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TOPYS,微信公众号「TOPYSCN」
原文链接:点击阅读

对于阅读爱好者来说,图书馆是书籍的遇见,是陌生的封皮和封底之间的链接和集结。而对于喜静的人来说,图书馆又是关于停滞的时光的遇见。

而对于来自瑞士的摄影师 Thomas Guignard 来说,图书馆又是关于独特视觉的遇见。目前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担任图书馆管理员的他,本职以外的兴趣便是捕捉不同图书馆里闪烁着智慧之光的建筑美学,以及这些空间设计又如何彰显图书馆这一城市建筑本身在延续人类知识方面的神圣地位。

1_meitu_1.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德国 Stadtbibliothek Stuttgart 图书馆

“尽管我喜爱将图书馆呈现为纪念碑式的、几何形的设计空间,我从不会忘记正是这些图书馆工作者赋予了这些空间以活力。每一个书架上的选书以及排列方式,都凝聚了背后工作人员的心血。不仅如此,如果没有了社区拓展、文化普及与宣传活动,这些书也许会持续地无人问津,也就丧失了它们本身的价值。因此,当我每每到访一个图书馆,我都会积极与其中的图书馆管理员互动,感激他们的努力和贡献。”

2.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美国 William W. Cook Legal Research Library

3.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美国 George Peabody Library

他的摄影作品钟爱对称与广角视觉,色调清冷,而又偶尔有着温暖的阅读灯的光亮在其中。或是偶尔捕捉阅读者的神情,那些认真思索的脸,连同空间的简洁,仿佛静止的时空。

Guignard 的摄影之路,就是始于他对图书馆建筑美学的兴趣。当时在瑞士一间图书馆工作的他,要参与建立新的学习中心,于是便开始搜罗及拜访世界各地不同的新图书馆或者图书馆重建项目。渐渐地,他也被不同的设计给迷住了。“我经常会拍摄那些令我惊叹的细节,而不管这些图书馆规模如何,我总是着迷于它们不同的视觉效果。”

4.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德国 Freie Universität Berlin 的 Philological Library

5.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英国 Caledonian University Glasgow 的 Saltire Centre

6.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美国 University of Chicago 的 Grand Reading Room

对他来说,图书馆是关于智慧的、伟大而又可触摸的记录实体。它们的建立是为了知识更好地获取,它们的存在又是社群连接的纽带,新的观念以及新的智慧在其中不断发生。

7.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德国 Humboldt University 的 Grimm Zentrum

他的旅行清单一直在扩充——去过的已有 140 多个图书馆,计划上的还有 300 多个。

8.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德国 Stadtbibliothek Stuttgart 图书馆

9.jpg

▲ Thomas Guignard 镜头下的加拿大 York University 的 Scott Library

尾巴们也来聊聊在图书馆都有哪些见闻吧。
2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18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TOPYS 抢先知晓全球最新鲜、最棒的创意资讯,扩充你的灵感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