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远离了朝九晚五,和上下班挤进沙丁鱼地铁的生活,是不是就高枕无忧得享受阳光和沙滩了呢?

打工旅行终究是「打工」在前,不论是筹措长期的旅费,还是获取续签的许可。在异国打工,是非常重要,而且是活下来必须要经历的。Australia government(为不碰敏感词,以下简称 AG)是非常聪明的,这个国家人口稀少,但充满了唯此独有的风景和物产,所以它能吸引到无数跃跃欲试的年轻人。

年轻人拿着 AG 发放的签证来了,有了最多两年的时间,可以做个半个澳洲人。总要旅行,于是总在把钱塞进 AG 的收银柜;总要挣钱,又总在给 AG 一点一点贡献税收。于是这个国家基础劳动力基本不愁了,旅游市场的活跃度和口碑也不愁了,所以 AG 在全世界开放打工旅行,是 win-win 的。

每一个打工旅行者,几乎都想在这里呆更久,签证的基础时效是一年,AG 允许申请再续签一年,但申请前提是必须在特定的行业工作满 88 天。于是「集二签」,便是每个在澳打工旅行者最关心的事之一。

但在二签条款中,针对中国大陆旅行者,是最为特殊的。别国旅行者的二签工作只有行业限定,而唯中国大陆旅行者是地区限定——必须在澳大利亚境内「南回归线」以北的区域工作。足以看出,该国的打工旅行者已经多到需要资源调配了,气候更适宜且更发达的南澳,显然已供应过剩。毕竟中国大陆 2015 年才开放打工旅行签,要求新人往别处多走走,也不奇怪。

目前,我已经来到了北部城市 Broome 布鲁姆,将在这里做长时间逗留。这个城市有一些历史,二战时期澳大利亚全境只有两个地方受战火牵连,遭遇日军空袭轰炸,一个是最北端的重要城市 Darwin 达尔文,另一个则是布鲁姆。布鲁姆还是久负盛名的珍珠产地,当年有大量亚洲人来这里做采珠人,但也因作业事故命殒于此。为感谢这些付出生命的劳动者,至今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公墓仍建在布鲁内市区内。

潜水.jpg
采珠人作业潜水服

日本.jpg
布鲁姆日本遇难者公墓

华人.jpg
布鲁布华人公墓

我在一家洗衣厂打工,布鲁姆是一个旅游城市,眼下南半球冬天,低纬度的布鲁姆正值旅游旺季。于是洗衣厂每天便会清洗大量,来自酒店、度假村、房车营地的床单和毛巾。我的工作正是搬运大量的床单和毛巾,将它们从打包袋里扯出来,将它们塞进洗衣机和烘干机,再将它们从机器里拉出来。每天都重复这些工作,这是十足的体力活,打湿后的床单和毛巾重量并不轻。

每天的工作始于 6:00 止于 12:00,中途无休但可短暂休憩喝水,换言之,整六个小时都处于站立和搬运状态。起初腿脚和肩背非常不适,boss 问我,Sizher 你在中国是做 office 工作的,能干的下这种体力活吗。我说干,老子在国内还跑马拉松每周打篮球呢,鬼才做不下来。

事实证明,第一个星期每天下班回家,都累成一具 walking dead。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看起来。虽然每天 5 点起床,高强度干六小时,但我还是奋力去做,心想只要累不垮,干下来就算赢。自我走进双流机场 T1 航站楼那刻起,我就做好了过另一种人生的打算,如果不给自己一点未曾想象过的尝试,那么这趟旅行就失去了意义。

因为不停得在抓扯床单,手指与床单产生摩擦,除了拇指外的指纹早都磨得几乎不见了。而且拉扯大量干燥的床单,会产生强烈的静电,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迷路的小兵,走近了一个点满静电力场,正在狂甩技能的宙斯。

洗衣厂.jpg
洗衣厂内部

不过还算好的是,洗衣厂这份工作是白工,即会提供工资单、买 Super(类似国内的社保医保账户),时薪虽然很低但也在最低工资线之上(最低时薪是 $22/h )。(打工旅行者常会在窘迫时选择黑工,黑工时薪通常只有十几刀,而且不提供任何额外保障,最不值的是,黑工无法提供二签证明。)这最底层的工作份收入怎样呢,用大家熟悉的方式来说,工作一周半就可以买一部 Samsung S8,三周买一台带条的 MacBook Pro 。其实也并没赚多少,我想说的是,消费电子产品,确实无益将其作为炫耀,甚至远超自身消费能力得去前赴后继。

洗衣厂的管理者是一个台湾女生,她说她更偏好使用中国大陆的旅行者,因为他们的英语相对别国年轻人来说,是最好的。虽然点头 yes 摇头 no 全世界通用,但我和世界各地的旅行者聊了后发现,中国的英语教育的确开展得非常出色,虽然很多人考不了高分,但说不定你的英语能力比世界上许多人都好。关于这个台湾女生,我在 个人博客 里写了更多关于她的东西。

Boss 叫 Paul ,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我曾从事过笔头工作,他问我,

「嘿 Sizher,你是个作家吗,你会写我和我的洗衣厂吗?」

我说我偶尔写点东西,但不是作家。他说,

「你如果要写我的话,记得把我写成,'The Great Paul' !哈哈哈...」

我说天天扛床单这么累,我才不会写你。

DSC04325.JPG
Pearl Sea Laundry

在布鲁姆我住的 share house,也就是房东把家里多的房间拿出来租住,押一付三租金周付,这个行规全球通用。

房东是个有意思的大爷,他有一辆冰淇凌车,在本地很有名,只要他出门做生意,打开喇叭熟悉的音乐的一起,孩子们就会乌泱泱得跑来。有这样的房东无疑是非常幸福的,因为几乎每天都有冰淇凌甜筒可以吃,而我只需给他尝一尝中餐,或者陪他聊一聊天,给他换一下煤气罐。

在国外想看电影电视,就没有那么多免费丰富的网络资源可供下载了,他们依然保持着买光盘屯光盘的习惯,甚至任何一个超市都有影碟售卖。大爷也不例外,他家里专门有书架乘放收藏的影碟,我在其中发现了《权力的游戏》整 1~6 季。于是我问大爷你看第七季了吗,大爷说哪儿有啊还没的买呢。我说你想看吗,然后我打开了百度,于是大爷便又去给我做冰淇凌了。

IMG_20170809_140906.jpg
大爷的部分藏货

IMG_20170805_182100.jpg
大爷的冰淇淋车

我常和大爷喝酒聊天,他告诉了我许多关于他和他家族的故事,经常给我分享一点点人生经验。他是意大利裔,父母二战后便举家搬迁到澳大利亚,以拓荒者的角色在这块土地开始生活。这个老头子非常有趣,改日会另开一篇专门写写这个西西里大爷。

昨日周末,刚好心血来潮想要做一顿火锅吃,我是四川人,可以不抽烟不喝酒,但要我一两年不吃火锅,我 GNMMP。我问大爷,你能吃辣吗,这次是真正有挑战的辣。大爷说为什么不呢,我想我非常爱辣椒。我仅用了一包麻辣香锅的底料,而非正宗川渝风味的火锅料,光炒料就已让大爷呛得不行。于是大爷全程边吃边擤鼻涕,强行撑了这一波。

大爷说,这是一次正式的用餐,我们需要一些音乐。然后大爷翻出他的歌剧碟,火锅配歌剧,也是让我哭笑不得。我问大爷这样吃还习惯吗。大爷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年轻时我和伙计们猎袋鼠猎野驴,也是这么吃的。不过,让大爷用筷子烫火锅也着实难为他老人家了,于是他找出了夹子,再一次让我哭笑不得。

IMG_20170821_193312.jpg
歌剧下火锅的大爷

屋里的另一个租客,是一个法国小哥,他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我表示给他单独烫点素菜吃时,他婉言谢绝了我的邀请。我曾问过他为什么突然转素食了,因为和他聊过了解到他并无宗教信仰。他的理由与他粗壮的形象非常反差萌,他说因为我觉得小动物很可爱也很可怜,所以我决定不吃肉了~



这就是打工旅行生活有趣的地方,与不同文化,不同意识形态下的人生活、交谈、共事在一起。你能体会到,当每一个曾只活在自己天空下的人,走到一起时。世界的天,和我们所认为的自己头顶的天,其实都一样蓝,也都一样会飘过云,会飞过鸟。

在享受阳光和沙滩之余,「人与人」更是这趟旅程的饶有趣味之处。我们和他们能够和睦亲切的相处,用彼此都能理解的愉悦的方式,传递着自己身上夹带的文化与特色。这也正如我对一位朋友说道,

以前感觉自己只是一个市上的人,一个省上的人,一个国家的人。但走这一趟,当真正融入到各国各族各色之人类时,自己真正也是一个「地球人」。

WechatIMG1.jpeg
手机这么安逸在哪儿都要躺着玩


非典型分享,生活继续,路未停。
23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136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