1510-2.jpg

_DSC2228.jpg

山脉。

DJI_0073-2.jpg

此次随身携带的设备有一台 Sony a7 mark2, 一台 Olympus Em10 和一台大疆 Mavic Pro。Em10 借给了同行的旅伴,Mavic Pro 因为雨天也没怎么敢飞。终于趁着放晴的时候上了次天,结果因为风实在是太大,直接被吹走撞到了森林里。

_DSC1772-2.jpg

峡湾。

_DSC1746-2.jpg

Instagram 上的北欧人像摄影师有个共同之处,拍风景前的人像背影, 然后再加一层 VSCO 滤镜。所以这几天拍的人像几乎全是背影。

_DSC1805-2.jpg

几缕阳光。

_DSC1855-2.jpg

公路旁的苔原,看上去和冰岛苔原十分相似。

_DSC1686-2.jpg

有一些杭州西湖的神韵。

_DSC1839-2.jpg

在海边视野开阔的地方常常有立着的画架,应该是当地政府的主意。从画框里看出去烟雾迷蒙的山脉成了一幅山水画。

_DSC1970-2.jpg

车里大家轮流着放歌。

歌单现在似乎成了品味的标签,一个人听什么歌,好像反映了 TA 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而且现在听歌还听出了各种各样的鄙视链。听民谣的看不起听流行的,听欧美的看不起听日韩的,听电音的看不起听其他所有的,更有意思的是用什么听歌也很重要,现在如果还没开始用网易云,就会被戴上土鳖的帽子,搞得我很长一段时间只敢用 Spotify。

_DSC1692-2.jpg

云。

_DSC1875-2.jpg

小屋。

_DSC2291.jpg

友人用手机拍延时摄影。

_DSC1717-2.jpg

溪流。

_DSC1958.jpg

翻山时,山这头下着鹅毛大雪,我们把车停在了路边扔起了雪球。

_DSC1934.jpg

山那头却是风和日丽。

_DSC1978-2.jpg

第六天到了西边的一个叫做奥勒松的城市。

_DSC1883.jpg

奥勒松的海风呼啸吹来,快要日落时,一团乌黑的云裹着冰雹席卷过来。

_DSC2111-2.jpg

我们爬上了城市的最高点,一个观景台。

_DSC2099.jpg

奥勒松被乌云覆盖,如同一支小舟,风雨飘摇。

_DSC2114.jpg

冰雹噼里啪啦砸着,海风像怪兽一样卷着,我们站在山顶,感觉脚下的土地随时会崩塌。云团中间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隙,阳光慢慢洒了下来,雨雾之中又透出了一线光明。和冰岛的荒凉不同,挪威这个处处散落人烟的地方,把自然衬得更瑰丽浑厚。不仅是海峡里的风卷云起,更是冰冷的木屋里房主为客人点起的那一簇火光,让挪威像是一朵开在大西洋与北冰洋之间的牡丹一般,温暖着游人的心。

也许人文摄影之间和风景摄影之间,差异并不在于欣赏这个世界的角度,而是在给他人讲故事的方式。有人喜欢通过照片本身,讲别人的事,也有人把故事藏了起来,藏在一张风景照背后。虽然同样的景色拍出来都大同小异,甚至角度参数设置都类似,但按下快门瞬间的心情,也许会千姿百态吧。

_DSC2293-2.jpg

另一座城市的夕阳。当晚在海边的餐厅用完餐后,出门拍下了日落。

_DSC2409-3.jpg
大西洋之路。

_DSC2456.jpg

小镇的雨夜。

_DSC2447.jpg

一家当地餐厅。

_DSC2501.jpg

_DSC2495.jpg

回程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去了一家米其林,完成了一次长达三小时的用餐体验。

_DSC2547.jpg

最后一晚,在奥斯陆有些意兴阑珊,也许是每次旅程结束时的并发症。难得的,没有一边走一边拍照,大概是记起了电影《白日梦想家》里的台词,"美好的事物不要轻易惊扰"。

中转于一个又一个的目的地,有时也费解于是该享受旅程还是用心拍照。摄影术慢慢提高,不同的摄影技巧也增加了停留的时间,还有更多的得失计较。别人在一旁谈天说地享受景致时,摄影师可能还纠结与光圈快门的调整;想在这里多做些停留,又怕错过下一个美景;或者或者明明已经拍到了还不错的照片,但总觉得还有更好的光影,于是耗上了大半天的时间苦苦等待。

那么如何去衡量一个摄影师旅途的愉悦度呢?是拍摄照片的质量吗?也许是吧。旅途会继续,摄影也会继续,只愿挪威这朵大西洋与北冰洋之间的牡丹一直绽放在回忆里。

DJI_0081.jpg
15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130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