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12 月 6 号,我把手上的 iPhone 6 Plus 寄了出去。顺丰的小哥来得很快,便在门口等着我重置机器。我看他也挺忙的,于是赶紧给塞进包装盒里,请他帮忙过十来分钟彻底关闭电源就行。因为含电池不让空运,三天后这台 iPhone 才被远在珠海的朋友收到,他正创业得热乎,需要几台二手 iPhone 做测试机,我便随口作价卖了。

从 iPhone 1 代开始用到 6 代,我已经完全习惯了 iOS 的各种操作体验,也习惯了从苹果商店里获取任何好玩的东西。因为有着 3 个以上的电话号码,所以手上一直保持着至少2台手机:用 iPhone 1 代的时候我还用着多普达钻石1代( Windows Mobile ),用 iPhone 3G 的时候还在用着第一台安卓手机 Google G1 。

在 2012 年之前几年,我一直是一台 iPhone 一台安卓,在 2012 年到 2015 年间,一台 iPhone 同时一台 Windows Phone ,2015 年下半年同时用着 2 台 iPhone 6 ,一大一小。后来因为我不再工作了,所以电话联系的需求变得少到几乎没有,手机越来越没有存在必要,于是先把小的 iPhone 6 给卖了。这个冬天,随着低头写作的时间越来越长,再加上之前长期使用智能手机,导致积累下来的毛病都发作了:我的颈椎废了,随后腰椎,最严重时在趴着的情况下几乎无法起床,手臂完全不能使力。为了身体健康,我打算过一段没有智能手机的生活,而且如果万一真离不开 iPhone ,也是该换个 7 Plus 的时候了。



第 1 天。我找出收藏着的索尼爱立信 X1 ,看了看又盖上了,毕竟还是全新的机器,继续收着吧。随后我从抽屉里摸出诺基亚 N73 和索爱 T628 ,后者还能充上电,我找了张 SIM 卡小转大的卡托,把卡装了进去,有信号。

就酱,朴素的生活开始了。对了,这天我生日,新生活啊。

1.jpg

第 2 天。我只身来到颐堤港吃午饭,在煲仔皇点了个腊味煲仔饭,店员告知只能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不能刷卡。我身上就揣了一张信用卡,一张身份证,还有几张零钱,怎么都凑不够饭钱。当时特别尴尬,服务员在柜台里盯着我,非常纳闷这个人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拿手机出来扫一扫码呢?没办法,换了一家店,点了个 20 块钱以下的吃的。

10 分钟吃完,掏出零钱付了停车费,回家宅着。

第 3 天。我已经发现没有微信是不能活下去的,如今我妈都不会打我电话,只会微信语音。我在没有 iPhone 的第一天就在朋友圈发了通知,说我不用智能手机了,要找我的话请电话联系。这才 3 天我就觉悟了,没有微信没法活。还好,我还有一台闲置的黑莓手机,安卓系统的 Passport ,能装微信。测试微信能登录后,我把主号码换了过去。

不过,这手机没有移动 3G / 4G ,只有 2.4G 的 Edge 网,看着右上角的 “ e ” 图标,我知道这玩意只能室内用了,凑合吧。

微信近 2000 条未读信息,这才过了 3 天。不过这 3 天,我看完了 2 本书,纸质书。

第 4 天。去三里屯某咖啡馆参加 Google 中国开发者聚会,主办者是我老同事,协办方是朋友的公司。入场后正好赶上大家拍合影,我便在大家对面拿出黑莓手机拍照,画质实在太渣,也不太想发朋友圈。

后来的日子里,因为缺少了 iPhone 的优质摄像头,我不再像从前那样随处拍照了;既然不拍照,也就没什么发朋友圈的想法了;既然不发朋友圈,我也就不太看朋友圈了。

挺好。

2.jpg

第 5 天。我时不时看看苹果官网,想知道亮黑色的 128G iPhone 7 Plus 什么时候可以预约去苹果店取货。没戏,其他颜色都有预约,惟独亮黑色一直没有。尽管众所周知亮黑色非常不耐磨并且最小 128G 起售,我还是愿意当这个冤大头,我就喜欢这颜色,不为别的。

研究了一下,新 MacBook Pro 还是不错的,TouchBar 我还蛮喜欢,可以入一台。

第 6 天。顺手把手上的灰色 MacBook卖了,拿出了 2011 年的 MacBook Air 用着,只有 2G 内存,我日常也就打字和浏览器,足够。

第 7 天。我去了望京 SOHO 见朋友,朋友请吃午饭,所以无所谓用什么付款。我也始终没有把手机掏出来,实现了两人在饭桌上积极交流而不玩手机。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去地库取车,突然想到望京 SOHO 地库使用 ApplePay 支付停车费的话是有 5 折优惠的!

亏大了。

第 8 天。发现了一个问题:黑莓上的微信在 1 年多前已经停止了更新,这也就意味着有些功能它是没有的。这天有朋友在群里面发红包,而我这看到的提示是“该版本不支持”的信息。

感觉错过了几个亿。

第 9 天。揣着黑莓手机出去吃饭,想着我现在有微信了,我可以付钱了!我又到了那天我没有吃成饭的煲仔皇,坦坦荡荡拿出微信付款。结果……黑莓版的微信,没有收付款功能,它可以扫别人的二维码,但是正儿八经的生成商家的收付款二维码是没有的!

还好我装了个支付宝,留了一手。我点开支付宝,等待 loading ,弹窗提示:请升级支付宝客户端……然后,然后它自动退出了。可我这已经是最新了,黑莓商店里能适配的最新的了。

我掉头就走,无脸见人。

3.jpg

第 10 天。我不能藏着掖着,其实我还有个 iPad Mini ,4G + WiFi 版,所以我有一张联通的 SIM 卡是常年搁在里头。以前这个 iPad 只用来看视频和阅读,大部分时间它被插在音响底座上,这天我把微信给装上了,找出了以前闲置的罗技蓝牙键盘,毕竟这样回复消息比用黑莓的键盘打字选字快得多。

因为不太发朋友圈了,微信上的消息倒也少了,除了群之外(群也统统屏蔽了),几乎没什么人找我。有时候整天整天没有消息。我打算,每天午饭后看一眼微信,睡觉前再看一眼,而且尽量不点朋友圈。

iOS 的超级马里奥上架了,这个可以有,买了个,明天高铁上玩。

第 11 天。坐高铁去南京参加一个大会,得上台做演讲。前几天用那台老Air做PPT可折磨死我了,别看它打字写文章很顺,一打开 Office 或者 Keynote 就卡得半死,每一次操作都停顿半秒。

在高铁上最后调整了一次 PPT ,然后开始玩马里奥,捧着 iPad 玩游戏在半空中玩游戏并不轻松,但是我颈椎疼,不能长时间低头。

话说iOS的超级马里奥做得不错,可玩性很高,想要完美过关几乎变态。

第 12 天。演讲完后,回酒店游了一会泳,全身舒畅。打开iPad上的易到用车,叫车去南京南站,回北京。我站在街头,左手捧着手机随时接司机电话,右手捧着iPad看地图看车到了哪里。路人看着这个人在寒风中捧着 iPad ,想来也是蛮费解的。

在车上,举着 iPad 拍了几张南京的奇奇怪怪的新建筑,使劲加滤镜才能看。

4.jpg

第 13 天。开车去位于光华路的朋友公司串门。以往我习惯出门之前先看看路况,然后决定走哪条路。如今没有 iPhone ,也没法看路况,开车上路就走。在朋友办公室待 2 小时后,我在下班前离开往家赶。没有路况的指导,我直接往前走,这一趟让我觉得异常轻松,因为我不需要去揣摩我到底该怎么选择,只是按照最常用的最直接的路线往前走就可以,至于它究竟是不是对的或者是不是走了最堵的路,天知道,反正既然选择了一条路,就不可能同时有另外的选择。

不被百度和高德瞎指挥,随心所欲,不怨天尤人。真的,我很久没有这么自在地开过车了。

第 14 天。那台黑莓手机收到移动下发的短信通知:我本月还有10G流量没用。我哪里用得完,那就下月起改套餐吧。

第 15 天。听说我最近的凄惨遭遇后,老同事看不下去了。他来找我吃午饭,顺便带了台戴尔显示器送给我,让我不要老低头用笔记本写作,另外还借了台手机给我,是一台诺基亚 930 ,Windows 10。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带回去插上充电,开机,提示更新系统,更新了半小时,我便忘了它的存在。

第 16 天。去手机的疗效不错,自我感觉无比好。似乎时间变多了,用上了外接显示器,脖子也不疼了。因为腰椎问题,不能长时间坐着,这些天我都站在客厅吧台写东西,几乎每天能保障 5000 字产出。

又看完了 2 本书。

第 17 天。我已经慢慢习惯了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微信的生活。我把相机找了出来充电,索尼的黑卡相机有个优点,能 WiFi direct 传输照片。这两天我又偶尔发发朋友圈了,完全是因为相机出图比手机好太多的缘故。先用相机拍照,然后用 iPad 连上相机的 WiFi 拷出原片,稍微修一下图,然后发出去。

我亲爱的 RX1r II,真是冷落你太久了,大价钱买你回来,结果还不如小小的手机摄像头用得多,人都是怎么了。

5.jpg

第 18 天。周末,和我爱人窝在沙发上看片。鬼吹灯电视剧的节奏太慢太慢,都赶得上韩剧了,于是换西部世界。面对那么多裸男裸女她似乎兴趣不大,总有事没事抱着手机聊天,被我呵斥了数次,到底还能不能一起好好地看片。她对我说,你以前抱着手机的时间比我还多!只是你自己不觉得而已!

是吗?这可是相当不益于家庭幸福的,我以前居然那样。

第 19 天。心血来潮又打开苹果官网看了看亮黑色 7 Plus 的预约情况。咦!离我最近的三里屯店和朝阳大悦城店都有现货!想了想,好像我也不是那么需要 iPhone ,顺手点了浏览器的叉。

清净了。

第 20 天。看书,听歌,游泳,写字,逗狗。生活真是简单。我曾经习惯在 iPhone 上玩数独游戏,如今没得玩了,便又把魔方找了出来,重新温习公式。

第 21 天。送狗去朋友家寄养,因为第二天我们去日本。一路上专心驾驶,等红灯时才拿起 iPad 通知朋友我快到了,旁边一起等灯的小哥表情很吃惊,见过开车用手机的,没见过开车玩 iPad 的,我都能想象他的内心 OS :你丫……心真大。

第 22 天。出发去北海道,因为去日本要买当地 SIM 卡用,出门前拿出N年前闲置的 SONY Z1 Ultra(大菜刀)充上电,开机,卡卡卡卡卡……简直没法用。想到了那天老同事给我的诺基亚 930 ,就它了,Windows Phone 必定比安卓流畅,放进箱子。

第 23 天。日本的 SIM 卡插进诺基亚 930 没反应,无服务。我把中国移动的卡和中国联通的卡也都试了,也没反应。思考良久,突然凭着一丝丝当年的职业素养回忆起来,这台手机是 TD - LTE !也就是国产 4G 标准,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使用。

废柴。

第 24 天。在暴雪中泡着户外温泉,肩膀以下浸在汤里,鹅毛大雪扑在脸上和肩膀上,甚是痛快。想着这会如果有个 iPhone 在手上,随手能拍几张照片,纪念也好显摆也好,都行。不过也就是想想,哪能带手机进来,还想拍照,太不合规矩。还是老老实实享受当下吧。

人啊,在旅行中往往花了太多时间去拍照,去分享,其实自己都没有认认真真看清楚风景,还没安安静静实实在在享受到,就忙着去分享给别人,图啥呢?

6.jpg

第 25 天。约了碰巧也在北海道的朋友在二世古滑雪场碰面一起晚餐,2016 年的最后一天,即使全年一事无成,也应当热闹点过。我在 iPad 上的微信留言给朋友说晚上 8 点联系,然后把 iPad 锁在储物柜,上了雪道 —— 我若是揣着 iPad 去滑雪它一定会摔断的。等到了 8 点雪场关闭,我打开 iPad 看到了他一连串的留言:5 点半他们就下来休息了,一直联系不上我,就直接叫车回酒店吃饭休息了。

没及时和人家说明如今微信不能正常联系到我,终究还是蛮误事的。

第 26 天。2017 年第 1 天,朋友圈各种新年好,谁谁发的并无区别,我没有发似乎也不缺少什么。这样信息爆炸的时代,到底有多少重复的内容在浪费着网络浪费着能量?多点一个赞少点一个赞,又有什么不同呢?

大雪纷飞,总该干些该干的事情吧。

第 27 天。逛店,采购些日常用品回国。每每看到好玩的商品,我都把爱人拉过来,说,借你的 iPhone ,帮我拍一张这个,你帮我再拍一张那个。她嘲笑我说,想拍啊?自己买个 iPhone 啊,想戒手机,就别总想着拍照啊。

我咬紧牙关,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含着泪也要活下去。

第 28 天。降落北京,雾霾蔽日,什么都看不见。飞机还没停稳,大家都忙着开手机,各种开机音乐绵延不绝,我偏不开,我开了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看,我为什么要开,我开了也没人找我也不会有留言,我为什么要急着开。广播都在说飞机停稳前请不要打开手机,你们都没听到么?

如果我 iPhone 在手,我也早打开了。不是我吹,飞机轮胎着地那一瞬间我就打开了。

第 29 天。一边吃晚饭,一边开了一场冷清的知乎 Live ,连一台手机钱都没赚回来,不过这已经比“在行”上的约见划算很多了。

第 30 天。看书,听歌,游泳,写字,逗狗。生活还是一样简单。

睡觉前看了一眼微信,在苹果工作的朋友问我,他们内部员工代买 iPhone7 是有 85 折优惠的,特地留了个名额给我,现在可以买亮黑了,知道我一直惦记着亮黑色,问我要不要买。

我回答他说,多谢,暂时不买了。我再想想。

2017 年已经过去了一周,告别 iPhone 的这一个月下来,我一共写下了近 10 万字内容(大部分因为出版合约暂时不能发布在网上),看完了近 30 集美剧,10 多部电影,7 本书。在国内的时间我几乎每天游泳,在日本的时间每天泡温泉,在北京几乎没产生吃饭停车之外的消费,在日本也只买了些厨房用品和一盒乐高,这趟日本只象征性地逛了 10 分钟电器店,以往至少逛 1 个小时。

那么问题来了,我到底还要不要买台 iPhone ?

后记

自从上篇文章传播出去后,转眼一个月又过去了。这篇流水账似乎击中了不少被智能手机绑架而无法自拔者的内心,短短时间在几个渠道的阅读量就过了两百万,很多大公众号排队来要授权,我受宠若惊。

还是没买新的 iPhone ,我有无数次机会差点下手,但是又刻意忍住了:


真的已经习惯了没有智能手机的生活。手上也不能留钱,留钱就得花。而这一个月恰逢过年,我在珠海待了 3 周,期间去了香港 3 天,澳门 2 天,很多所见所闻让我细思恐极。这次就不以日记方式写了,直接说说某一个方面,相信很多人感同身受。那就是:

我们的家长都变成低头党了。

前几年,低头党还是咱们年轻人,痴迷手机和微信微博也是年轻人才干的事情,父母在饭桌上总是会教育我们:不要老捧着手机。

如今都变了。

不论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还是 70 岁的老人,都抱着手机不抬头,他们手上基本上都是国产安卓,微信群、朋友圈造谣文、短视频、发红包等已经完全占据了他们不劳作的时间,电视都没什么人看了。如今轮到我们每天教育家长:不要老捧着手机。

无论团圆饭桌上,还是在逛街过马路,家长都随时掏出手机盯着,一句“红包来了!”就让他们慌慌张张喜笑颜开。老人耳朵不好,微信里的语音和短视频就设置成了外放,整个家里都听得到。饭桌上等菜,我就撑着脑袋看着他们抱着各自的手机,互不搭理,也着实有趣。晚饭之后,客厅沙发上大家又坐成一排,看着自己的微信群,电视调哪个台都没有关系,只有我看看新闻看看宁波动物园。

大年三十,我们过关澳门,入住开业刚半年的永利皇宫。零点前我敲开母亲房门拉她下楼去赌钱,她坐在床边不愿意动——群里正热火朝天地抢着几毛钱一块钱的红包。

我对她说:住着这么豪华的酒店,能不能不要浪费时间去抢那几毛钱?多在酒店里享受各种设施才对得起房价吧?一晚上都只抱着手机就够了的话,我带你们出来玩又是图啥?

母亲曾因为一不小心点了某个游戏的某个按钮被扣了 38 块钱花费,她马上怒删该游戏(充了 38 块却没玩……);父亲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不要再去日本玩了,朋友圈里都说日本全是核辐射,吃的东西都有毒;岳母大人一闲下来,皇室战争的号角就响了起来;而每每出门,岳父总积极地拿出手机抢在我们前面叫滴滴……

我教会了母亲如何拿微信零钱在京东购物,教会了父亲如何解锁路边的摩拜单车,看着他们各得其所,而成天抱着 Kindle 的我变成最落后时代的那个人了。

或许真像那句话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每天在花园般的小区里散散步晒晒太阳,上午在街对面的漫咖啡看书,下午在小区草地上看书,晚上在书房里看书。过年半个月的时间,没干别的,就看书,几乎保持着日均1本书的进度,从大年三十到今天(初十)一共看完了 10 本书,这也许是我去年全年一半的阅读量。

好吧我必须诚实,其实我最近几天在 iPad 上试了试这半年来很火的游戏阴阳师,随便玩玩,并不耗费时间,游戏做得确实不错,但是即使如今我有 iPhone 在手上,也不会沉迷任何虚拟的东西了。

就像之前很多人回复我的:能做到心中无机,也就无所谓有没有 iPhone 了。我之前是完全做不到的,现在我能了,所以我可以考虑买新的手机了。

不过我打算先完成一个挑战:不用手机 3 天,包括 iPad 。完全不用随身数码终端,试试看能不能活下来。

6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408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MLikeasong 人生如戏,岁月如歌,美人如画,妞妞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