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迟到许久的游记了,四月杨絮纷飞的时候进京,见些大家见过很多的人或事,景或物。拍拍走走,三日。

“前方就是我们祖国的伟大首都北京了...”清晨的火车驶往北京西站,我一个南方人平生第一次入京,第一次听到这么热血感的广播。对什么都新奇,第一次见到北京这样大及壮丽的格局,大概已经超出我对一个城市的认知,心底不由默认,这大概就是一个首都的气概吧。

从一开始说起,深夜抵达正定机场,转乘火车,抵至北京西。

fullsizerender(47).jpg

出站寻了辆小黄车,来几个打卡的地方,走一趟。

难得寻得几日北京天湛蓝。

fullsizerender(1).jpg

人民大会堂前打卡。

fullsizerender(45).jpg

天安门前打卡。

fullsizerender(46).jpg

邂逅华表。

fullsizerender(2).jpg

午门入,几个朝代的荣耀与屈辱。

fullsizerender(3).jpg

fullsizerender(44).jpg

穿过太和殿的人山人海,也不得见里边龙椅的威严。

相较于宏伟的宫殿楼宇,更喜欢细细看些屋檐上的脊兽。

fullsizerender(41).jpg

以及享受重构图的快感。

fullsizerender(39).jpg

fullsizerender(42).jpg

fullsizerender(40).jpg

fullsizerender(37).jpg

走到这里,脑海里全是末代皇帝里年幼的溥仪哭着追着喊“阿嬷,阿嬷”。

很遗憾脑补了那么多,分别却不在此处,是在别的什么地方,高高的宫墙,红瓦,青天。说起来还能记起白发的溥仪买了张门票,丛龙椅下取出他的蛐蛐儿,孩童般的笑。

fullsizerender(36).jpg

拍下这张之前,我应该是蹲在某个角落,护住麦,给辅导员打电话说我还在睡觉,请他大方些,还生怕风声人声太大。

fullsizerender(38).jpg

这也不知转转转转到了哪个角落,鲜艳的匾也是过了几个百年了。

fullsizerender(34).jpg

皇家花园里边的麒麟。

fullsizerender(4).jpg

出了故宫博物院才见到这故宫建筑群的屏障 景山。

fullsizerender(32).jpg

转出故宫,也是该到这必打卡的地点 角楼。

fullsizerender(31).jpg

不知道在网路上看过多少角楼的照片,今日才寻到了这魂牵梦萦的地方。

fullsizerender(29).jpg

景山脚下。

fullsizerender(26).jpg

春日里 想必这阳光他们不知道多喜欢。

fullsizerender(21).jpg

沾着些许缝隙中的阳光 我老了之后也会是这样?不知道。

fullsizerender(20).jpg

fullsizerender(25).jpg

景山之巅,遥看紫禁城和远处的“巨蛋”。

fullsizerender(23).jpg

偶遇的喇嘛。

fullsizerender(24).jpg

在她身上看到年轻时的影子。

fullsizerender(18).jpg

fullsizerender(30).jpg

取了辆单车,去往北海。

fullsizerender(17).jpg

fullsizerender(16).jpg

遥见白塔 算是了了自己一件心愿。

fullsizerender(6).jpg

fullsizerender(19).jpg

“我想成为一个画家”不知道这个小娃娃有没有正在努力画画。

fullsizerender(12).jpg

鼓楼附近见着的倒有些仙风道骨的人力车夫。

fullsizerender(10).jpg

fullsizerender(11).jpg

鼓楼附近还是蛮多人力车的影子,大叔的表情有些猜不透。

南锣鼓巷 不像平江路,不像上海某个弄堂,它像它自己。各色皮肤的人走在这不再细长的道路上,有吆喝声,嬉笑声,快门声...

fullsizerender(15).jpg

fullsizerender(14).jpg

fullsizerender(13).jpg

锻银饰的小伙,认真的样子。我一个外来人,已经嗅到南锣鼓巷已经没那些历史的味道了,平整的路走起来实在是不舒服,熙攘的人潮穿插在这些现代砖之间,水泥味。第二日 漫天的杨絮 打卡到万园之园。

fullsizerender(9).jpg

站在昔日大水法废墟之上,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废墟旁这么多人,这么嬉闹,倒有些可惜自己购的门票起来。在杨絮中走过...走过废墟,跨过历史,一下子走到现代

fullsizerender(49).jpg

这是个新机会永远存在的城市,新的单车一辆一辆,新的面孔从全国各地,世界各地来,多少人来去。第三日早晨,天空依旧湛蓝,吸了吸28层高的空气,看得到远处的中央电视塔,周遭少见这么高建筑,对着北京的天空挥一挥手,鼻子干燥到流出血来。
5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38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