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鲸闻
  3. 言论
  4. 鲸闻详情页
GoPro,归途何方

GoPro,归途何方

言论·03-07 17:41

在谈 GoPro 之前,我觉得可以先聊一下“中美创业文化的差别”这个话题。

有人说,中国的创业者、媒体和投资人言必称“刚需”,没有足够的市场规模,这个项目似乎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意义。而在美国的创业文化中,仅仅是兴趣就可以成为创业的动机。

150205-lenovo-nick-woodman-tease_yg3mb0 (1).jpg

▲ GoPro 创始人 Nick Woodman

GoPro 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整个公司最初的起点不过是创始人 Nick Woodman 一次天马行空的想象。作为冲浪爱好者,他想要一台能够在冲浪时进行拍照的便携相机,不管是绑在身上,还是装在冲浪板上。

相机的历史超过百年,但我们今天所说的“运动相机”则是 GoPro 推出第一款产品之后诞生的新物种。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说,第一次了解运动相机这种事物,则基本都是 2009 年 GoPro 推出第一代 Hero 系列产品之后的事情。尽管运动相机所瞄准的一直都是一个小众市场,但 GoPro 的产品确实称得上是一次美妙的创新。

TechCrunch_GoPro_Nick-Woodman (1).jpg

▲ GoPro 的第一代产品(右)和 Hero 系列一代

由 GoPro 拍摄的各种有着全新视角、令人着迷的极限运动视频,借着视频网站和社交媒体的东风,刺激着消费者的肾上腺素,GoPro 也迎来了公司的黄金年代。

2014 年,GoPro 以近 150 亿美元的估值登陆纳斯达克,被称为“美国科技企业近年来最成功的 IPO”。

但悲剧来的比喜讯更快,仅一年时间,股价竟跌破了发行价。

成也内容,败也内容

在上市前,对 GoPro 公司的估值方式就存在两种,一种就是普通的硬件公司,另一种是媒体公司,而后者比前者的交易乘数更高,也就意味这公司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作为 CEO,Nick Woodman 也不止一次对外表示“我们是一家内容公司”。在  GoPro  的构想里,用户使用 GoPro 拍摄视频,经过编辑,分享到社交媒体上,然后更多的人通过观看视频,产生新的购买,由此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gopro-hero-5-4000x2188-photokina-2016-review-4k-hero-black-travis-12013 (1).jpg

▲ 和 GoPro 一同出现的经常是令人炫目的场景

为了支持这一构想,2014 年上市后,GoPro 就着手成立的软件部门,开发视频编辑工具,并成立了媒体部门,生产品牌内容,以培育更多的用户。为此,GoPro 投入了大额资金来支持这一项目,公司人数更是从 700 人猛增至 1600 人。

但 GoPro 确实低估了视频类内容的生产难度,特别是当产品走出小众圈子,面向更大的大众消费者市场的时候。

如果你使用过运动相机,就会发现,只用单纯的一台运动相机所能够进行的拍摄方式是非常有限的,更多的时候,需要搭配各种配件才能完成。这些需要额外购置的配件即便不考虑价格,使用起来的成本也足以浇灭不少人的耐心。

另外,如果你进行过摄影、视频创作,就知道精美图片和视频大多都需要反复的选景、拍摄、剪辑乃至后期处理才能得到。那些优秀的作品很容易让人产生购买一台 GoPro 的冲动,但制作过程中的构思、拍摄、剪辑等则很容易就能打败创作的热情。

new-gopro-karma-drone-kit-extra-batteries-accessories-travel-cases (1).jpg

▲ GoPro 各种各样的拍摄配件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的很多短视频应用不就是 UGC 方式进行内容生产的吗?没错,但这些视频大多数都是直接由手机拍摄的,并可以使用软件中的模板进行编辑,操作门槛低很多。同时,GoPro 的产品定义意味着只有在“非常规”的拍摄场景下才能发挥出功力。那么,对大众消费者来说,又有多少机会置身这样的场景呢?而如果没了这些场景,普通用户又有多少理由使用 GoPro 而不是直接用手机。

应该说成为内容公司的路线并没有错,但 GoPro 想要构建的消费逻辑并没有他们设想的那么容易成立。

研发无人机只是看起来性感

今年 1 月,GoPro 宣布裁员的同时,也宣布将永远退出无人机领域。公司官网上虽然还挂着曾经寄予厚望的 Karma 无人机,但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2013 年,GoPro 就曾想要涉足无人机市场,并找到了大疆。但这次被外界认为是天作之合的机会,最终却以告吹收尾,这件事也成为不少人嘲讽 GoPro 的实证。

2015 年,GoPro 决定自己研发无人机其实是因为内容和媒体业务迟迟不见成效,庞大的开支又不断蚕食着 GoPro 的硬件业务,便寄希望于通过进入正火的无人机市场来创造新的增长点。但从 Karma 的定位来看,GoPro 只是将它当成了自己运动相机业务的延伸,毕竟,GoPro 的全部业务一直都是围绕运动相机产品构建的。

GettyImages-608028580 (1).jpg

▲  GoPro 的 Karma 无人机

乍一看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种业务架构下,成本高昂的无人机更像是一个“会飞的自拍杆”。要知道,即便只是一款成熟易用的消费级无人机所需要的研发投入都是巨大的,而 GoPro 对 Karma 的定位决定了高昂的研发成本最终只有单一的消费市场来消化,这显然有些沉重。更何况,Karma 因为严重的产品体验问题而导致市场反应平平。

反观大疆的业务起点和核心则是一整套的多旋翼飞行器平台,这里包括了飞控、动力、信号传输、软件等技术模块。而大疆的业务实际上也都是围绕这一平台展开的,除了消费级产品,大疆的产品在农业领域、公共服务领域、影视领域都有非常广泛的应用。至于大疆的影像类产品,完全可以视作一条不依附于无人机的独立业务线。

再从消费者角度来看,当时大疆的 Phantom 系列已经成熟,2016 年下半年,全新的 Mavic Pro 问世后更是提供了一款令人惊艳的消费级产品。经历了跳票、严重产品故障,并且价格高昂的 Karma 无人机确实很难吸引到大众消费者。

梦想输给现实,还是故事注定这样

尽管 GoPro 眼下处境糟糕,但不可否认,其推出的运动相机至今依然是这一领域的翘楚。无奈的是,经过这些年的多元化探索,GoPro 仍然没能找到让自己的业务变得更大众化的有效方式。

与此同时,外部的市场环境又发生着剧烈的变化,出现了很多和 GoPro 直接竞争的相机产品,例如中国市场上的小蚁运动相机、大疆的影像产品等,这些无疑都在压缩 GoPro 并不广阔的生存空间。

如今,GoPro 已经决定砍掉周边业务,想要重新聚焦运动相机类产品,但长远来看,GoPro 的处境也实在让人感到迷茫。

据说 GoPro 已经在通过投行寻找可能的买家。

或许,冲浪少年的最初畅想不过是南柯一梦?而成为某个大公司的一条产品线才是 GoPro 的最好归宿?



11人已赞
···
14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6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