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尾巴编辑部里人人都有不可或缺的装备是什么?不是 iPhone 不是 CC 包也不是 Lamy 钢笔,此时,我十分无奈的伸出中指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

好吧,我承认近视确实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儿,不过身边近视的人越来越多也是不争的事实。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埋头苦读小人书,或是因为没好好跟着做眼保健操,又再或者是长大了些对着电脑流连忘返,当然智能手机看久了抬眼看什么都朦胧也肯定是个原因。反正我是离了眼镜看人就只剩下个轮廓,看手机光剩下个色块了,如果是手机钱包钥匙还是随身装备,眼镜就几乎是我本身自带的一部分。

M86A0188.jpg

配眼镜对我来说,就也很苦恼。每隔一两年被强行拖去楼下的眼镜店(东方啊宝岛啊随便什么),验光选镜架,被导购忽悠着对着一大本厚厚的镜片图册搅的头昏眼花,最后胡乱点了两下,刷卡的时候发现几千大洋就灰飞了。而且因为店里的镜架样式实在乏善可陈,我总是习惯性的指向黑框。过几天眼镜拿到手,没人发现我和之前有啥区别。

什么时候买眼镜能稍微有点追求呢?我这么想着,但现在就有人这么做了。

可穿戴设备是未来,从人体本身出发

前几天我们收到了一副名为 TAPOLE 的圆形眼镜,虽然对那个“乔帮主式圆框”有些理解不能,但对用“互联网思维”做眼镜这事儿还是挺有兴趣的。再一看,敢情两位创始人都出身魅族,这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好奇心爆棚的我订了去深圳的高铁票,开始了这次的尾巴访谈。

TAPOLE 两位创始人是 Henry 林俊丰和 Freeman 连鑫洲,这一次我专访的是 Henry 。作为一个“创始人”,他显然太过年轻,89 年出生的他一年多前离开老东家魅族,和几个好友共同创建了如今的 TAPOLE。TAPOLE 这个有点儿奇怪的名字脱胎于“tadpole(蝌蚪)”,几个年轻人希望自己能够像蝌蚪变青蛙一样在不断的变化中发展。

“蝌蚪、青蛙都是变态物种,而我们也都是一群很喜欢变化、创新事物的人。”但后来由于在视觉设计方面的一些原因,他们不得不将中间的字母 “D”去掉,进行重新造词,TAPOLE 就此诞生。

M86A0257-2.jpg

不过这帮年轻人的初衷,最初并不是眼镜,而是现在热闹无比的可穿戴设备市场。背靠魅族这棵大树,用已有的资源做可穿戴设备看起来可行度颇高。

但 Henry 笑着说,“我们两个人不太愿意为了商业而商业的,我们也觉得可穿戴设备是未来,但是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其实更多的是在关注人体和机器的交互方式,最后这些机器只不过希望让你的人体变得更舒服而已。我本身就是一个电子产品迷,但目前为止手环这类设备还没有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所以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应该从人体本身再出发。”

在 Henry 看来,人文与科技的交汇,不是手机也不是手环,而恰好就是“人体”本身。是“人”而不是设备,既然大家都站在这个十字路口,他们就想要为人体做点什么。那么做点什么呢?一套材质上乘做工精良的外套?一双合脚舒适久行不累的鞋子?或者是一副让你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明白的眼镜?

M86A0299.jpg

而另一个契机点是,在他们创业的前一年,正好认识了一些眼镜行业的伙伴,“我把我的验光结果给了朋友,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发很多镜架给我看,我看到合适的就选了让他做了寄过来,那一年时间我换了三幅眼镜,而且是第一次对换眼镜这件事产生的兴趣,丝毫没有了以往的恐惧感。当时我们就在想,为什么不能这样为用户做眼镜呢?”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现在的 TAPOLE。

“这个行业太成熟饱满了,甚至有点闭塞”

中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眼镜大国”,不仅是世界领先的眼镜生产大国,而且是世界潜力最大的眼镜消费国,从小童到老年人都能成其消费群体。但这样一个诺大的市场,对比国外发达地区的眼镜行业数据,却有着有着天壤之别,市场容量甚至还不如美国市场的六分之一。而人们对这个行业也知之甚少。

目前更为消费者所接受的,就是本文开头所提到的我经历的配镜流程。追求品质的选择品牌眼镜连锁店,追求性价比的选择平价眼镜超市,似乎除了这些就没别的可选。而自从“丹阳眼镜”之类的概念打出之后,眼镜行业就和“暴利”划了等号。但在 Henry 看来,这种所谓的“暴利”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低效率、高成本让商户“没得选”,只能通过高到让人惊呼“暴利”的毛利来支撑。也因此,传统商户必须保持着某种“信息不对称”,让人们消费得没有安全感。商户真的想要靠信息不对称来赚钱吗?未必,但他们确实没有动力去破除这种不对称。而将互联网作为工具,可以在库存和铺租上带来很大的效益提升,所以这种“不对称”对 Tapole 是没有必要的,我们会真诚相见。”

M86A0286.jpg

另外,人们对眼镜的相关知识也都很匮乏,很多技术和原理被描述得神乎其神,没有人敢把这个知识变的平民化通俗化。“这个行业太成熟饱满了,甚至有点闭塞,不用推陈出新也能坐收渔利,所以有些人对于这种’科普’也是蛮抵触的。”

Henry 为我举了一个例子:消费者在配眼镜时,往往很关心配装后的成镜的外观。而决定眼镜美观与否的因素之一就是镜片的薄与厚。为此,许多消费者不惜多花一点钱选择高折射率材料的镜片,获得更为美观的佩戴效果。

不过因为折射率越高,价格就越高,而且往往细微的差别带来的价格差是巨大的。因此,不少以销售提成为导向的眼镜店会自觉非自觉地推广更高折射率的镜片,然而,同一个度数不同折射率的镜片,折射率越高的,色散会越高。而且当度数较低时,很可能两个镜片之间的厚度差别是可以忽略的。所以消费者很容易花了不必要的冤枉钱。有些验光师甚至建议双眼度数差异大的分别选用不同折射率的镜片,这是非常错误的。

1088 元,购买你的第一副好眼镜

目前 TAPOLE 在售的眼镜基本售价均为 1088 元,这个价格要是换成在线下配眼镜,如果不那么“讲究”的话没准儿能配上两三副,要是稍微有点儿追求的话似乎又不太够。这么个“不上不下”的价格是怎么来的?

“这个定价我觉得和传统线下比是有优势的。我们的产品无论在设计,用料,做工,光学性能等方面都达到了顶级水准。相同水准的产品,用户只能在高级的终端店面才能见到,而这些产品的定价往往都在 3000-5000 以上。我们不认为这 3000-5000 是一个合理的价格,这个价格肯定无法让中国的更多大众用上好的眼镜设计。”

“所以,尽管我们的眼镜甚至优于那些高定价的产品,但我们希望让利给消费者,让更多人有机会用上好眼镜,这是我们定价的主要出发点。并且,我们会不断把这个事情做得更极致。”

M86A0205.jpg

虽然 Henry 感谢小米“互联网思维”对传统行业所带来的冲击力和破坏力,但他并不认为小米的产品是符合中高阶层人群诉求的:“小米做了很多‘中质低价’的东西,他符合这个时代的诉求。但它不 nice,它并不是 nice thing,无法服务于中国现在正在形成的懂得感受品质的中产阶级。”

“TAPOLE 要做的是‘高质中价’的东西,不仅讲究做到极致,性价比同样会很高。”

目前 TAPOLE 总共有 40 多款单品在售,未来同时在售的单品不会超过 80-100个。“一旦超过 100 个,就会对用户的选择判断造成影响了。”

“我们希望在眼镜行业上做一些创新,除了产品还有行销思路。以后甚至可以专门开发布会,让这件事情获得更大的聚光灯。”

不止是眼镜,还希望做出一整套生活方式

令我较为意外的是,TAPOLE 以后不会只停留在做眼镜产品。Henry 希望将来能够以 TAPOLE 为品牌核心,做出一整套生活方式。

“当然做这件事的前提是,先解决用户有没有好眼镜的问题。”

M86A0234.jpg

目前来看,款式、价格、验光、试戴、售后,这是 TAPOLE 急需完善的五座大山。除了要让眼镜变身为时尚品外,TAPOLE 还希望提供超越用户期望的体验:“未来我们还会在各项服务上下功夫,如推出在家试戴、AR 虚拟试戴服务,增强在微博微信等渠道的推广,甚至会去做眼睛社区,但往后的方式还需要一步步探索。”

“得用户者得天下,有了用户我们才能有话语权。”有了话语权,才能增强对后端供应链的谈判能力,以进一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并最终反馈给用户。

回到眼镜产品本身,依托现有的技术,其实也可以像手机一样做到更新换代。“这就和 MOTO X 一样,让用户在网上组合定制,还可以挂上专门的小配饰等;亦或者是和微型传感器进行结合,在传统眼镜上加点东西,让智能监测变得足够的隐在。”

哪怕开设线下店面,TAPOLE 也希望不受限于验光店本身,而是去打造成一个多元综合组合空间,譬如和图书室、咖啡馆结合,给用户足够的理由和动力参与进来,体验也会更棒。

特别年轻,特别爱玩,这便是 TAPOLE 团队的特色,按照 Henry 的话来说是“有一颗 Gloden Heart”。也许,互联网从业者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语言和思维习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敢于和传统做正面对抗,彻底地自我革新,说不定,在这样一个新时代下,还真的可以开创出一片新天地。



【尾巴访谈】是数字尾巴的访谈类栏目,专访数字生活里的新锐团队及领军人物。通过面对面的对话交流,力求以新颖的视角,表达业界人士们的独到观点,发掘产品背后的故事,发现未来的数字生活趋势。

我们选择访谈的人物和团队,无一例外的带着理想主义的情怀和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他们有的本身就正在为美好两个字而不断努力,而这些与数字尾巴社区的基调不谋而合。创造美好事物,分享美好经历,打造美好产品,记录美好瞬间。

我们会不断推出更多高端人物和团队专访,共享潮流数字理念,分享美好数字生活。

3人已收藏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已有57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