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聊聊 2019 款戴森吹风机

郭栩鹏·数码·
  • 38
  • 26

如果要你花掉三千元,你会用什么方法?


电脑?

手机?

口红?

旅游?


我有一哥们,他很快给出答案——“双飞”。

桂林?

厦门?

泰国?

不,他给我递来一张沐足店的宣传单。

“包夜的。”

“……滚……”


没过几天他也叫我“滚”,还狠骂,“你搞条毛啊。”

我不抬杠,因为确实搞毛,而且不止一条,十万条。


我想你们也知道我想聊什么,进入正题前,先聊聊这“毛”的结构:



一般来说,它能承受的温度临界点为 150° ,长期的高温会让它容易成“草”。高温度会伤害头发的毛小皮,毛小皮出现小洞后光线照射会产生散射。头发看起来就没有光泽,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剪掉。



人在年轻时感觉也无所谓,不在意是花是草。我以前的头发是自然干,感觉这样操作更加水润,没想到头发长期自然干也会“一叶落知秋”,就像洗完脸后不把脸擦干任其风干,脸上的水分会被自然风联通多余的水分一并带走。



如果用毛巾擦干呢?

会擦伤,这非恐吓。


其实毛巾的正确用法是“吸”,如果用力揉搓头发会受损,继而粗糙,所以暂时还没有比吹风机更好的办法。随岁数上来,吹这件事对我来说尤为重要,毕竟我也是有100粉丝的人。


其实早在去年我就想入手,但有预感今年会更新,一年下来,果不其然,最后也如愿以偿。所以本文是要和你们聊聊 2019 款戴森吹风机 HD03 ,而非旧款。


虽然新款的线条依旧。



但我的选择也很”依旧“。




没选其他颜色,原因我是对第一印象有归属感的人,比方我对 iPhone 的选色,苹果第一代是黑色,至今我选的仍是黑色。紫红色属于戴森吹风机的“原味”,而这“味”从外观上还真和第一代没任何差别:



开箱后唯一的差别是配件上:



新增一款柔和风嘴,这“嘴”也成了我的最爱。回头吹的层面上,吹风机能让头发干


主要取决于:



戴森也对此做出相应的技术:



1:智能控温

2:V9数字马达


先聊控温,市面很多吹风机都不具备控温,尤其Tony老师的理发店。

“是兄弟,一股热。”

即便部分吹风机带智能温控,仅简单标注“智能温控”,不像戴森会做出非常清晰的说明,“高档100°,中档80°“。


较上一代产品,2019款的智能温控从每秒20次检测增加到每秒40次,检测次数翻倍。为验证这智能温控有没有“水分”,我特意“请”来温度计。



一轮下来,没跑,能拿三好学生。


相比手上其他的吹风机,戴森不会直奔高温,比方70°到80°它会缓冲一段时间,可能想让头发有一个较好的适应阶段。既然智能温控没问题,那吹呢?无扇叶能吹大风?


开门见山,先看结果:



戴森吹起的兵乒球高度比我手头其他吹风机足足高出一倍。

风速约 18m/s 。

没概念是吧。

相当于 8 级大风。

还是没概念是吧。


若在生活中出现这风速的风,它能把浪吹得五米高,把树枝折断。我默认开启档为最高,每次开机的一瞬都明显感觉到吹风机往后小仰。


活了二十九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风,能产生这厚颜无耻的风是因为有骚气的 V9 数码马达,这马达能让戴森吹风机的广告不违反中国的广告法。


“重新定义吹风机”。



它很小同时也很轻,但来头很大。


众所周知很多商家都会山寨戴森的产品——无叶风扇、吸尘器,为啥商家不能立马山寨一款无叶吹风机?


原因如下:


1:一个马达转速要达到每分钟十一万,在这么小的体积温度和寿命要面临很大挑战。 V9 马达是采用太空级别的金属铝切割,能用在核武器上,生产该马达的机床出口时还要获得英国国防部批准。


2:噪音。据说曾有一个厂商能避开戴森的专利推出每分钟十万转速的马达,可惜噪音这块始终攻克不了。我们都知道电机转速越高,产生的噪音频率越高,吹风机使用时与耳朵距离较近,所以戴森处理噪音还真有黑科技。


按照我能搜集到的资料,除了增加隔音材料,戴森还将原本只需要十一片扇叶的马达增加到十三片,再加上空气动力学调校,能产生出超过 20000Hz 的超声波,超声波是人耳听不见的。到这你们也许明白为什么这货叫:



实际体验声音确实不刺耳,比我手上相同功率的吹风机声音更小,类似小型战斗机的引擎声。不过用它来吹小猫小狗,那就不太友好,因为它们能听到更高的频率。


然而戴森的黑科技还不止这些。


先问一个问题:


“这么小的马达如果放在头部是否会有更大的风量?



答案是肯定的。


那为什么戴森不这样做?


我问过很多人,反馈如下——

“马达放在手部握持处是为了避免‘头重脚轻’。”

很合理,但不是全部。


或者我这样说吧,如果戴森的马达放在头部,它压根无法重新定义吹风机。


从小的层面来说空心的设计除了美观它还易于清洁,过往的吹风机如果里面脏了,只能脏了,没人会拧开螺丝,而戴森的吹风机能够简单对进风口清洁。



如果要往大的来说就一个字——

风。


不清楚你们有没有留意除戴森外市面的吹风机哪有这么多风嘴,如果把马达放在头部,风的能耗比确实高,风量的损耗也低,可吹起来的风会因扇叶而乱——“乱就乱呗,反正风大就可以”。


这还真不是。


如果风乱了什么都成不了,好比一条直的钢丝和凌乱的钢丝,用它们拧捏新的轮廓哪个更容易?


正因戴森所吹的风均匀,我才喜欢新增的柔和风嘴,因为它能利用康达效应。对于风的认知,我想你们都以为风遇到物体会是这样。



从表层直接吹过,没做这期内容时我也这样觉得。


实际上当物体有一定的曲率,风就会“附壁”,意思是风会被“掰弯”。



那为什么叫康达效应?


因为发现这现象的人叫亨利·康达,就像戴森为什么叫戴森,因为创始人就叫詹姆斯·戴森——我们对待名字只知道后面要紧跟“到此一游”——了解个中原理后就不难理解新增的柔和风嘴其造型带有弧度。



诶,好像忘说一件事。

风量。


戴森的风要经过多个弯角,大量势能已被损耗,为啥还能输出大风量。

除V9本身高转速之外戴森还运用气流倍增技,官方称为:Air Amplifier 。


电机先从底部吸入气流,当气流高速从窄道喷射出来会形成低气压区域,周围正常气压的空气会迅速被卷入,形成更大的气流。



新增的柔和嘴因为有弧度,还能产生康达效,较其他风嘴——


1:风量更足。



2:张碧晨和杨宗纬。



真的,市面很多吹风机直言配备冷热模式,热倒是没问题,冷这个字都是违背广告法。我手头上有两台其他牌子的吹风机,其中一款是售价过千的日本 Lumielina hairbeauzer(据说是吹风机中的爱马仕)远做不到凉,更别提冷。

你们也不妨试试自家的吹风机,冷风模式是否都带点热感。戴森也是做不了冷,风冷模式是可以下感受到凉,因为吹来的风不全是来自吹风机本身,还有周围。


至于柔和风嘴的体验,本人发质偏柔,热风吹干后立即用风冷模式固定,容易做到蓬松,第二天起来也不塌。其次戴森的吹风机也带有负离子,不过不像其他厂家吹捧负离子,因为负离子真不是什么黑科技,便宜的负离子发生器模块,采购价也就几块钱。


那负离子是什么?


听过很多次都不知其意。

因为人的头发容易带正电荷,正电荷会互相排斥。



刚说了,我的头发较柔,读书时用小霸王吹风机。一轮下来,很谢逊,但带负离子功能的吹风机就能吹出带负电荷的空气,中和头发的正电荷。


说白了,它的作用就是吹完后“不炸”,如果宣传负离子有护发、水润功能大多数是商家想不到卖点故意吹捧,就像某些食物动不动就说能抗癌。



若以上的黑科技其他商家都能复制甚至已在复制。

有一点戴森至今仍远远领先。



没错,它是一款有周边的吹风机。


别少看这些不显眼的“软”实力,我曾问过一些妹子,“为什么选择买苹果手机?”

“因为苹果的手机壳多啊!”


一款产品是否真的重新定义一个行业,其实是看这款产品的周边是否最多。


我个人觉得贴纸的周边不太管用,并非不好看,而是戴森本身采用高级复合材料“PA6.6”,并且加入了25%的玻璃纤,拥有很好的类肤触感,至于配件如果有好的推荐不妨在下方给我留言。


Last question——


“售价接近三千的吹风机值不值?”

明人不说暗话:值。


在我刚开始画戴森吹风机时,我以为这简单的造型半个小时就能完成,结果我花了五个小时才画完主图,那张内部结构我画了三天,越往下画我越想起一本科幻小说——《2001:太空漫游》,其中有一个段落它是这样描述外星人。


外星人在月球上留下一座黑色的方形石碑,人类知道后用尺子量度,测量的结果是这块碑的三道边长比例为1:3:9。更惊人的是穷尽地球上所有最高的测量技术,这块碑的三道边的比例仍是1:3:9,没丝毫误差。


我们对力量的认知要么是军人、政治家这类以胜利为准则,要么就是企业家,比方银行、房地产以庞大为准则,但有一种力量是属于艺术与科学的结合,恰恰又是这种结合最让人惊心动魄。


戴森的吹风机让我深有感触,在画图时稍有一条线或按钮、开口偏移了,整个吹风机就变味了,这款吹风机就像《2001:太空漫游》的作者描叙外星人那样——


“那个文明是以这种方式,狂妄地显示了自己的力量。”


我知道市面很多吹风机都抄袭戴森,前几天C还问我某款吹风机有没有接近戴森的意思。

我说有。

末尾补充:造型有。


即便是造型,难道你们不觉得看起来都有点别扭么?


单凭一个别扭的造型,很多商家就用“媲美戴森”来宣传,很可惜我暂时没发现一款真的能媲美。这吹风机售价三千,它月售量依然过万,重点它不能像Chanel、AJ随意到街上炫耀,它依然被追捧,所以原因只有一个——


它真的好用。


好用是一个很全面的词。

它涉及产品本身的实用性,还有主观的体验感知。如今消费升级的时代里,贵的东西很多,但“贵”能代表“好”的东西真不多。

有的是因为品牌。

有的是因为服务。

有的是因为看不懂的艺术。


在最初,我以为献给戴森的第一次会是吸尘器,因为吸尘器是戴森的“根”,实力不用质疑,后来没下单,因为使用频率,吸尘器一周能用一次感觉都能颁发全勤奖。


吹风机则不一样,它比电视机更常用。如果再往前说,2016 年戴森刚推出第一代时,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戴森能做无叶风扇,它要做无叶吹风机问题不大。当吹风机彻底被无叶化后,我想戴森也没想到它的光彩远比自家其他产品大,因为吹出来不是钱的味道也不是虚荣心,而是科技与艺术的交集。这样的描述或许有点作,可我真没想过吹头发这事会使我愉悦,这次我也算是明白那哥们曾对我说的——

“洗剪吹120,吹100。”其含义。


好了,该说都说了,要表达的都表达了,如果你喜欢这期内容不妨这个那个一下,你懂的,如果你不喜欢,也可以给我留言你的讨厌,但别“讨厌讨厌的”留言。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5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26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本文作者

郭栩鹏

“对别人而言只是文字,就我而言都是故事” 文字都在公众号:郭栩鹏 段子都在微博:郭栩鹏
郭栩鹏的更多文章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