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返乡,不少人发现,镇子上村子中提供移动支付的店铺又多了些。而在过去一年,城市里的移动支付网络也开始全面延伸到公共交通出行领域。

2 月 14 日,郑州地铁全线支持微信、支付宝或郑州地铁·商易行 APP 乘车码过闸。

640.jpg

更早之前的 2019 年 1 月,广州地铁全线所有闸机提供刷码乘车服务,用户可在微信、支付宝或最新版广州地铁 APP 中开通“广州地铁乘车码”。

资料显示,2016 年 8 月,杭州公交 506 路的 20 辆公交车率先试点支付宝扫码付款;2017 年 7 月,微信乘车码小程序率先支持广州 BRT 快速公交等线路;同年 11 月,全国首个地铁乘车码在广州正式上线试运行。

一年多后的现在,微信乘车码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西安、重庆、郑州等超过 110 个城市,支持公交( 含 BRT)、地铁、轮渡、索道等多种公共交通工具。据悉,微信乘车码全国用户数已突破 6000 万。

支付宝乘车码则覆盖上海、广州、杭州、西安、郑州等超过 120 个城市(注:北京地铁目前仅支持第三方 APP 的支付宝扫码乘车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两大巨头还盯上了铁路和航空客运市场的移动支付场景。2019 年 1 月,广深城际铁路开始提供支付宝刷码乘车服务;在此之前,微信也与深圳航空展开合作推出了“深航码上飞”小程序。

当然,小额、高频的公交地铁支付场景,依然是移动支付各派力量争夺的焦点。

080744tk5klo5hctzbd1te.jpg

除了现金投币、实体票、交通卡等传统支付方式,公交地铁系统还提供以下几种支付方式:


但走到现在,只有扫码支付在公交地铁领域杀出了一片天,并且让不少用户免去了现金投币或购买实体票的麻烦,而曾被寄予厚望的 NFC 支付虽然也取得了一定的市场,但不管是用户规模还是发展速度都逐渐被扫码派甩开。

甚至于,作为设备厂商之外 NFC 支付最大推动力的中国银联,目前也已在广州、南京、成都、西安、郑州等城市开通了全公交线路的乘车码服务(注:银联乘车码开通城市有 15 个)。

而 Apple Pay 和小米 Pay、华为 Pay、三星 Pay 在公交地铁系统的最新覆盖情况大致如下:

Apple Pay:北京交通一卡通、上海公共交通卡;

小米 Pay:北京交通一卡通、京津冀互联互通卡、上海公共交通卡、岭南通、深圳通、武汉通、重庆畅通卡、吉林通、广西交通一卡通、江苏交通一卡通(苏州)、长安通、合肥通、苏州市民卡、杭州通;

华为 Pay:北京交通一卡通、京津冀互联互通卡、上海公共交通卡、岭南通、深圳通、武汉通、长安通、广西交通一卡通、天津城市卡、江苏交通一卡通(苏州)、苏州市民卡;

三星智付:北京交通一卡通、上海公共交通卡、岭南通、深圳通、武汉通、吉林通、江苏交通一卡通(苏州)、合肥通、河北交通一卡通。

需要补充的是,由于银联 NFC 闪付已经落地广州、深圳、南京、杭州、天津、宁波、大连、哈尔滨、合肥等 22 城市地铁和深圳、郑州、杭州、天津、济南、合肥、福州、拉萨等超 570 个市县公交,故以上地区的地铁或公交系统同样可以使用绑定了银联卡的 Apple Pay 和小米 Pay、华为 Pay、三星智付等来进行支付。

120219hmhcas7ocjfjc6sm.png

相比微信/支付宝乘车码,Apple Pay、小米/华为 Pay 们搭档银联 NFC 闪付的组合在公交地铁覆盖地区数上并不示弱,然而其设备覆盖数和用户使用量这两大短板却严重拖累其发展进程。

设备覆盖数上,小米、华为、三星等安卓手机厂商目前只在旗下高中端新机上提供 NFC 功能,而在部分新开拓地区的公交地铁线路上,可能又会出现旧有 NFC 机型不支持的情况,例如三星 Galaxy S7 系列的三星智付可以开通北京、上海、广东等地交通卡,却不支持开通最新加入的河北、苏州、合肥三地交通卡。

用户使用量上,对应有两个维度,一为用户开通率、二为用户活跃度,而不管是开通率还是活跃度,Apple Pay、小米/华为 Pay 们加起来恐怕都不是乘车码的对手。即便是对设备覆盖数最多、用户使用量最大的“Apple Pay + 银联闪付”组合而言,用其刷公交地铁的人群可能都没有用 iPhone 扫乘车码的人群来得多。

我在深圳地铁明显感受到,进出闸机扫微信乘车码用户的规模已经很庞大,而手机 Pay 过闸的用户依然很少很少。就算下一步 Apple Pay 可以开深圳通,又能增加多少手机 Pay 过闸用户数呢?

稍早前公布的数据同样印证了我的观感:截至 2018 年 11 月初,深圳地铁每日通过扫码过闸的客流超过 100 万人次,约占地铁日均总客流的 35%;截止 11 月 28 日,深圳地铁乘车码注册用户数已达到 1148 万。

微信图片_20190215193347.jpg

众所周知,NFC 支付是比扫码支付更快捷的移动支付方式,但不管是在店铺支付还是乘车支付场景下,NFC 支付都逐渐被扫码支付派甩在身后。为什么扫码支付越来越流行?

其一,在用户端,微信、支付宝这类国民级应用,已经覆盖到几乎所有活跃智能手机设备,对应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钱包功能已经拥有海量用户群体,这为扫码支付的快速普及提供了夯实的群众基础。

其二,在商户端,得益于前期的疯狂推广和优惠补贴,再加上极低的接入门槛,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牢牢统治小额高频需求占据主导的移动支付市场。

具体到乘车场景,手机用户通过微信或支付宝应用很容易就能开通乘车码服务,而且在应用中也比较容易调出乘车码(例如在微信中可直接通过下拉聊天框页面调出乘车码小程序);对应的,在全国上百个公交地铁系统,微信/支付宝乘车码不仅可用,而且正在努力实现全线路全闸机的无死角覆盖。

微信图片_20190215195247.jpg

扫码乘车愈加流行的背后,多少也反映出人们对交通卡服务体系的些许“不满”:即便对于电子交通卡(XX Pay 交通卡),用户依然要面临较为繁琐的开卡流程、充值过程以及有没有开卡费的疑问。对于乘车码,用户无须这般的繁琐和这样的疑问:快速开通乘车码服务,公交地铁闸机闸口处扫码,微信支付或支付宝扣款即可。不过,公交地铁系统例行的票价打折目前只针对交通卡用户。

综上,虽然在过闸操作上扫二维码没有 NFC 触碰快捷,但其依然能快速崛起为实体交通卡、现金投币/实体票外的第三大乘车场景支付应用。而在与 NFC 派的持续交锋中,扫码派似乎快要取得在移动支付全场景的压倒性胜利了。
26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209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