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北疆十日,男上加男

Vicfang·旅行·
  • 187
  • 73

    有幸得此倏忽之身,遍观红尘春花秋月,实在是一件太值得感恩的事。

    去新疆的想法成形于2014年大学毕业以后,当时在朋友圈看见喀纳斯和禾木村的照片之后,就一直记挂在心头。只可惜,北疆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能自驾,就很难玩得尽兴。

    去年,终于忽悠住了两个好友,在今年国庆假期前往北疆自驾。

    此行三人,分别是:

    来自青岛的羊羊羊,本科和我同一届的朋友,单身酒窝萌系男子一枚。
    来自昆明的浩浩,大一级的学长,卖萌耍贱都很擅长。
    还有本人,全程负责在后座躺着吃水果快乐肥宅。


沿着国道奔向魔鬼城

    
    听了出租车司机的建议,从乌鲁木齐前往克拉玛依魔鬼城,我们选择走201省道,据说风景会很好。这真是一段郁闷到吐血的旅行,一路上全是棉花,要是能重来,我要选李白,哦不,我要选高速!  

    行至克拉玛依 ,突然黑云压城,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我的心里凉了半截,本来是打算去魔鬼城看黄昏日落的,结果来了大雨,岂不是什么都看不着?好在上天还是眷顾我的,行至乌尔禾区,云销雨霁,晚霞破云而出。


    我国的雅丹地貌,以新疆乌尔禾 , 罗布泊白龙堆, 甘肃三垄沙最为著名。久远以前的河湖干涸后,其块状沉积物所形成的地面,经风蚀作用,形成与盛行风向平行、相间排列的土墩或者凹地,这种独特的地貌,被称为雅丹。




    游览魔鬼城需要乘坐景区内的小火车,因为路程实在是太长,小火车会停靠五个站点,每个站点游客可以自行下车游玩拍照,等待下一辆小火车。

    小火车行至第二个停靠点,惊现夕阳!在黄昏的晚霞之中,魔鬼城被染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晕。




    目送着夕阳沉入地平线,我们前往下一个停靠点。

    没有了阳光,这里开始变得阴森恐怖。光怪陆离的地形,在夜色中宛如凶禽猛兽、地狱饿鬼。




从白杨河到五彩滩


    循着高速一路北上,从魔鬼城收费站右拐,进入一条荒僻小路,这里没有游客,只有野景。



    白杨河流经乌尔禾雅丹地貌区,切割出一片峡谷,白杨河谷底林木葱茏,水流两侧是茂密的胡杨林,此刻正值秋季,胡杨树一片金黄。



    胡杨逐水而生,生命力极强,“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烂”,是生长在沙漠的唯一乔木树种,我们在峡谷内发现了干枯的胡杨,生命的逝去总是容易让人伤感,胡杨的死亡也是环境恶化的标志。




    从白杨河出来,我们冲破风雨,擦过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边缘,伴着间或出现的毡房、马群,进入阿勒泰山区,不远处,额尔齐斯河就在眼前。


    夕阳洒在五彩滩上, 额尔齐斯河河水蔚蓝,红的、棕的、紫的、黄的岩石,在落日的余晖中,交相辉映。




     北疆的风又冷又猛!尤其是下雨降温后,气温只有个位数,羊羊羊没有穿上足够厚的衣服,怕他受冻着凉,我们等不到太阳下山就要离开了。


进入“神的自留地”


    从布尔津沿着227、232省道一路继续向北,深入阿尔泰山区。

    行车路过一个叫做喀喇昆盖特的地方,山谷之中有涓涓溪流和牧民的牧场,我和小伙伴们心痒难耐,停车下去打了一会儿野。





    如果说胡杨树是最能代表南疆的树种,那么白桦林可能就是最能象征北疆的植被。无论是在喀纳斯,还是禾木村,白桦树随处可见。白桦林和雪山掩映中的禾木村,被世人称为“神的自留地”。



    来禾木 ,自然要住一住木屋。
    民宿负责登记入住的小姐姐一见到我们就问:你们是来打卡的吗?
    大家一脸懵:打卡?我们是来玩的。
    小姐姐:现在叶子都掉光了,你们才来呀?!
    好吧,我们是“瞟客”,瞟一眼就走的游客......


    登记入住以后,便召唤羊羊羊和浩浩去 禾木 村观景台看看位置,以便明天早上占据有利地形拍晨雾。
    禾木 河绕村而过,冰凉的河水和禾木村一样简单而淳朴,两岸黄的、绿的、红的植被被水汽所滋润,叠落出厚厚而浓郁的葱茏。



    

    观景台是位于半山腰的一片广阔台地,是一块自然形成的高山草甸,相传,成吉思汗曾在此检阅过十万雄狮。传言真伪已不可考,我只知道,此处的确是一块天然绝美的风景地。




    在我们的意犹未尽之中,暮色四合,天色已晚。



    回到客栈吃晚饭,吃到一半整个禾木村竟然停电了,老板说恢复时间不确定,村里正在抢修...... 大概晚上12点,终于来电了,暖气也被打开,木屋里瞬间变得舒适安逸。



    当我醒来,夜已沉睡。

    我们在凌晨登上观景台,静待晨雾与日出。

    清晨,阳光洒在远处的山顶上,山头被染成粉色。



   



遗落在人间的画板


    如果说禾木村是“神的自留地”,那么喀纳斯,就应该是神遗落在人间的项链。喀纳斯湖是项链上那颗光彩夺目的翡翠吊坠,喀纳斯河则是穿起吊坠的那条玉线。


    站在观鱼台上,脚下的喀纳斯湖静静地躺卧在群山之间,在下午的阳光下,南边的湖面,宛如一块纯净无暇的翡翠,北边的湖面如同一块晶莹的蓝宝石,闪耀着波光粼粼的耀眼星芒。




    来喀纳斯,最期待的便是三湾和晨雾。晨雾中的神仙湾,虚无而梦幻。云雾之中,对岸长满针叶松的小岛,宛如海外蓬莱 。



    仙气在松林中流淌,美得让人窒息!



    看完晨雾,踏着白霜,我们三人步行从神仙湾前往月亮湾。




    从神仙湾到月亮湾之间的木栈道,修建于远离河岸的陡坡丛林之间。穿行于松林中,一阵阵凉意扑面而来。大概走了40分钟,月亮湾出现在眼前。



    从月亮湾开始,栈道依河而筑,雪峰白桦倒映在碧绿的河面上,美不胜收!




    沿着喀纳斯河,我们走到了卧龙湾。



    


荒漠偶遇鹅喉羚


    原本计划横穿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途中,顺便前往五彩湾,但是五彩湾走到一半道路不通,放眼望去,发现周围是一片黑色的砾石荒漠,茫茫无际,原来我们已经深入了卡拉麦里有蹄类自然保护区。




    这里已经成为了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 蒙古野驴、鹅喉羚、盘羊等重点保护动物栖息于此,这里还是中国唯一的普氏野马保护基地。

    在回程的途中,我们偶遇了一群鹅喉羚小可爱!!





在圣水之源的告别


    江布拉克,也是是我们的最后一站,明天日出之后,大家就又要各奔东西。



    “江布拉克”在哈萨克语中意为“圣水之源”,这里有 天山 山脉最广阔的麦海,麦田面积达两万亩之多。




    在一眼望不到边的山峦上,麦田、大捆大捆的麦垛,旁边是牛羊和房屋,仿佛是梵高画中的欧洲乡野。





    麦场之后,便是牧场,随处可见牛群、羊群和马群,在雪山间、毡房间、树丛间,悠闲地吃着草。





Ps: 尾巴文章的传图功能是不是有问题,我好多图片都要上传好几遍才行。

欢迎各位去马蜂窝看我的完整游记啊,马蜂窝账号:Vic Fang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02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73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本文作者

Vicfang

马蜂窝账户:Vic Fang
Vicfang的更多文章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