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向朋友说起高山与湖泊,他们总问风景如何壮美,却从不问到达那里有多艰辛

总是在城市生活的夹缝里悄悄计划着短暂的逃离,早在 14 年就计划的尼泊尔之旅终于在今年 2 月得以成行。计划是西安作为起点铁路进藏,过吉隆口岸到尼泊尔,此程重点是徒步安娜普尔纳大环线,行程共计 34 天,拍摄器材是 D810+24-70+14 定。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雪,这一切的计划和准备都显得那么完备与妥当,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一站,西安

飞机降落在咸阳机场的时候,我合上手里的孤独星球,脑中全是雪山、湖泊、湛蓝的天空与稀薄的空气。不过两个小时以后,眼里便只有泡馍、烧烤与biangbiang 面了(biang字输入法居然打不出来......)。在西安停留了三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吃东西,加上又赶上了2月底的大降温,所以相机基本都放在酒店里了。不过还是挤出时间去看了兵马俑,体会了什么叫做“不去遗憾,去了后悔”。

DSC_8528.jpg

第二站,拉萨

上一次去拉萨还是2014年,再次回到拉萨感觉城市还是老样子。不过正值旅游淡季,少了一些聒噪,多了一些生活气息。下了火车直奔平措康桑,旺季时一床难求的平措,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自己挑选床位。2月底的拉萨空气远比夏季稀薄,放下行李本打算去喝点甜茶缓解一下轻微的高反,没想到转遍整个八廓街都没找到一加开门的茶馆。一打听居然赶上了藏历新年,哭笑不得的是尼泊尔的使馆也因为节日放假,导致无法按照计划时间拿到签证。

藏历新年期间,拉萨所有寺庙都对外免费开放,包括布达拉宫和大昭寺,无奈排队朝拜的人群早就把布宫和大昭寺围的水泄不通。好在拉萨寺庙多,来到色拉寺果然没有太多排队的人,来的多是藏民鲜有衣着鲜艳的游客。

DSC_8547.jpg

小女孩发现我在拍她,瞪了我一眼

DSC_8548.jpg

在拉萨逗留几日后终于拿到签证,当天便启程去了吉隆。当天下午两点离开拉萨,正常情况第二天中午之前就能过关到达尼泊尔境内。怎料一场降雪把一行人困在孔唐拉姆山前的检查站,熄火后车内温度骤降,最终无奈躲到附近一户藏民家中烤火取暖,勉强挨到了第二天一早雪停。到达吉隆沟时已经接近傍晚,不得已又在吉隆住了一晚,第二天动身前往中尼口岸。

2的副本.jpg

孔唐拉姆

DSC_8581 拷贝的副本.jpg

佩古湖

DSC_8582.jpg

DSC_8586.jpg

吉隆沟

第三站 加德满都

第二天过完边检到达尼泊尔境内时已经是下午,坐上小吉普一路上感受着不输阿三的车技,终于在天黑透以前赶到了加都。入夜正是泰米尔最热闹的时候,狭窄的街道挤满了各国的语言,当然最常听见的还是熟悉的乡音。一夜无话,转天去了猴庙和杜巴广场,15年的地震的阴霾依然没有过去,广场上任然是存留破败的痕迹,听闻中国正协助尼泊尔政府修复相关建筑,希望倒塌的庙宇能早日重建。

DSC_8625的副本.jpg

猴庙地势高,可俯瞰加都

DSC_8642.jpg

悟 · 空

DSC_8671.jpg

DSC_8689.jpg

尼泊尔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

DSC_8683.jpg

排球和足球在尼泊尔比较流行,经常能看到球场和打球的少年

DSC_8695.jpg

第四站,安娜普尔纳大环线

安娜普尔纳经常名列全世界十大徒步路线榜首,位于世界第十高峰安纳普尔纳峰(8091m)、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8167m)和第八高峰玛纳斯鲁峰(8156m)等三座大山及其卫峰之间的峡谷中,全程约220公里。

办好了进山证等相关手续,隔天一早从加都坐着所谓的tourist bus前往ACT的第一站besisahar。尼泊尔的路况可谓糟糕至极一路颠簸,无奈之下吃了两片从西安买的茶苯海明片没想到效果奇好,原本以为是晕车药结果安眠效果极佳,一路睡到终点。Annapurna地区的旱季以往都是每年10月到来年4月,9、10月份是徒步旺季,3月初温度回暖本应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DSC_8786.jpg

快要到达村落Tal之前的小瀑布

DSC_8773.jpg

途中休息,让同行伙伴帮忙拍了一张

DSC_8967.jpg

DSC_8800.jpg

雪山与村落

DSC_9035.jpg

DSC_9037.jpg

然而这一切的计划于构想都被突如其来的降雪变成了泡沫。到达Chame后的夜里开始了降雪,第二天出发的时候路上已经有了少量的积雪。因为前几日的暴晒,刚开始见到雪还有些欣喜,没料到雪越下越大,正午时分已经大到看不清路的程度。中午休息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往回走的德国人,沟通之后得知高海拔地区一直在下雪,Thorung垭口过不去,大部分人都守在Manang等候雪停。短暂的纠结之后,同行几人还是决定继续前行,总觉得运气不会那么坏,毕竟还有两天的行程才到Manang,说不定到时候雪就停了。

DSC_8831.jpg

DSC_8953.jpg

DSC_8853.jpg

upperpisang,雪雾后面藏着的就是安娜普尔纳二峰

当日赶到upperpisang,随着海拔大约攀升雪约下越大,然而温度未达冰点,积雪在身上融化。为了防止相机进水只好将相机胸包放到背包主仓里。到达upperpisang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湿衣服换下来烤干,背了一路的三脚架在此刻发挥出了其特殊的作用。此时手机已经全无信号,落脚的小客栈也是失去了电力,幸好山里做饭都是用柴火,依然能找到温暖的食物果腹。针对是否继续前行,同行伙伴产生了分歧,降雪、低温、失联等因素也让我开始摇摆不定。一夜辗转之后,大家还是决定再赌一把。

然而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我们,第二日蹚着过膝的积雪到达Manang时,迎接我们的是大范围的停电和稀缺的物资。大量逗留的游客和因积雪中断的物资运输将一瓶热水炒到了接近35元人民币的价格。此时我已经连续两天手机没有信号,无法与家人得到联系。Thorung垭口已经完全封闭,给我们的选择只有等待或者下撤。没等来雪停却等来了雪崩的消息,一场小规模的雪崩让几个驴友失去踪影吗,这一噩耗终于成为压死骆的最后一根稻草,下撤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DSC_8870-2.jpg

从Manang出发往回行进的队伍

DSC_8952.jpg

DSC_8940.jpg

天地间

撤回到upperpisang的第二天早上,终于迎来了许久未见的第一个晴天,自然又展现了她温柔的一面,雪后的ACT多了一份素雅。然而来不及逗留欣赏,趁着天气好尽快赶路更为重要。当四天后我们终于又回到besisahar时,周遭一切与出发时并无二致,不同的是我心中的不甘和沮丧。

DSC_8885.jpg

DSC_8889.jpg

DSC_8895.jpg

DSC_8896.jpg

DSC_8907.jpg

DSC_8912.jpg

DSC_8891.jpg

DSC_9009.jpg

马拉斯鲁峰

DSC_9024.jpg

DSC_9062.jpg

第五站,博卡拉与奇特旺


从besisahar乘车出发,又是在入夜时分才到博卡拉。到了的第一件事不是找客栈而是找了家中餐馆大快朵颐,把前几日腹中缺的油水都补了回来。始料未及的降雪不止让我没走完ACT,同时也让我的拍摄计划全部泡汤。在博卡拉已经完全没有了游玩的兴致,费瓦湖甚至不如洱海来的清秀,空气中的水汽也使得鱼尾峰模糊不见。一场大雨之后,决定去动身奇特旺。

DSC_9099-2.jpg

俯瞰博卡拉

奇特旺与加都和博卡拉相比显得安静许多,然而基建水平十分堪忧,基本上就是一个大村子。传统的游玩项目基本一天就能体验完了,闲逛两日后改签机票回到加都。

DSC_9124.jpg

奇特旺随处可见的小庄园

DSC_9196.jpg

骑象人

DSC_9189.jpg

DSC_9200.jpg

DSC_9129.jpg

DSC_9210.jpg

拉普蒂河

DSC_9214.jpg

拉普蒂河日落

DSC_9227.jpg

晚 归

新的旅程

结束行程已经三个多月了,原本以为会很快完成的游记,被周遭的琐事耽搁到现在。一直很崇拜像MaxRive这样的户外摄影师,也曾觉得自己已经迈入风光摄影的门槛了,然而这趟行程下来被结结实实的泼了一盆冷水。抛开技巧不谈,在极端天气环境下是否仍够能保持对于拍摄的激情就已经足以区别摄影师与普通爱好者了。

幸运的是我们还年轻,多少奇伟瑰怪、非常之观等着我们去记录她的美,整装待发,我们路上见。
13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32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