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真的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以至于围绕时间,衍生出两门遥相呼应的手艺,一门叫翻新,一门叫做旧。今天这个帖子,主要说说前者。

这支精钢146,是去年从论坛上一位卖家的手里收的,属于精钢系列的前一代产品,现在早已停产。虽说这支二手钢杆146的价格已经比有些品牌的银杆新笔都贵了,但是考虑到其所配的18K笔尖,且还是EF的规格,最后还是没抵制住诱惑(这里要感谢卖家,快递发的极快,让我以能想到的最快速度拿到了这支笔)。 

5D3_7012_DGTLE.jpg  

这支笔入手时的新旧程度,按标准说法应该是“有日常使用痕迹”。像精钢笔杆这种锃光瓦亮的东西,本来就是随便一用就会留痕的。插在衣兜里用了几天,银色的笔帽在十步之外依然寒光逼人,这种拉风的感觉很好。本来就这么用也就罢了,偏偏**情结作祟,总惦记着要把它恢复成崭新的样子。几度纠结之后,终于决定行动,既然是行动,就得有个代号,叫“美容院行动”吧,有点恶俗了,想了想,还是叫“光复运动”吧。

任何革命都是从破坏开始的。光复运动的第一步,就是拆。好在有笔坛前辈的经典攻略在手,拆一支区区146还是难不倒我的。

当然在拆之前,还是给这支笔先留个存照,以备万一失手后凭吊之用。

5D3_6558.jpg

▲来一张特写,可以看到,精钢的笔杆上,遍布着日常使用造成的细微划痕。

5D3_6555.jpg

▲受发丝纹的影响,笔杆的光泽打了折扣,缺乏那种银光闪亮的感觉。

5D3_6559.jpg

▲在拆解正式开始前,先介绍这个工具。这是这支146的卖家送给我的万宝龙专拆工具,专门拆卸万宝龙146/149的活塞用。

5D3_6975.jpg

▲看到我手指处的两个凹洞了吗?拆146的活塞,就从这里入手。

5D3_6970.jpg

▲先将活塞旋钮向后拧到底,在把专拆工具压到活塞的接缝处,使工具上的2个凸起压入笔身上的凹洞,然后,逆时针拧。

5D3_6964.jpg

▲将螺纹完全拧下来后,向上拉动(稍用些力),就可以把整套活塞取下来了。

5D3_6958.jpg

▲拆解笔尖总成,由于口径不一致,刚才那个专拆工具用不上了。不过也没啥难的,照下图的样子做个自制的工具即可。

5D3_6974.jpg

▲看到笔尖根部两侧的那两个凹洞了吗?拆笔尖总成就从这里下手。

5D3_6968.jpg

▲将自制工具的端头插入凹孔,然后,逆时针拧……

5D3_6966.jpg

▲OK,笔尖总成也卸下来了。

5D3_7136.jpg

▲接下来,拆笔帽。

在开始抛光打磨工作前,必须把笔夹卸下来,否则不好下手。万宝龙大班的笔帽设计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拆它不再需要专门的工具,只要一把一字改锥就可以了。

5D3_8959.jpg

▲呵呵,现在我们就拿起笔帽。

5D3_8957.jpg

▲对着灯光照一照,在笔帽的底部,你可以找到一个一字螺钉帽(图中红色箭头所指处)。

5D3_8967.jpg

▲将一字改锥插进去,顶住螺帽,还是逆时针,拧。一旦这个螺钉被卸下,笔夹、天冠就自然从笔帽上分解下来了。

5D3_8961.jpg

▲好了,现在我们把精钢146拆解后的主要部件检阅一下。

5D3_6926.jpg

▲在正式开始抛光前,还需要一个工序:

遮盖不需要打磨的部位。由于担心笔环有镀层,所以要把这里遮住,以防磨穿镀层。使用的工具是这种专门的遮盖胶带,一般卖模型工具的商店有卖的。想省钱的话也可以买家庭装修用的美纹纸,建材商店大多有售。

5D3_6929.jpg

▲用遮盖胶带将笔环遮好,抛光前的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5D3_6931.jpg

▲现在开始介绍这次行动中最重要的角色:

抛光膏。要让精钢146恢复崭新的镜面效果,必须用三种不同粒度的抛光膏,由粗至细逐次打磨。下图从左至右分别是:粗目、细目和极细目抛光膏。

5D3_7135.jpg

▲打磨的方法很简单,用一块眼镜布或类似材质的东西(这次我用的是手机贴膜附送的擦布),沾一点水,然后沾上抛光膏,在笔杆表面复直线地做往复运动即可。

5D3_6951.jpg

▲擦不了多久,布就会被打磨下来的金属微粒染黑,这是正常现象,不必理会。

5D3_6956.jpg

按使用的打磨膏来划分,整个打磨抛光的工作可分为粗目、细目和极细目三个阶段。其中粗目打磨这个阶段最漫长,大约要占整个工作量的60%左右。在这个阶段,需要把笔杆表面所有可见的划痕都消除掉,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这阶段工作呢?把笔冲洗干净,擦干,对着灯光看,如果已经看不到明显的划痕,只看到类似珠光漆的那种光泽,就说明粗目打磨阶段可以结束了。

经过粗目打磨,划痕已经被解决掉了,但是此时笔杆表面还没有镜面光泽,此时就可以换打磨膏了。建议换打磨膏的时候同时换块布,以免洗不干净的粗目打磨膏颗粒混在里面影响抛光。接下来的抛光动作和前面没什么区别,依然是直线往复运动。细目打磨膏已经可以抛出镜面光泽,而液态的极细目打磨膏,则可以让镜面效果更光亮一些。至于什么时候从细目换到极细目,没有个明确的界限,自己看着差不多就行了。

打磨工作是枯燥的,需要有坚定的信念和坚韧的耐心。好在打磨的动作很简单,不必非要正襟危坐一心一意地干。手里干活的同时,可以听听音乐,可以看看大片(最好是爱情动作片,节奏感好,而且和你手里的动作一样,都是直线往复运动,可以提高效率),最不济还可以看看新闻联播,也可以打发漫长无聊的时间。在日复一日的往复运动中,油价涨了,股价跌了,雪主生了,老查死了,限奶令出台了,李天一入监了,韩国卫星上天了,埃及气球落地了。还好,赶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演前,打磨抛光的大业终于完成了。

分别将笔帽、笔杆、活塞旋钮抛光好后,大功基本告成,接下来把各个组件按原样装回去就是了。由于所有零件都被清洗过,在组装前,我们需要重新润滑活塞。衷心感谢三文堂在钻石540的包装里赠送了这个东西:

5D3_6978.jpg

▲将硅油在活塞边缘薄薄地涂一层就好了。如果没有硅油,用中性笔笔芯里的透明保护油也可以。

5D3_6962.jpg

▲呵呵,组装完成。光复运动胜利结束。现在开始炫图狂欢。

5D3_6995.jpg

5D3_6998.jpg

5D3_6997.jpg

5D3_6994.jpg

▲抛光后的笔身,再也没有恼人的发丝纹了。

5D3_6990.jpg

5D3_6991.jpg

5D3_7000.jpg

5D3_7002.jpg

5D3_7004.jpg

5D3_7005.jpg

5D3_7001.jpg

5D3_6993.jpg

5D3_7005-2.jpg

5D3_7008.jpg

5D3_7010.jpg

5D3_7010-2.jpg



呵呵,以为帖子该结束了吧?别急,这里为有耐心看到完的朋友准备了一个额外礼物——拆解万宝龙146的笔尖总成图文介绍。也许你已经注意到,刚才说拆解146的时候,只把笔尖总成取下就完事了,没有进行进一步的拆解。这是因为如果只是做笔杆表面翻新的话,拆解到这个程度已经够了。但是,如果你需要调整笔尖,则需要把笔尖总成完全分解开。需要事先说明的是:之所以把这段内容放到分支剧情里,主要是因为拆解146笔尖的操作风险比较大,不建议大家没事拆着玩。在动手之前多问自己几句“我真的需要调整笔尖吗?也许换换墨水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不到不调就睡不着觉的程度,建议大家还是别轻易动手,尽量凑合用。

在拆解之前,先来看看146的笔尖总成,就是前面提到的用专拆工具从笔上拆下的那个部件。这个部件由3个零件组成,分别是笔尖、笔舌和套筒。

5D3_7136.jpg

为防止拆解过程中划伤笔尖,在开始拆解前,最好用美纹纸把笔尖包裹住。

5D3_7137.jpg

找一个能卡住套筒的工具,我用的是一把万能扳手。然后把笔尖像下图这样架起来,注意扳手的钳口不要夹住笔尖,只卡住套筒的下缘即可。

5D3_7142.jpg

下面,找一根直径3mm左右的金属棒,类似我拿的这根。

5D3_7149.jpg

现在可以开始动手了。将金属棒顶在笔舌的尾端(就是套筒末端中心的部位),用榔头沿红色箭头方向敲击,就可以把笔舌从套筒中顶出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注意控制榔头的力度,并需要时刻留意笔尖到桌面的距离,不要让笔尖顶到桌面上造成变形。

5D3_7145.jpg

这就是笔尖笔舌从套筒中分离出来的样子。

5D3_7155.jpg

将保护纸拿掉,笔尖、笔舌、套筒3个零件就拆解完成了。

5D3_7158.jpg

5D3_7164.jpg

调笔尖是个精细的手艺活儿,我自己手艺也不高,只是撞大运地调过几个笔尖没有失手而已。这里就不说啥经验了,以免误导观众。唯一要提醒的是夹笔尖别用那种带齿的尖嘴钳子,用下面这种平口的钳子会降低笔尖受损的概率。最好在钳子口绑几圈美纹纸,以免钳子和笔尖硬碰硬。

5D3_7171.jpg

至于笔尖调到怎样算合适,每个人的手感不同,没有统一的标准。我比较喜欢下水小的钢笔,觉得理想的下水应该是“慢写不洇、快写不断,激情之处,略带飞白”。初用这支EF尖的146时,感觉下水比我原先那支149大,于是就把这支146的下水改小了点。这次运气还不错,笔尖总算没有被我折腾坏,改完之后写出来的字迹大概是这样:

5D3_8843.jpg

最后一步,调完笔尖,把笔舌和笔尖插回套筒。笔舌和套筒间都很紧,一般情况下很难插到位。曾见有人提议说拆个安全套,把笔舌在上面蹭几下,然后再插就很容易进去了,我觉得应该是个办法,不过没有亲自试过。我在笔舌上涂的是这个传统的硅油,效果也不错:

5D3_6978.jpg



5D3_7001_dgtle.jpg

终于把这个劳民伤财的项目完成了,算是把这支146恢复到了98新或是99新的程度吧。不过,经过这番折腾,今后再也舍不得把它插在上衣兜里用了。以前还一度以为精钢的笔杆比树脂杆耐用,现在看来,要想天天随身携带又时刻保持光洁如新,什么材质的笔杆都难堪重任。要想做到岁月不留痕,唯一的方法就是笔杆出厂前就做过旧,从开箱伊始就是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比如…… 白金古金美?这是个可怕的想法,我得狠斗私字一闪念啊……

3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189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