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尾巴潜水太久,甚至都忘了与尾巴初次见面具体在何时。

尾巴像是一扇窗,我常常在这里仰望别人的点滴,也学着自己更好地生活。

尽管,时至今日,我在尾巴甚至还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一路跌跌撞撞,走走停停,转眼就是十八载光阴。初中与尾巴邂逅,当年的少年,如今也要踏进大学的门槛。我对自己说,嘿,是时候了。是时候与大家分享,这十八年的走走停停。

初中时,一本《背包十年》引起我对背包旅行的无限遐思,我开始自己背包在城市与乡野间穿行。我享受在路上的感觉,憧憬未知的美好。于是我经历了人生中无数个的第一次,第一次住青旅,第一次搭便车,第一次被人搭救,第一次环湖徒步......

我至今还记得小鹏在书中说过的那句话:人年轻就应该出去旅行,只要不忘了回家的路。

而这些年的跋山涉水,走街串巷,也诚然给我了许多感动。旅行的幸福就在于,你也许会在心驰神往的风景面前流连忘返,又或许,你会被人情温暖深深打动。

春风沉醉的晚上.jpg

十八年,也曾造访泸沽湖的静谧美好。我到泸沽湖的前两天全是暴雨,只能窝在湖畔尼塞村一家台湾大叔的青旅里。当时正值淡季,天气很凉,青旅里只有一个贵州打工换宿的义工,还有一对大学生青旅。大叔人很好,自己有在附近种些蔬菜,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包火锅底料,我们就一起在青旅里吃起了火锅。

第三天终于放晴,我背包从尼塞出发,环湖徒步 23 公里。回来的路上突降暴雨,幸好遇到从长沙自驾来的一家人搭救,才逃过一劫。他们盛情邀请我一起吃了晚餐。而这张里格半岛的夜景也就是那天傍晚拍的。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为了徒步方便,除了单反和手机机没带任何东西,淡季的泸沽湖更是许久不见人迹,如果不是那家人的搭救,后果难以想象。

IMG_4485.JPG

当地称这两棵树“情人树”当地的摩梭人传说,因为左边这棵树尚未成年,所以被天雷劈断,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IMG_4463.JPG

泸沽湖的夜啊,总是让人宁静。

IMG_4567.JPG

我到泸沽湖前不久,当地的格姆女神山被一场人为纵火烧的满目疮痍,而湖畔的格桑花依然开得娇艳。

阿坝羌寨(三).JPG

十八年,也曾寻访阿坝。在这里,找不到一点绿色。沿路两旁,入目的皆是高耸入云的连绵的山峦。不同于我所在的四川盆地的小丘陵,这里的山峰巍峨奇崛,毫无生机,深重的苍凉和雄伟,直击人心。

阿坝羌寨(一).jpg

山间的羌寨

远眺.jpg

深入阿坝,到黑水,就是达古冰川,它位于四川阿坝,是最年轻的现代冰川。早上从成都出发,经过汶川、茂县、松潘,接近晚上才到冰川所在的黑水县。也许是因为景区名气小,整个景区除了我们四个学生,就只剩下几个游客,就好像我们承包了整个景区一样,那感觉。阿坝州的雄浑豪迈在冰川上更是一览无余,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高远。

冰川之巅(二).jpg

这张曾经入选影展,我把它命名“峥嵘”

长路.jpg

我们四个小伙伴在栈道上走着,才感觉到自身的渺小啊。

峥嵘.jpg

相伴终老.JPG

十八年,我也曾漫游昆明。汪曾祺对昆明的雨念念不忘,而我对昆明的人印象深刻。每到一处,我总是习惯深入到当地人的生活,我相信,旅行从来不是浮光掠影,到热门景点到此一游;不同城市的美,一定在细碎的生活当中,而旅行就是要真切的体验他人的生活。昆明翠湖,就好像我们每个地方市民最爱去的休憩“人民公园”,从中,我们可以窥探到昆明人民的生活情趣。

IMG_4123.JPG

DSC_0117_副本.jpg

十八年,我也曾走过香格里拉,也曾与众人在世界最大的转经筒下祈祷。而至今我还记得香格里拉古城里那次火灾,记得我接到消息时的悲痛。古城被烧了一半,就连我曾经下榻的客栈也化为废墟,万幸的是,转经筒还完好无损。或许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DSC_0109_副本.jpg

DSC_0295_副本.jpg

普达措国家公园

DSC_0432_副本.jpg

DSC_0431_副本.jpg

香格里拉的天啊,怎么都看不厌。

DSC_0451_副本.jpg

虎跳峡

点亮.jpg

这是高中最后一个寒假拍的电光花,晶莹,璀璨。之后的日子当然就是高三最后的冲刺时间了。尽管还是有人焦虑,有人犹豫,有人悲伤,但总还是拖着自己向终点进发,我也不例外。而最后的结果就像这电光花一样,灿烂美好。

草草掠过这十八年,就好像朴树所唱得一样

路过高山,我们路过湖泊,
我们路过森林,路过沙漠,路过人们的城堡与花园;
路过幸福,我们路过痛苦,
路过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眼泪,
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

DSC_0283_副本.jpg

但最终明白,心若向阳,无谓悲伤。

未来,武大见。

5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54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