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曼谷出走,一头钻进时间黑洞里。忘记什么季节,什么天气,想把自己融入空气中。不分白天黑夜走在街头巷尾,风起添件衣,雨落撑把伞,偶尔驻足,流水落花。不似那日石头城外艳阳天,空气中全是萧瑟,被时间锁住好久了吧。这个门,推开看见白云。跌宕走进尘世再浮沉。

妈妈,
吉隆坡这里,下雨了。


没有走多远,时代广场后,尘埃聚成沙砾,沙砾堆起,碾平,凹下去。

_DSC4039.jpg

明明觉得这个更像是时代广场一些,偏偏上一个才是。

_DSC4146.jpg

茨厂街后门,人潮里过,得以喘一口气。

_DSC4021.jpg

_DSC4125.jpg

_DSC4160.jpg

_DSC4126.jpg

看的见地平线,仿佛马六甲。

_DSC4207.jpg

_DSC4090.jpg

一生要活得多巧妙,才得以选择和命运同样的路,Hallelujah。
这个全是色彩的水泥森林里头,每天要发生多少故事,我经历,路过,亦或是完全参与不到。
记录下自己看到的,从别人那听说自己错过的。
从北洋到南洋,老人指指自己的手,一样的肤色,说一样的语言。
沉寂。

_DSC4166.jpg

时间给你了怎样的故事,我真的想听一听。

_DSC4170.jpg

人来人去里,你这样用力,不知道为你写什么样的字。
多少次我以为这个森林是粉红色的,雨的颜色也好啊,谁也不知道啊,除了一片蓝天,找到的颜色都这么无奈的。

_DSC4167.jpg

蓝天似乎不多见,总有几栋刺破天穹的建筑。

_DSC4196.jpg

一辈子不知道要遇到多少回,和陌生人擦肩。
不知道多少次,接受生命的善意。

_DSC4024-2.jpg

_DSC4177.jpg

_DSC4114.jpg

夜晚的大马,似乎故事格外的多,毋论双子塔下的新人,刚刚烫头戴上头盔骑车载陌生人一程的青年,抑或是街角一口印式英语却为帮不上忙而稍显焦急的女孩,我爱这生命的善意。

_DSC4101.jpg

_DSC4081.jpg

路过单车,步行在这里似乎更流行。

_DSC4036.jpg

_DSC4025.jpg

_DSC4133.jpg

_DSC4204.jpg

_DSC4156.jpg

就这样路过吧,更多的,我想想。
雪兰莪的匆匆,和更多的人成为故人,和更多的土地说别离。
命运把拥有变做失去,随机播放。

两千里的云,转瞬为雨。
千佛之国。

_DSC4373.jpg

_DSC4544.jpg

_DSC4537.jpg

_DSC4546.jpg

白鸽,
The kids were young and pretty.
Where have u been?Where did u go?

_DSC4386.jpg

_DSC4467-编辑.jpg

_DSC4642.jpg

时间的雕刻功夫愈发让我觉得,这一刻,多一刻故事。

_DSC4456.jpg

觅蜜的蜂,多瓣的荷,一生仅能一面罢。

_DSC4443.jpg

唱片店内,传来异国民谣。
那些个无处安放的生命啊,由生向死,这一路,总得做点什么。

4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30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