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一天之间尝遍两家米其林:我吃过最美好的食物,始终是友人相伴的那份

滚滚小当家·旅行·
  • 50
  • 24

多年前和朋友 A 一起看《欲望都市》,女主角 Samantha 向姐妹们形容一位男士如何有权势:He took me to dinner at Jean Georges,We got right in, no reservation need-ed.当时还是小女孩的我向 A 夸下海口:等咱俩长大了,我也带你去纽约吃 Jean Georges! 


快十年过去了,朋友 A 毕业后就留在了上海,别说到纽约吃一次 Jean Georges,我们连美国签证都没摸过。一年难得见一次面,几乎忘记了当年的豪言壮语。前段时间《米其林指南 2020 北京》吵得沸沸扬扬,好奇之余也翻看了其它城市的榜单,发现 Jean Georges 赫然在上海一星榜上。刚好最近要去上海出差,当即打电话给朋友 A:纽约咱可能短时间去不了,带你吃上海的  Jean Georges 吧。


可惜还做不到「no reservation need-ed」,老老实实提前一周电话预订了四人位:我,朋友 A,还有一同出差的两位同事——以一顿米其林为诱惑,帮我们记录点影像留作纪念。


听说景观位可能会现场安排,11 点不到我们一行人就来到了外滩。在承载了十里洋场百年来的兴衰荣辱、积淀了中西方文化交相融汇的历史的外滩,我们穿梭在遍布的西方复古主义建筑风格大楼中,海关大楼的百年大钟准时敲响,似乎「米其林」「法餐」这样响亮的名头在此处并不突兀,仿佛本该如此。于此情此景中我们来到外滩 3 号,赴一场米其林法餐之约。

刚从电梯出来就看到墙上的 JG logo,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厚重的黄铜光感。

和前台小姐姐确认好预约,在餐厅入口的休息处等位——我们来的太早,餐厅 11 点半才开始营业。不过也让我们得以有足够时间来仔细探寻餐厅。询问下得知,这家 Jean Georges 算是纽约那家三星米其林店的复制品,主厨每半年会飞来巡视一次。

餐厅以白金色为主色调,搭配暖色调灯光颇具法式浪漫。最大的亮点当属窗边的2、3个景观位,可将黄浦江尽收眼底。距离正式营业还有 10 分钟,服务生们紧张有序的调整桌椅餐具布置。

服务生在依次调整桌椅的间距

服务生在进行准备工作

靠近门口的开放式厨房,可以随时观看大厨们制作美食的过程。与中餐后厨那种蒸笼的热气弥漫、猛火爆炒的烟熏火燎不同,法餐大部分食物的制作方式更冷淡,更适合开放式厨房。

准时落座,服务生为我们介绍餐厅特色菜。每一位都身着正装训练有素,讲解详细且周到。推荐我们选择了三道式套餐和一份特色菜单,并利落的手写记录——颇具腔调的法餐厅,电子点餐器当然是不会出现的。

面包来啦

点好餐,很快即端来三种面包供我们选择,我和朋友 A 共同选择了法棍。刚刚出炉不久的小小只法棍,看起来割包的动作干脆利落,烘焙后绽开的表面边缘整齐圆润。酥脆。从这里开始,逐渐感受到法餐「仪式感」的来源——每道菜品结束后都会撤去全部餐具重新更换,餐桌布上的面包碎屑也被利落的刮去。

开场三只热身小点颇令人欣喜:


上菜时特别介绍了三文鱼刺身脆米:乍看是三文鱼寿司,实则将米饭替换成了上海特色早餐——粢饭糕,法餐与上海街头小吃的巧妙结合。


黑松露芝士球:脆皮之中,包裹着温暖的菌菇汤。


南瓜汤:最爱的一款,南瓜浓汤上面点缀一点点酸芝士泡沫,带来一点奶酪香气的同时,酸度恰到好处的中和了南瓜浓汤的甜,喝一口下去全身也温暖起来。

和我们一样的小姐妹

带上小朋友的聚餐

在我们用完前热身小点后,餐厅的食客逐渐多了起来。既有像我和朋友 A 一般的小姐妹们在谈笑,也有上了年纪的老先生在认真品尝。毕竟是午餐,不同于晚餐给人以「法式大餐」的压力,食客颇为多样化。

前菜

法餐与其他餐不同之处,也就是构成起「仪式感」的一大因素,是极其讲究上菜的次序与时间。不过选择了分享进餐的我们,似乎在不自觉间削弱了「仪式感」——同时摆上 6 道前菜后,倒有一种中式餐厅满上一桌菜肴的团圆只感。不过同样的,没有了来之前对「外滩」「法餐」「米其林」多重标签叠加下带来的敬畏感,更能够平常心的来与朋友愉悦的分享食物。

法餐当然不可错过鹅肝与鱼子酱。


鹅肝酱搭配上酸樱桃干与糖衣开心果,一口吞下脂质饱满的肥鹅肝,舌尖碾过满满的都是高热量带来的满足感,开心果也带来了滑腻之外的干脆。虽然口感不错,我总觉得鹅肝酱腌制的太咸,在酸樱桃肝的加持下就更咸了,不过切分给好友们倒获得了一致好评。周围点缀的白波特酒啫喱略甜。

鱼子酱被朋友 A 眼疾手快的端走一口吞下,再端走一盘大虾沙拉的我气急:鱼子酱一口都不给我留,看我把虾都挑走只给你剩牛油果。看来和熟识多年的朋友一起,不管吃怎样正式的一餐都会变得放松下来,永远是当年爱打爱闹的两个小姑娘。


中途溜去洗手间顺带消化一下食物,意外发现不同于餐厅内部简约明亮的装修风格,更老派且庄重。路过的开放式厨房中,大厨们开始忙碌了起来。

前菜及中盘撤去后,来到了今天的重点:主菜。

服务生语速飞快的介绍着菜品:黑椒和牛牛柳,配菜包括土豆面疙瘩,小甘蓝,鼠尾草和秘制酱汁;南瓜籽裹新西兰三文鱼……我们心不在焉的听着菜品介绍,还不等像上前菜时一样问出大家都想要哪个,异口同声的喊出:我要牛排。内心只有一句话:两块!四个人!咋分!(谁让我们点餐的时候本着来一次都尝尝的心态执着于不能点两道相同的菜式)

最后当然是朋友 A 拿起刀叉,开始为大家切分
又端走一道烤三文鱼,表面的南瓜籽烤的酥脆,三文鱼肥嫩柔软——似乎这家餐厅很喜欢把柔软的食材搭配酥脆的坚果。不过肥美的三文鱼在烤过后变得格外油润,前几口感觉是「美」大于「肥」,再几口是「肥」大于「美」,吃到四分之三时几乎只剩下「肥」了。
我们在外滩吃米其林一星法餐呐,让我保持点形象好伐

问大家有没有记得刚才介绍中间的酱是那种酱,纷纷摇头——当时都全心全意想着和牛呢。朋友 A 蘸了一点尝了尝:有点酸酸的,不知道什么酱,倒很像酸菜。果然,让我能在这种场合笑得露出一整排齐刷刷十颗牙甚至看得到上牙龈的,也就是她了。

不要看它们拍出来这样好看,真的好甜好甜好甜

主菜撤下后,开始提供甜品菜单供选择,可选甜品只有 5 道,本来随意选择了前 4 道,服务生建议我们将选择的 TART 塔换成 TROPICAL 热带风情——专业人士建议,当然要听取。等甜品的间隙,同性的两位男士都表示真的吃饱了。来之前我们以为法餐大多是吃个仪式感,那么大的盘子只摆上一丁丁点食物,那里能吃得饱。吃过后才知道,不仅饱,还很撑,而且腻。

敲开后是满满的热带水果

拿走了一道蛋奶酥,太甜太甜。最大的亮点是旁边搭配的百香果冰淇淋,极高的酸度让嘴巴倍感油腻的我长舒一口气。餐厅的招牌甜点巧克力熔岩蛋糕则更加甜腻,不由得想到一句评价:「中国的甜点是糖+面,外国的甜点是糖+糖」。甜点,大概是这次好评度最低的一个环节了——当然也可能是我们前面实在吃的太饱。


饱餐结束,四个人加上 10% 的服务费共计两千四百元:在寸土寸金的外滩吃一顿米其林星级法餐,几乎称得上是平价了。圆梦之旅结束。

整个下午都在外滩闲逛,碰巧又来到了这家沪上闻名的小店——大壶春。倒不知道本地人还认不认它是正宗生煎,3年前第一次来上海找朋友 A 玩,吃了一圈上海小吃,其中便有大壶春。此次路过,就算是有缘了,不可错过。

到门口才意外注意到,大壶春上了米其林必比登推介。用朋友 A 的话来说:一天两顿米其林,这是啥家庭啊。生煎没有印象中的好吃了,可能是煎好后放了太久,底部酥脆几乎完全失去。

食客明显与 Jean Georges不同,更亲切,更平凡。即使是米其林必比登推荐,对普通食客来讲,也还是 11元一份的普通上海小食。

今天的一整天,从米其林一星法餐,到街头的平价小食。米其林和法餐的在我心中变得不那么高大上,也不那么遥不可及。米其林到底懂不懂中餐呢,其实并无所谓。食物即使被赋予再多的仪式感,附加上再多的历史文化,千人千面,总有不同的味蕾会品尝到不同的味道。有一个一贯而言之的成体系的味蕾来选出和他们心意的餐厅,觉得自己与米其林契合便去照着吃,觉得与米其林完全不是一个口味忽视即可。


除了饱腹,食物最大的意义,也许是帮你记住下一同吃饭的人吧。某天某地突然被某种味道激活的味蕾也许会再次唤醒留存于脑中的回忆,我吃过最美好的食物,始终是有朋友相伴的那份。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29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24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