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父亲节,晴。

今天我才发现我已经9天没和爸爸发消息了,和爸爸沟通越来越少,爸爸这个称呼说的频率越来越低,是我真的忙吗?是我吝啬吗?还是……

915A9164.jpg

坐在咖啡厅,我拿出LAMY打算写点什么,记录点什么。

915A9167.jpg

LAMY  Joy系列中的一员,铝合金笔帽,磨砂塑料笔身。

915A9169.jpg

不带笔套17厘米的笔杆长度握在手中如同羽毛笔的感觉,我非常喜欢Joy系列的笔杆长度,这个和个人握笔姿势和写字习惯有关系。我握笔姿势正常,笔杆子恰好倒在手的虎口处,从不把笔套套在笔的尾部来写字,运笔比较轻巧,连笔多,写得快。

915A9184.jpg

我的写法相对比较飘,我更喜欢笔杆重心靠中后位置。Joy如果不取掉小纸圈的话,会致使笔杆重心后移一些,也不完全靠到最尾部。这样虽然看起来是墨胆有点对不齐,但是中偏后的重心位置恰好合适我的写字姿势,顺手好写。不过我估计墨胆对不齐估计处女座不可忍。

915A9172.jpg

尾部的收尾稍扁平处理,所以在笔身中段也相对苗条,握笔不会感觉过于粗壮、压迫。

915A9175.jpg

笔尖,我只用F尖。我字比较大,EF尖太细写出来会变成有气无力,EF尖还是适合工整的小字。B尖之类艺术气息太重,我完全用不到。笔毕竟买来用的,花哨地买一堆我还不至于中毒到这个地步。

915A9185.jpg

墨水我用的是LAMY T52黑色墨水。墨水颗粒细腻,流动性好,不堵笔,可惜不防水。

915A9186.jpg

笔套铝合金,恰好与笔身形成了颜色、材质的冲突和反差,视觉与手感都增加了许多。

915A9188.jpg

笔帽上传统的十字。

915A9193.jpg

笔套夹合力强劲,反复多次夹合都不会变形、绵软。

915A9203.jpg

我另外一支是LAMY Safari系列荧光黄的钢笔。

915A9198.jpg

它不带笔帽是13厘米的笔杆长度,尾部不像Joy系列那样做了大的扁平收尾处理。握笔在手中时,笔的重心我感觉有些靠前,即使加上小纸圈,也无济于事,我的写字方法用起这支笔不是很顺手。它更适合写字力道正常的人。而且我手比较小,笔杆略粗,握笔的感觉也不特别好。

915A9212.jpg

尾部略微一点点扁平收尾也是为了打LOGO。

915A9200.jpg

这支笔我用的墨水是Lamy T52蓝色。同样是F尖,用来写备注之类的。

915A9207.jpg

笔帽上同样十字。笔的用途就是用来写字,我是虽然号称是伪文艺,但是私下还是实用主义派的,只选对的,用得上的。笔,得按照自我书写习惯来选择。至于写什么,那就是自己的事情。

915A9181.jpg

寥寥几笔,写下了今天的文字。父亲节的文字是有浓浓感情的,但我却没张口这样和爸爸诉说过。我不是看不到父亲为家庭奔波,不是不了解父亲的苦,只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让我极好地继承了下来,张不开口对父母说爱。父爱如山,沉静而深重。他所营造的避风港,是个巨大的网,上对他们的老人,平行对妈妈,下对我。父亲这个角色,承受得更多,苦也很多,即使这样,他都不太会说不会表露,宁愿选择被埋怨也不去争辩什么。这是可能就是大爱!

915A9178.jpg

小时候,我却往往不会好好去体会感受他那颗为了我好的苦心,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是他不能理解我不能为我、为妈妈考虑。 可是后来我发现,父亲还有个角色是男人,这种角色决定了他不能很娘们儿地喊苦,不能撒娇耍泼撒手不管,也不能到处嚼舌根东家长李家短。隐忍成了他最大的一个代名词,本来这个代名词是妈妈的,可是在我们家变成了爸爸的。

915A9182.jpg

时间是种很恐怖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我以前写作文总是把时间比喻为流水、沙子、离弦的箭……现在,时间就是我爸爸的白发,时间就是我爸爸的老花镜,时间就是我爸爸的已经不再喜欢的年轻运动。我是他的女儿,但是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爱,甚至都没表示过爱。我只能悄悄写写字,在心里表达下。

915A9220.jpg

我们的手可以这样,握笔。

915A9225.jpg

我们的手可以这样,拿书。

915A9228.jpg

我们的手可以这样,举杯。

915A9235.jpg

我们的手可以这样,夹捏。

但是,我不曾给我的父亲一个拥抱……

915A9263.jpg

他的时代可以毛主席语录脱口而出,而我的时代钢笔已经开始渐渐消失。

915A9270.jpg

时代日新月异,我们都是站在父辈的肩膀上成长。付出与回报他们已经看淡,父亲的爱是大爱,是细腻的爱,是无言的爱。

915A9161.jpg

祝愿父亲们,身体健康,万事顺意!

1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77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