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在上一篇帖子里,我说过要在后面的一个帖子里聊聊墨尔本这座城市。然而从墨尔本回布里斯班之后,自己就一直忙着手头的工作,虽然偶尔也会拿起相机在布里斯班市区转转,但一直并没有什么时间整理照片,于是许多底片就沉睡在底片夹里,这一睡就是大半年。这两天趁着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就把之前挖的这个坑填上。

二月份的墨尔本之行其实自己带了不少胶卷,然而最终用上的也就是一卷半的 Ektar 100,一卷 RXP 和一卷 RVP 而已。当时自己手上有了 GRii 作为扫街的工具,因而带上禄莱更多地是为了慢拍以及风景。

扫描是底片数码化非常重要的一环,不过我的底片扫描使用的则是十几年前的“洋垃圾”—— Epson Perfection 4870,配合 Vuescan 扫描 raw 格式+Photoshop 后期的工作流,其实还可以得到不错的效果,对于网上交流而言也是够用。有趣的是,最早扫 135 的胶片时,自己对于这台机器可谓是满腹牢骚,恨不得早早弃之一旁,换上一台优秀的底扫。然而一年多过去,自己对于这台花了不到五十澳币淘来的扫描仪,依然是“口嫌体正直”,也多了几分宽容。曾经打算用来升级扫描仪的预算,也被自己用在了购买花花绿绿的底片上面。

先上一组 RXP 的正片。虽然富士早在2013年就已经停产了这款正片,但市面上流通的 RXP 保质期可以一直到 2019 年,因此还有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用来囤货和拍摄这款正片(如果富士不打算重新生产的话)。作为一款高速正片(这个星球上现在仅存的 400 感光度正片),RXP 依然能够保持着细腻的颗粒,对于颜色的诠释也非常到位,蔡司的 Planar 镜头更是能够将 RXP 的色彩表现挖掘到极致。当然相对于同门的 RVP 与 RDP 而言,RXP的发色显得有些朴实无华,然而从另一方面而言,真水无香,RXP 的色彩还原度非常准确,因而相比于RVP和RDP更有一种老大哥般的成熟稳重。除此之外,RXP 的宽容度也非常令人满意,就实际扫描的结果与后期的空间而言,个人感觉 RXP 能够与负片 Ektar 100 平起平坐。因此这款正片的停产,在我个人而言非常惋惜。最后,因为这款正片的价格已经涨上了天,所以每拍一张都有种真的在烧钱的感觉。但当自己看到底片的时候,又感觉花在这款胶片上的时间与金钱是值得的。

dg02.jpg

墨尔本 Carlton 区附近,远处的高楼大厦就是墨尔本的 CBD。

dg03.jpg

墨尔本博物馆。个人特别喜欢这座用不同色块演绎出来的倾斜建筑,满满的设计感。

dg04.jpg

墨尔本市中心的一条小巷,傍晚扫街时偶然路过小巷的外面,看见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尽头有一个被灯打亮的小涂鸦。其实墨尔本的街头涂鸦真的很多,只是自己的时间实在不够。

dg05.jpg

傍晚的墨尔本市中心,路过的电车挡住了远处的市政厅。在市中心免费乘坐的电车是我在墨尔本出行最喜欢的交通工具。

dg06.jpg

Fitzroy 区的涂鸦。Fitzroy 是墨尔本市区里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区,有点像国内的文化艺术街,有卖各种小艺术品或者书籍的小店铺。而这个区也有不少非常不错的餐厅。

dg01.jpg

Fitzroy 区一景。

dg07.jpg

Fitzroy 区一景。

dg08.jpg

墨尔本市中心的建筑,其中许多建筑都有了近百年的历史。从这些建筑能窥见这座城市的历史底蕴。



接下来是 Ektar 100 的片子,这款负片是我用得最多的一款负片,Ektar 100 对色彩的表现力强,反差大,颗粒特别细腻,相比起淡雅的 Portra 160 和 Portra 400 也更像个活泼明快的小妹。当然有不少胶片党对于柯达在胶片的末法时代推出的这款产品并不是特别感冒,嫌她过于现代,色彩上多了些脂粉气,少了 Portra 在影调上的稳重与层次感。对于我而言,Ektar 100 在如今在产的彩负胶卷里算是矫色后色彩最接近正片的一款负片,其价格也相对 Portra 便宜一点点。至于影调和层次感,则更像个见仁见智的问题——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dg06.jpg

从雅拉河的南岸望向雅拉河的北岸,高楼林立。

dg04.jpg

王子大桥(Princes Bridge),墨尔本市中心最有代表性的一座桥,连接了雅拉河北岸的墨尔本市中心与雅拉河南岸的文化区。

dg03.jpg

墨尔本战争纪念馆,这座纪念馆原本是为了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维多利亚州士兵,后来成为悼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所有澳大利亚士兵。

dg08.jpg

在纪念馆的那天,自己正好赶上了一个二战海军船员的纪念活动,纪念的是在巽他海峡海战中被击沉的美国休斯顿号重巡洋舰和澳大利亚珀斯号巡洋舰。在场的多数都是幸存者老兵与他们的家人。

dg09.jpg

纪念二战中牺牲的澳洲士兵的纪念碑。

dg10.jpg

Fitzroy 区的涂鸦一角。

dg07.jpg

墨尔本中央购物广场/中央火车站,墨尔本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可惜手上的禄莱是一个标准镜头,没有办法把整个建筑表现出来。

dg05.jpg

著名的弗林德斯火车站,墨尔本的标志性建筑,打卡。

dg02.jpg

墨尔本市中心,街头表演。

把 RVP 的照片放在最后,多少有一点压轴的意思。熟悉胶片,尤其是正片的朋友,对于富士 RVP 的大名已经是耳熟能详,也无需我多言。在我看来,对于追求极致的色彩与通透感的胶片党而言,RVP 一定是一款绕不过去的坎。为了把这款胶片对色彩的表现发挥到极致,我奢侈地把整整一卷 RVP 用在了拍摄墨尔本南部 Brighton Beach 非常著名的彩色小屋上。我想,对于这款胶片,我没有什么能够抱怨的,唯一想到的问题可能就是50的感光度有限的可用范围,以及 RVP 著名的酱红色人像了。冰箱里的五卷 RVP,也是只有在拍摄色彩对比强烈的风景时,才会舍得去用。

dg01.jpg

Brighton 沙滩上的彩色小屋。这些小屋有的是私人财产,有的出租给前来游玩的度假者。

dg04.jpg

彩色小屋的颜色在 RVP 的加成下显得非常生动。

dg05.jpg

Brighton 海滩上一共有 90 个彩色的房子,每一个房子的颜色和图案都不一样。

dg02.jpg

彩色小屋。

dg03.jpg

彩色小屋。

dg07.jpg

想给这两位从台湾来的情侣拍一张胶片,结果摁下去才想起来机器里装的是 RVP,冲扫出来果然悲剧了。




后记

想多说几句。

记得上半年自己在几个有关胶片摄影的帖子里提到了胶片是否应该自己冲扫和放大的问题,和几个尾巴上的朋友也引起了一阵争论。当时自己有些戾气,看到论坛里许多用胶片拍摄的朋友对着用诺日士或者富士魔术手扫描到电脑上的照片大呼“有质感”,“胶片味”,又正巧自己在接触暗房的光学放大,然后就有了“不玩自冲放大就别碰胶片”的论点,说难听点或许就是某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在作祟吧。半年过去,当自己再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才觉得当时的想法有些可笑。虽然我依然在自冲黑白胶卷,但彩色胶卷我也是送到工作室进行冲洗。至于放大,其实归根结底和扫描都属于胶片的表现形式,在数码化大行其道的今天,也许可以说坚持光学放大是一件有情怀的事情,但并不存在光学放大就比扫描要好这样的论断。

我认为艺术没有差别,只有区别,摄影也是如此。我很赞同@摄影师_24 所说,拍照对于所有人而言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只有过程是快乐的,结果才会令人满意。

最后,安利一发自己的主页和instagram:

个人主页:
快门故事(Shutter story):blzfoto.com
Instagram:beile_zhang



dg08.jpg
dg01.jpg
4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40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