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鲸闻
  3. 言论
  4. 鲸闻详情页
陌陌的「社交恐惧」和陌生人社交的未来

陌陌的「社交恐惧」和陌生人社交的未来

言论·03-09 19:31

中国人含蓄,自古就讲究一种情不表露的浪漫,但陌生人社交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概念。书信在古代就是一种文雅的交流方式,80、90 年代的年轻人也曾流行交笔友,在前互联网时代,这绝对可以说是一种准确意义上的陌生人交友。

到了千禧年前后,中国迎来第一次互联网浪潮,新技术为国人提供了前所未见的沟通方式,第一代中国互联网居民披着各种各样的网名走进聊天室,兴奋的和来自天南海北的人打着招呼。那种场面仿佛像一群人经过跃迁来到了一个新的星球,叽叽喳喳,兴奋不已,热闹又欢喜。

网络小说鼻祖《第一次亲密接触》也诞生于这个时间,还带出了“网恋”这个令一代家长神经紧张的时代现象。相比于后来的“约”文化,可以看到,那时人们对网上遇到一个陌生人还是怀有浪漫和美好的想象。

紧接着诞生了即时通讯软件 QQ,2004 年,随着更大带宽、更低资费的宽带网路逐步普及,互联网进入了 web 2.0 时代。Facebook 诞生在哈佛校园中,国内的 SNS 也纷纷出现,百花齐放。QQ 空间,51 空间等以个人相册、主页装扮的空间类产品一时间风头无二,后来校内网又一夜风靡各大校园。又经过几年的市场培养,SNS 在 2008 年迎来行业发展元年,社交产品分类也越来越细。

timg (4).jpg

▲ QQ 早年网络聊天室界面

社交产品的演进清晰的展示着:社交是天性,基础设施升级推动社交媒介形态演进的基本逻辑。

2010 年移动互联网的来临,社交需求的载体完成了一次大迁移。移动互联网的效率特征也直接影响了互联网用户的偏好,也影响了新的社交产品的形态。比如,成立于 2011 年的陌陌。

陌生人社交的概念也差不多是从这个时候火起来的。但就像前面所说,社交是人类的天性,陌生人社交也绝对不是一种新的人类需求。只是在技术驱动下,陌生人社交路径越来越短,用户的目的性越来越强,越来越追求效率。

timg (2).jpeg

▲ 国外陌生人社交应用 tinder

从这个角度看来,陌生人社交更像是对社交天性的一种后现代注释。最早因为陌陌而被带出的有关“约”的讨论也成为声讨陌生人社交的常用“罪证”。

“我不认为我们完全无辜”,陌陌 CEO 唐岩曾在访谈中坦诚的说道,“这个肯定跟产品的设计容易往这个方向有关系”。在早期产品设计时,陌陌是否有意或默许荷尔蒙在其中起作用,这里不讨论。但我觉得,用户在使用产品时表现出对“性”的需求,是人的需求在特定条件下被满足的一般现象,并不能被视作“陌生人社交”的原罪。

陌生人社交最大的问题其实是“长期存在但非持续且不确定性极强”的特征。

非持续是因为“陌生”本身就是一个有明确的阶段性的词汇。正如有观点认为,如果陌陌之类的产品只是陌生人社交的功能属性,那么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用户熟悉之后就会回到微信并且一般不会再回来。2014 年底陌陌上市初,遭遇跌破发行价的惊险一幕,其中就有当时投资者对陌陌盈利模式存疑的因素。陌陌当时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用户会员收入、游戏收入和其他(付费表情和移动营销等)。根据陌陌招股书中的数据,2014 年上半年的陌陌有约 62.8% 的收入来自于会员费,但显然投资者并不买账。

所以陌陌之后开始尝试做直播业务,效果立杆见影。2015 年 Q2 季度后,陌陌曾连续两个季度月活跃用户数下降,但在 2016 年 4 月正式上线直播产品后,月活跃用户数边连续增长。并为公司贡献了漂亮的利润,2016 年当年就产生超过 3.7 亿美元的收入,占比总体收入 68%,甚至一度超过诸多直播平台成为收入之王,股价也随之一路走高。

可是为什么唐岩却一直都强调陌陌不是直播平台呢?而收购探探又是为何?

timg (3).jpg

▲ 陌陌想要回归社交之本

财务角度的原因很好理解,直播行业风口的热度逐渐冷却,不断细分的市场分流了陌陌的用户。而为了维持直播营收规模,陌陌也不得不给予主播更高的直播分成和投入更多的市场费用。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陌陌公布 2017 年 Q3 财报后,股价竟然暴跌 20%。原因就是直播业务收入占比虽然已高达 83.1% 但增速却在下降,净利润下滑以及直播付费用户数量停滞。

再回到上面陌生人社交“极强不确定性”的特点,其实用更容易理解的话说,就是并不存在一个东西是能满足所有泛社交需求的。陌陌在公司发展历程中也是经历过多次大改版,现在的陌陌首页集合着狼人杀、点点、群组、电台、视频群聊等功能,变成了一个很难被定义的复杂产品。并且当市面上出现新产品时,陌陌也会快速跟进,那些数据不好看的功能也随之降级。积极的产品调整有时也意味着焦虑,之前转战直播曾将陌陌带出困境,但依然不是终极答案。

完成对探探的收购后,唐岩在采访时说道“收购对于我们来说,不管是对内对外,都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我们是立足社交为本,然后在泛社交和泛娱乐上能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而在刚过去的 2018 年 3 月 7 日,陌陌的 2017 年财报电话会议上,唐岩再次提到,“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在拓宽社交应用场景和丰富娱乐内容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这是陌陌实现用户规模增长最根本的驱动力之一。展望未来,我们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在于不断引入新的互动场景,以便更好地满足伴随技术发展而出现的新型用户需求。”

收购探探的另一个原因,同样可以用唐岩在电话会议上的一句话解释“首先,用户增长仍然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根据猎豹大数据的统计来看,探探的 18-24 岁用户占比有 63%,而陌陌这一年龄群数量占比只有 15%,两者的用户结构重合度并不高。另一方面,探探拥有更高的女性用户比例,也可以弥补陌陌产品男性向的不足。完成收购后的陌陌进一步巩固了行业老大的位置,而陌陌的野心也正是要构建一个更庞大的社交帝国。

陌陌如今面临的问题也是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问题。陌陌可以选择通过收购来尝试打破僵局,那么竞技场的其他玩家又将如何选择?

4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5条评论)

请先登录再评论...

登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