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世上最让人放不下的东西,无非是两件,一件叫“得不到”,一件叫“已失去”。如果把一个人的生命按70年来计算的话,35岁是个中点,在这之前,恼恨“得不到”的时候居多,在这之后,纠结“已失去”的比重更大。今年我已经过了这个中点,于是上帝就很准时地让我品尝“已失去”了。

自三年前开始烧笔以来,自幸还从没弄丢过一支笔,现在这个纪录终于破了。那天中午,跟同事在一间公用会议室吃盒饭,顺手把大衣搭在了椅子上。吃完饭,聊着聊着就走了,直到晚上下班才想起衣服没穿回来。赶快到大楼的前台去打听,还好,衣服被人拾到送过来了。拿到衣服,一摸内兜,心里猛地一震:笔套不见了!而笔套里的,是我那支黑色的3776世纪。让前台小姐看了看四周地上,是不是笔套掉出来了?结果什么也没有。我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跟前台道了谢就穿上衣服走了。

5D3_7029-2-title.jpg  

回到家里,虽然知道没什么希望,还是把可能放笔的地方都挨个找了一遍,抱着百分之一的侥幸,期待只是早上把笔忘带了,结果空手而归。晚上做梦,继续在一节车厢里找笔,找得天昏地暗,笔没找到,还饿得不行,偏偏对座还有人吃泡面……就这么醒了,天色已亮,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老婆正把泡好的康师傅放进微波炉。没好意思把这个糗事告诉老婆,周末这两天就这么郁闷地度过了。

星期一,来到单位,一直在思想斗争要不要去找前台问问笔的线索,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我相信拿我钢笔的和送还我衣服的应该不是一个人,在这栋若干单位合用的办公楼里,即使去盘问送还我衣服的人,也找不回我的钢笔,还白让好人伤心。终于忍住没去,又把办公室可能放笔的地方翻了一遍,无果而终。

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当亲人离世后,你需要大约一周的时间才能接受这个现实。我想当失去一件心爱的物品时,经历的情感也与之类似。从最初的震惊、不相信到最后无奈地接受,是需要用时间来稀释痛苦的。作为一个颇为小众的爱好者,笔友在这方面还需要一些额外的耐受力,那就是身边很少有人能和你分享欢乐和痛苦。如果我跟同事说:“我很郁闷,因为我刚刚弄丢了一支钢笔。”他们多半会说:“什么笔啊?去行政那儿再领一支吧。”——如果你想体验什么叫孤独,培养一个小众的爱好大概是最直接的办法了。

这次丢的这支3776世纪,是一年多前买的。说实话,在我的这些钢笔中,算不上高端,感情也谈不上深厚。即使在“日用”这个岗位上,由于被钢尖3776的光环遮蔽,它也始终处在一个“备用”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它被揣在大衣兜里而那个钢尖兄弟安卧于办公室的原因。即便如此,当真正失去它的时候,还是让人感到一种深切的失落和悲凉。本来想等春节有空给它抛抛光,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缘分了。翻翻硬盘,当初它新入门时拍的照片,还有几张没来得及做后期处理,而此时,它已经不在了。贴上一张那时的照片,算是对这段缘分的一点纪念吧。

IMG_2517.jpg

在丢笔半个月后,我开始考虑再续一支3776世纪。总感觉如果不补上这一支,就没法走出沮丧的心情。一开始的想法是按原样再买一支黑杆金夹,但几经周折,最后买回来的,却是新上市的透明蓝。这个没啥好辩解的,只能作为反面教材,再一次印证了男人的感情常常不靠谱。当年李后主和周娥皇感情很深吧?结果怎样?娥皇还没死,后主就跟小姨子勾上了。苏轼和发妻王弗的感情够好吧?“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时候,枕边却早已睡了人家的堂妹。元稹的调子最高,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啊,事实怎样?韦丛尸骨未寒,元才子就和新欢一片巫山云雨中了。可见自古以来不能专情如一的男人很多,也不差我这一个了。

下面说说这支新入的3776透明蓝吧。准确地讲,这款3776的学名应该叫“沙特尔蓝”。这种颜色取材于法国沙特尔大教堂内彩色玻璃的颜色。沙特尔大教堂位于法国厄尔-卢瓦尔省省会沙特尔市,建于公元12世纪,融合了罗马风格及中世纪的哥特式风格,是法国四大哥特式教堂之一。

753674780_b962a718e4_z.jpg

2000多平方米的彩色玻璃是沙特尔大教堂的一大特色。这些彩色玻璃代表了12-13世纪玻璃艺术的最高水平,也是白金3776世纪沙特尔蓝的灵感源泉。

7968116_24ffc919_1024.jpg

7968114_ae5c6233_1024.jpg

沙特尔蓝3776使用和普通3776世纪一样的笔盒,打开笔盒,里面既有我所熟悉的3776世纪的标准装备,也有一些以前没见过的新东西。

5D3_7013.jpg

这个小木头图章,普通3776的包装中是没有的,章面文字为“Written Using Platinum Pigment Ink.”,意为“由白金颜料墨水书写”。看来白金在借这支笔推广它的颜料墨水。

5D3_7014.jpg

和普通3776世纪不同,透明蓝随笔附带的,是白金蓝色颜料墨水的墨胆。这种墨水又称为“超微粒子蓝”,防水性能很好,以前买过一瓶,可以说优缺点参半吧,以后有机会单独发文细说。

5D3_7016.jpg

刚刚从笔盒中取出的3776透明蓝钢笔,标签上的价格是¥10500,和普通的3776世纪价格相同。

5D3_7020.jpg

笔杆的形状和普通3776世纪完全相同。从透明的笔帽可以看到里面防干涸滑封的构造,这个滑封是3776世纪的特色,老款的3776是没有的。

5D3_7022.jpg

另外一个额外的配置是一个黑色的绒布笔套。和一般的皮质笔套相比,这种绒布套包裹性更好,不过封口用绳扣,使用上有些不便。

5D3_7023.jpg

深蓝色透明的笔杆,确实和教堂中的彩色玻璃颜色相近,作为透明款的笔杆来说,这种颜色虽然显得不够通透,却别有一番深邃的感觉。

5D3_7025.jpg

5D3_7027.jpg

对最初出厂的2000支3776透明蓝,白金附赠了带有编号的彩色卡片。白金最近出的几款3776世纪或多或少地都在打“限量”的牌。有些遗憾的是,透明蓝的编号只是在纸卡上打印,并没有像精进那样雕刻在笔帽上。当然,二者的价格不一样,“限量”的含义也大不相同。

5D3_7019.jpg

透明蓝的简单拆解,和标准版3776世纪完全一样。笔尖笔舌可以直接拔出,便于清洗。

5D3_7030.jpg

世纪版的上墨器插入到笔握总成后部的套筒中,解决了老款3776偶尔在上墨器接口处漏墨的毛病。

5D3_7031.jpg

由于世纪版3776的笔尖下水比较大,所以我选了EF笔尖。关于这个规格的笔尖,上次介绍屋久杉时已经说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5D3_7029-3.jpg

 以前贴字迹图时喜欢在各种钢笔之间比较,缺乏一个大家都熟知的标尺。这次改一下,贴个3776 EF尖和0.5mm中性笔的字迹比较吧。可以看到,EF尖的粗细和中性笔大致相当,EF的笔迹稍稍细一点。

5D3_7128.jpg

 本来最后想拍一张3776全家福的,结果摆拍的时候又想起了那支丢了的黑杆世纪,不免有些“遍插茱萸少一人”的伤感,算了,不拍了。只贴一张和近期入手的精钢146的合影吧,关于这支146,今后有空单独发文介绍。

5D3_7033.jpg

如果用“缘起则聚,缘尽则散”来解释失去和拥有,大概可以让人觉得超脱一些吧。但要真想做到超脱,还是很难,即使有了这支崭新漂亮的沙特尔蓝3776,即使每天练字的时候有十几支钢笔可以任意选择,夜深之时,我仍然会时常想起那支陪了我一年多的3776世纪。不知道它现在流落到什么地方?新的主人是否知道它适合什么墨水?不用的时候,能否把它清洗干净再收起来?每次想到这里,都不免对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深深自责。看来世上最让人放不下的,到底还是“得不到”和“已失去”啊。谨以此文,纪念那支3776陪我走过的日子,感谢它曾经带给我的便捷、舒适和快乐。

5D3_7034.jpg

欢迎各位笔友分享自己的佳作。

4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40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