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的忧伤,黑色的激情;几个月断续后终于在踏上这块土地的前一脚读完。敏感青年帕慕克混沌的憧憬与召唤,漫游所有古老的不快乐,雾角唤醒博斯普鲁斯命运的巨兽,废墟里未完成的百科,那声声「呼愁」将这座神秘的城市引向何处,天还没亮,我加快了步伐。

这是我对帕慕克《伊斯坦布尔》的理解,亦是对土耳其大地上的这次旅程的所有向往。以下所有照片均由本人拍摄,如转载请联系:

IMG_1119.jpg

IMG_0457.jpg

IMG_0876.jpg

那是一块凝固的黄色焦糖,瞬间的暂停,所有的此时此刻,都在为这个国度回溯。

一个画面至今仍反复地出现:孩子的梦里被一团艳红色的水光反射惊醒,老人们走出门外,看着对岸的老宅的熊熊大火竟一动不动地站着,雕像似的流着眼泪。然后我看到,忧伤镌刻在他们的脸上扩大成阴影。

君士坦丁堡,厚重的昔日时光交织后依然在它的血管里流动着,这里的所有生命在不停衰老,建筑的皱纹叠加变旧,行人的目光里忽略了所有未发生、始终不再发生的新陈代谢,实在是太奇怪了。

为什么会有人执着地为它写一本书,甚至散落一地的百科,我有了答案。

IMG_0870.jpg

IMG_0852.jpg

凌晨四点,幽蓝笼罩的老城,我透过窗子的雾气窥到楼下的水烟客,欧洲的边界感在这个角落里挤压升腾,我一个人走路的声音丁零当啷,可以听得很清楚。远处半睁着睡眼在加拉塔大桥上垂钓的失意人,博斯普鲁斯湾时而传来的巨大轰鸣声在提醒他们这头巨兽始终清醒。

突然想起我是为了拍摄飞鸟才出门的,这些家伙闪烁着,借着夜色捕捉海湾里的黄金;直到天亮,荡完整个老城,除了奇怪的芝麻圈,礼拜日的伊斯坦布尔真的没有早餐,香料市场边没有,大巴扎里也没有,清真寺是最热闹的,他们不会饿。

IMG_0545.jpg

IMG_0548.jpg

IMG_0599.jpg

IMG_0624.jpg

IMG_0627.jpg

IMG_0641.jpg

IMG_0644.jpg

松软的地毯、并行的烛火、虔诚的跪拜是穆斯林们的日常,却令观赏的外人大开眼界。一个黑头巾女孩伤心地说她丢失了存储卡的记忆,而我的记忆里的蓝色清真寺也看不出明确的颜色,直到登上山顶斜坡上才真正看到那股流动又狭长的蓝色,也许仅仅算是一种印象。

闯进圣索菲亚教堂(事实上它被称为museum),才理解所有的伟大词语都应该沉淀于此处,奥斯曼人涂改了这座圣殿的信仰,教堂变作清真寺,巨大的信息量让描述变得无法清晰了,眼界无穷放宽,张大了嘴唏嘘这杂陈的绝美,几分钟变成几千年,秒针摆动后,我听到一些声音。

IMG_0804.jpg

IMG_0793.jpg

IMG_1043.jpg

IMG_1065.jpg

是船上的乐队的声音,是我莫名其妙地买了一张异常便宜的船票就往着王子群岛驶去,船上的土耳其人打着鼓雀跃着,背景里是地中海的航船与乌鸦,他们总能找到最轻易美好的自娱自乐方式。当开到群岛附近的时候,我感到一团孤独的氛围,却没有不适感,每个岛上都有人在庆祝着什么,好像我们在新西兰皇后镇溜到别人家后院看他们的party自己却疲惫得无所归处一样。
船兜了一圈又回去了,我们再一次听到了那个乐队同样的表演,他们可能就是这样日夜兼程地赶路着重复着,坐我对面的一个男孩对我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我笑着跟他说算了吧,他应该也没听懂,还是继续呼呼地说着。

对了,在亚洲区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帕慕克还收藏着自己的纯真博物馆,拜访它真是此行最浪漫一事:“让所有人知道,我过着快乐的生活”。

IMG_1587.jpg

IMG_1612.jpg

IMG_1604.jpg

IMG_1191.jpg

IMG_1336.jpg

Anatolia,又称小亚细亚,《小亚细亚往事》是我钟意的锡兰的一部电影,傍晚车灯照过的荒原,竟然与电影中的场景别无二致,它抹去了安纳托利亚高原里所有异色,一场迷影之旅在颠簸中行进。入住《冬眠》中的洞穴酒店,无法想象在同样的时空里还有这样一群与石头一同幸福生活的人类,随即当热气球升空在卡帕多奇亚的时候,这个magic hour我却分神了,壮阔的风景似乎与这趟旅程格格不入,我恍惚着,期待着许多遥远的事情。

自驾的中途溜到一个叫奥林波斯的小镇是为了夜登chimera(火神)山,可以说很像一场冒险了。
4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27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