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市场还算百家争鸣的那几年,我刚好是个穷学生。无论是索尼 Xperia 系列曾经充满灵性的透明呼吸灯带,还是 HTC 在像素大战中逆潮流而动的 Ultra Pixel,这些个性鲜明的产品,我都没能亲手把玩过。同样的,与三星手机也一直无缘。谁能料到,在遭遇 Note 7 的滑铁卢之后,Galaxy S8 这部肩负力挽狂澜之重任的最新旗舰,成了我与 Galaxy 系列的初次相遇。


少废话,先看脸


全视曲面屏,全视屏,“全是屏”……玩笑归玩笑,这部手机的正面,的确几乎全是屏幕。

01手机正面.jpg

国内消费者对全面屏概念的认知,大部分始于小米 MIX。但为了追求视觉冲击力的最大化,小米 MIX 过于激进的屏幕尺寸令其实用性大打折扣。

如果说“全面屏”的小米 MIX 宛如一块尚待雕琢的璞玉,那么“全视曲面屏”的 Galaxy S8 则更像一枚浑然天成的珠宝。足够高的屏占比,硬是把一块 5.8 寸的屏幕塞进了只比 iPhone 6s 高出一个额头的机身当中。而高出的这个“额头”,又恰好容纳下听筒、前置镜头和各种传感器,确保了功能和体验的完整性。

02尺寸对比.jpg

▲ 左起:iPhone 6s,Galaxy S8,小米 MIX

在对角线长度恒定的前提下,S8 这块比例为 18.5:9 的屏幕与常规的 16:9 屏幕相比,横向上更窄,纵向上更长。这种变化带来两个结果:进一步缩减的机身宽度提高了单手握持的舒适性,而屏幕高度的增加却又降低了单手操作的便利性。虽然系统层面提供了一些辅助单手操作的功能,比如手指在后置指纹识别模块上滑动可以下拉通知栏,三击 home 键可以触发全局单手模式等,但这类“打补丁”式的优化仍然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关于手机屏幕的纵横比,一直都有不同的声音。浏览图片或视频时,主流的 16:9 屏幕无疑最具普适性;而在大多数 app 采用的列表或信息流界面下,直觉告诉我们,纵向更长的屏幕可以在一屏中显示更多内容,从而提高浏览效率。可是回想一下:刷微博的时候,你是更习惯眼睛自上而下浏览完一整屏内容后再滑动信息流,还是目光相对固定在屏幕的某个区域,通过不断滑动信息流,将需要阅读的内容持续输送进视线范围之内?从个人经验以及对身边人的观察来看,后者似乎更占多数。一旦基于这番思考,你就会发现“纵向更长的屏幕”未必是提高效率的最优解。业界其实早有实践:魅族 MX 系列的早期机型就选择了更加“矮胖”的屏幕比例,理由是屏幕宽度的增加可以让每一横行的文本显示更多字数。

03MX机型演变.png

▲ 直到 MX 5,魅族才改用 16:9 屏幕

(原图来自网络,有所修改)

结合刚才的分析,如果浏览信息时我们的目光更倾向于固定在屏幕的某个区域,那么“矮胖”屏幕在这个区域中能够一次性容纳的信息量(字数)就会多于“瘦长”屏幕,因而你可以更少地滑动信息流来完成全部内容的浏览。然而魅族最终还是放弃了对“矮胖”屏幕的坚持,大概是因为随着大屏时代的到来,“矮胖”屏幕造成机身宽度更为显著的增加已经远远超出单手操作的舒适区了吧。

如此看来,“矮胖”或“瘦长”的屏幕比例或许都不是最完美的答案,要想兼顾阅读效率和单手操作体验,继续提高屏占比恐怕才是出路。而当 S8 基于现有条件已经把屏占比做到接近极限的情况下,如果非要吹毛求疵,我倒希望它的屏幕尺寸能再小一些。

04假想尺寸.png

(示意图按实际及推算数据等比例绘制,单位:毫米)

按照 S8 的实际尺寸和屏占比来推算,如果将屏幕缩减至 5.5 寸,机身尺寸就能控制得与 iPhone 7 相当。如此既便于单手操作,屏幕显示面积也不会太局促。可惜 "S8 mini" 的传言终究不了了之,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恐怕也只能停留在想象中了。


手快还是眼快?


高屏占比已是大势所趋,与之相适应的新一代手机解锁方式却还没跟上步伐。多少人翘首以待的屏下指纹识别技术仍然停留在原型机阶段,投入量产尚需时日。为了给全面屏腾出空间,S8 取消了正面下方的物理 home 键 ,集成于其中的指纹识别模块只好挪到背部。

05手机背面.jpg

一直不太喜欢后置指纹识别,因为除了“安全性”这个基本指标外,我认为理想的手机解锁方式还应该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识别信息的录入高效、便捷;
解锁方式稳定、可靠,受环境因素的干扰小;
解锁过程迅速、识别准确;
识别信息的输入和解锁结果的反馈最好处于同一平面。

手机通过屏幕显示来反馈各种操作的结果,解锁也不例外(由锁屏界面进入系统主界面即为解锁成功);而指纹识别模块后置意味着识别信息的输入与解锁结果的反馈被放在了两个完全对立的平面上,这显然不能算是触屏时代最符合操作直觉的解决方案。另外,S8 这枚后置指纹识别模块的解锁速度和可靠性也不够理想,甚至不及许多售价远低于它的国产手机。

这或许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三星在 S8 上主推的显然是看起来更加“黑科技”的虹膜识别。它解决了识别信息输入和解锁结果反馈不在同一平面的“硬伤”,虹膜的录入过程也出乎意料地迅速。可惜的是,在实际解锁的过程中,虹膜识别的限制条件实在不少:双眼必须直视位于手机正面“额头”的虹膜识别模块,眼睛和手机之间还要保持合适的距离(25-35 厘米);戴眼镜可能导致识别失败,隐形眼镜也不行;光线暗倒没什么关系,阳光直射却可能影响识别成功率……种种限制条件下,虹膜识别解锁的速度和可靠性自然很难得到保障。

06虹膜识别.png

▲ 虹膜识别的操作引导

于是我们发现,S8 这部三星最新旗舰机上,竟然没有一种完全符合上述四个条件的解锁方式。对于一部售价近 5700 元的手机来说,这个缺憾对用户体验造成的影响是很难忽视的。


以一敌二


这两年三星 S 系列手机拍照有多好,应该用不着再夸了。在一众厂商跟着苹果上双摄的浪潮中,S8 相对保守地继续采用单摄方案,发布会上谈到相机硬件时也是一笔带过。查阅资料发现,相较于 S7,S8 虽然采用了一颗新的 CMOS,但两者的纸面参数并没有显著差别,变化可能更多地隐藏在“内功”的修炼之中。

07样张1.jpg

▲ 喜闻乐见的“饭前验毒”

(样片仅压缩分辨率,无后期修正)

夜景的成像质量果然令人惊喜。下面的场景中,音乐喷泉的光影色彩在不断变化,戏水的孩子几乎没有一刻是安分地呆着的。这种条件下,拍出的照片亮处曝光得当,暗部细节保留得也很充分;彩灯的发色略微浓艳但并不过激,属于讨好眼球的程度;跑动中的孩子们没有拍糊,定格的画面却仍然展现出按下快门瞬间的动感;往远处看,背景建筑外墙木栅的纹理、店铺橱窗的灯光和饰物,乃至天空中云层的形状都分明可辨。考虑到拍摄时已是晚上八点半,这样的成片水平实在没什么好挑剔的。

08样张2.jpg

(样片仅压缩分辨率,无后期修正)

相机 App 的操作体验同样令人满意:界面中各个功能项排布合理,快门速度果断,暗光环境下也几乎没有延迟。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快门与变焦操作的结合:拍照按钮被设计成一个虚拟的滑块,手指按住左右拖动即可平滑地调节变焦倍数。这个细节上的改进减少了拍摄过程中手指的动作幅度,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调整手姿造成的画面抖动,对提高成片率是有帮助的。

09滑块变焦\\'.png

▲ 滑动快门按钮即可变焦

写到相机这部分的时候刚好碰上一个小插曲:有牛人把 Google Pixel 搭载的相机应用 “Google Camera” 移植了出来,没想到一些手机装上之后,成像质量显著提高,甚至有了质的飞跃。以此为旁证,我想 S8 在双摄当道的 2017 年仍旧保持自己的步调,选择在前代产品优秀的相机体验基础上继续精进,这的确是一个大胆而明智的决定。也对,当年 iPhone 凭借一颗“祖传”800 万像素镜头长期稳坐智能手机拍照排行榜的头把交椅,不是没有道理的。


选择困难症


长久以来对 Galaxy 系列一直不感冒的原因,除了没钱之外,三星的定制操作系统是最主要的原因。虽未亲手把玩过,各种评测倒也看了不少。当年的 TouchWiz 界面不怎么好看,充斥着许多炫技而不实用的功能(还记得能让人眼球抽筋的 Smart Scroll 么),“越用越卡”的标签更是深入人心。

把 S8 当成主力机断断续续用了两个多月,TouchWiz 给我留下的印象依然是“五味杂陈”。

国际品牌的智能手机想在国内市场上占稳一席之地,系统的本地化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三星在这方面下的功夫远超我的预期,并且事无巨细,乃至初次开机时,通知栏竟然默认为“红包助手”这个极具中国特色的需求放置了一个快捷开关。其他细碎的功能,小到号码归属地、骚扰拦截、复制短信验证码,大到各种生活服务的集成,国产 ROM 有的, TouchWiz 基本都没落下。

但“本地化”几乎无可避免地是个“做加法”的过程,对本就臃肿的 TouchWiz 来说,其中的分寸着实不好拿捏。可以明显感受到的是,从 UI 设计到功能取舍,TouchWiz 已经迈开了“断舍离”的脚步,展现出一种趋近原生 Android 的态势。然而三星又不可能放弃所有追求差异化的尝试,只不过这种尝试取得的某些成果恐怕还是值得商榷的。

10息屏提醒1.jpg

“息屏提醒”就是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这个功能脱胎于 Google 的 Ambient Display,但二者的表现形式又不完全相同。得益于 AMOLED 屏幕像素自发光的特性,S8 在锁屏状态下以“黑底白字”的形式常亮显示内容,用户无需任何唤醒操作即可随时查看时间、日期、电量和通知气泡等信息,还可以直接对音乐播放进行控制。

Ambient Display(或 Ambient Device)不是专属于智能手机的概念,它泛指工作及生活场景中的一类装置,其设计意图是通过简明的界面和交互方式,让使用者无需耗费太多精力即能获取必要的信息。

11Ambient Orb.jpg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发光的球体就是一个 Ambient Device,名叫 "Ambient Orb",它通过颜色的变化来传达信息。比如当用户关注的某只股票行情出现涨跌时,它会点亮红色或绿色灯光予以提示;如果股指没有变动,它则亮起暖黄色灯光,像一盏装饰灯,完全融入环境当中。

结合实例和网上零散的信息,我归纳出了 Ambient Display 应当具备的一些特点:它只在必要的时候引起你的注意,让你能够专注于眼前的工作或任务(Ambient Orb 的灯光只在股指涨跌时作出相应变化);而在必要时,它应该用简洁而明确的方式呈现出状态的变化,让你不必过度分心,余光一瞥就能获取到所需信息(红绿灯光分别对应股指涨跌,一目了然);它还应该提供合理的交互方式,让你能够快速过滤掉垃圾信息,把精力集中在处理真正重要的事务上。

使用 S8 的这段时间里,我发现“息屏提醒”经常无法在新信息到来时成功引起我的注意。毕竟相对于以较大字体常亮显示的时间来说,小小的几个通知气泡实在没多少存在感;尤其当屏幕上已经有一两个通知气泡的时候,新出现的气泡更是几乎完全被淹没,掉进注意力的死角之中。

12息屏提醒2.png

此外,通知气泡里孤零零的 App 图标,对信息的过滤和快速处理帮助甚微。当一个微信图标的气泡出现时,我只知道“有微信消息来了”,却无从得知这消息究竟是老板下达的工作任务,还是群里无关痛痒的几句闲聊。为了判断信息的重要程度并决定处理方式,我要么唤醒屏幕查看锁屏界面的消息预览,要么就只能双击通知气泡,直接进入 App 查看消息。这样的一套交互流程,已经背离了 Ambient Display 的设计初衷。

那么 Google 是怎么做的呢?原生 Android 搭载的 Ambient Display 并非常亮,它只在新消息到达或用户主动拿起手机时被触发,同样以“黑底白字”的形式显示时间和通知;如果允许锁屏通知显示信息预览,那么 Ambient Display 状态下的通知也会显示预览,用户无需唤醒屏幕就能判断信息的重要程度,无关紧要的直接忽略,有价值的再解锁手机进行处理。

如果你认同我对 Ambient Display 的定义,相信你也会觉得 Google 的方案更加合理。TouchWiz 想和原生 Android 做得不一样,却有些弄巧成拙。

对“息屏提醒”的解读让我意识到,在系统的设计理念和发展方向上,三星似乎得了“选择困难症”。这种病状在有本地化需求的国行版固件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以至于一套系统里竟然同时存在两个功能大幅重叠的智能助理,一个叫 S 助手,一个叫 Bixby。每晚它俩都会争相提醒你查看第二天的信息,俨然一副争宠的即视感(误)。

13智能助理.png

系统如果不能在关键之处果断地作出取舍,只会徒增用户的困惑。

对 Galaxy S8 的感受是复杂的。它在构成一部旗舰机的每个方面几乎都做到了 95 分以上,但不知为什么,丢掉的那四五分反而更加让人介怀。

工作之后有了收入,暂且可以任性一把,玩玩感兴趣的机子。可是玩得越多却越感到纠结,因为在“同质化”唱主调的当下,我发现没有一部手机能完全满足自己的所有需求。我欣赏 Galaxy 系列出色的工业设计,推崇 OnePlus 系统的原生风格,又对 Smartisan 的交互创新念念不忘。多希望某天市场上出现一部集众家之所长的 "Dream Phone",但心里明白,这或许永远只是个美好的想象。体验过的产品多了,眼界随之开阔,不再甘于当某个品牌的“死忠粉”,而更愿意回溯内心最本原的诉求,在茫茫机海中寻找那个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这大概就是搞机真正的乐趣之所在吧。
2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99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