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以前,我在威尼斯的一家无名小店里买过一根项链。那是一根银色的细链,链子的尽头挂着一枚鱼形的银饰,镶嵌了一颗碎钻。那条鱼形正是整个威尼斯的外廓。如同那根项链,威尼斯精巧细致又浑然天成,令人神往。

1020494976-编辑.jpg

我凭着记忆想带着同伴想再次拜访那家小店,在大约穿过8座形态各异的桥梁、转过4、5个巷口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20分钟前刚刚经过的彼得堂门口。我尴尬地朝同伴笑笑说,在威尼斯不迷路大概是不可能的了吧。

1023308192.jpg

我们在大运河边上喝完咖啡,随着人流在小巷里穿梭。各种面具、装饰品和美食扑面而来。人群在巷子的尽头忽然散尽,天空一下子开阔起来,我们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大教堂。这座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教堂,就伫立在圣马可这座世界上最美的广场的东侧,与总督宫毗邻,雄壮而美丽,哥特式混合了拜占庭式糅杂了希腊式的建筑风格,很容易让人沉醉其间。登高远眺,威尼斯飞狮守护着整座岛屿,守护着神的使者在此安歇,远处贡多拉摇曳着身姿穿行在橙红色的古老建筑之间,在湛蓝的亚得里亚海面上投下五光十色的倒影,宛若一幅动人的画卷,让人百看不厌。

1021206496.jpg

我们在日出的清晨重新回到了圣马可广场,宁静的海港和码头还在沉睡,柔和的阳光从彩色岛的背面穿透过来,洒在大教堂令人炫目的穹顶上,把一切染成金黄。金色的飞狮在晨光中熠熠生辉,仿佛展翅欲飞。静静的,在喧闹还没有占领这座岛以前,我们得以一睹她真实的风采。

1014985760-编辑.jpg

广场上成群的鸽子咕咕地出来觅食的时候,黑色贡多拉靠在码头上,和我们一起等着他们的主人的到来。第一个等来的是个戴着草帽、一脸彪悍的大胡子。

“我叫安东尼奥。”大叔这么介绍自己。他娴熟地掌着舵,桨叶在海水里上下翻飞,船头就跟着左右摆动,灵巧得似乎是贡多拉自己有了灵性一般。大叔跟每个擦身而过的水手打招呼,然后用带着浓重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向我们介绍各个有名的景点或者某位历史名人住过的楼房。“1967年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划船了。”在威尼斯,摇船是一门家族生意,并非人人皆可从事。作为威尼斯的象征,能操控着贡多拉在水巷中自由穿梭,也是一种荣誉吧。

1011515296.jpg

当我们沿着弯曲的河道回到里亚尔托桥,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喧闹的城市。就好像在一个世界集市的中央,周围你可以碰到操着各种语言各种肤色的人在谈天说地,在喝茶聊天,恍惚间会有某种不真实:或许700多年前,圣马可广场的码头上也是这样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从东方运来的丝绸、染料和茶叶,在这里被转运到查理大帝辖下的各地,远到英伦三岛。威尼斯商人在兜售和转运中赚到盆满钵满;各国王公贵族和青年才俊都会不断地从欧洲大陆游学至此,成为精英汇聚之地,打着圆形花伞的富家女子在流连港口之后会找一个安静之处坐下来听着自己仰慕的恋人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游历的惊险故事;各路诗人、画家、雕塑家也纷至沓来,把威尼斯打扮成文艺复兴成果最丰的水上都市。

1011637952-编辑.jpg

118座小岛、177条水道、401座桥梁、6万人口、7.8平方公里。在世人眼中,威尼斯绝不仅仅是这么枯燥的数字。它集中了人们对浪漫和爱情的全部想象。繁荣、富庶、强盛,威尼斯曾经是亚得里亚海上最为耀眼璀璨的明珠,它的强大和富有一直持续到新大陆发现之后贸易航线的转移,最终被拿破仑的铁蹄所毁灭。如今它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尽管不断有人警告随着海平面的上升,这座水上都市会有消失的危险,来自世界各地的名流和大众们一起让威尼斯彻夜喧闹。威尼斯双年展、电影节、论坛以及当地的历史文化和美食,让人有足够多的理由反复来到这里,以至于当地居民忍不住抗议希望能够保护这座已经开始下沉的城市。也许海水真的会吞噬掉这座千年古城,但是谁又知道聪明的人们会不会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想出什么拯救的办法来延续这座如梦似真的水上乐园的传奇呢。

我看了一眼那根银色细链,碎钻在暮色间竟然闪出格外迷人的光芒,如同仿佛飞狮在广场上空绽放的美丽,别无二致。

1011294368.jpg

1020379168.jpg

1014631392.jpg

1014705344.jpg

1022787904.jpg
3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31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