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2019 摄影征文」冰岛:不止风光迷人的孤独星球,还有奇幻建筑

羅老西·摄影·
  • 30
  • 1

自从看了权力的游戏之后,就对极北之地有了极大的兴趣,也许也是看倦了千篇一律的欧洲城市,一下便被长城以北那苍凉荒蛮而又无比壮美的风景所吸引,于是就任性的定下这次旅行。出行前在网上随便一搜,便能看到无数冰川、火山和北极光,但这并不能熄灭我对冰岛的热情,反而让我能迫不及待的想要亲自揭开冰岛的神秘面纱。

冰岛地图

一望无际的苔原、冰原、火山岩、荒漠,地球上很少有地方像冰岛一样美丽,又如世界尽头一般孤独。除此之外,让我也感到非常惊讶的是,这里的建筑在形式和空间上竟也是如此独特,不管是首都或是乡野小镇都有不同惊艳的建筑,配合着这独树一帜的自然和人文场景,似乎也诉说着不同的冰岛故事,展现着冰岛人长久以来与极北大自然原始又充满智慧的相互抗争和共存。

冰岛的山川,瀑布和沙滩

在这里,虽然也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教堂,但不同于欧洲常见的哥特式或罗马式经典教堂,冰岛的教堂却各个都风格迥异,让我惊艳不已。悠久而独特的北欧宗教历史、小众的冰岛民族文化、凛冽的自然环境凝结成了独一无二的冰岛建筑之美。在北极圈下的这片小小国土上,仅有着35万人,却拥有350余座大大小小的教堂。它们或奇幻、或浪漫、或质朴,静静的矗立在冰岛的自然与城市中,承载着古老的传说和故事,见证也守望着这里的四季更迭与历史变迁。

冰岛 vs 西班牙

历史背景--宗教信仰的转变


其实最初的冰岛人,信仰的并不是基督教,而是北欧古神。公元9、10世纪初时,信奉北欧古神的挪威人踏上了这片土地并定居了下来。


北欧神话形成虽晚,却是最接地气和独特的一种神话体系,和古希腊神话都是多神论。但与其他神话不同的是,北欧神话中的所有事物,包括神都不是永恒的,他们相信世界终会灭绝--诸神的黄昏。古神们诞生于巨人,却又自从在这冰与火的世界诞生起就开始与巨人作战。其实巨人就是人格化的自然力量。众神早已得知与巨人的最终战役注定失败,却依然一往无前,大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而无所畏惧。维京人的恶劣生存环境也体现于此。

多神教的神似乎更像人,反而令人缺少敬畏。基督教的上帝则神性更强,更使人敬畏。在网上我还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段子,这是一个小孩子关于自己宗教信仰选择的独白。“我爷爷说只有最勇敢的战士,战死后灵魂才有资格进入奥丁的大厅。还是改信基督好,买点赎罪券就能上天堂。”因为奥丁召集那些勇士的灵魂还是为了战斗。


随着维京海盗带回来的基督教奴隶和贸易的日渐往来,基督信仰的种子渐渐撒向北欧大地,维京人也宿命般得逐渐接受了这外来信仰,并且用自己精美的木匠活打造了迎接外来之神天主的殿堂。他们也继承并发展了“庭”制度,形成了“自由邦”时期。也就在这时欧洲大陆的基督教势力也开始向冰岛施压。


公元1000年,挪威的基督势力势必要铲除异教徒冰岛的法律演讲人、议长Þorgeir Ljósvetningagoði为了人民的安危,在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的年度议会上,宣布冰岛转信基督教。也将北欧异教神明的雕像推入众神瀑布(Goðafoss),象征着冰岛信仰的新纪元,这才平息了冰岛的宗教危机。“众神瀑布”的名字也源自于此,记录了冰岛的重要历史。

众神瀑布

众神瀑布

雷克雅未克大教堂


  • 建筑名称:雷克雅未克大教堂 Hallgrímskirkja
  • 建成时间:1986年
  • 建筑师: GuðjónSamúelsson
  • 地理位置:Skólavörðustígur,101Reykjavík

冰岛的现代主义教堂不同于其他的传统教堂,因其深受冰岛文化历史和自然景观的影响而独树一帜。首都雷克雅未克大教堂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天还蒙蒙亮,我们在步行区外停好车,便远远看见了大教堂。作为市区的最高建筑,74米高的塔尖闪耀着朦胧的灯光,似乎在雷市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得到它。塔顶发光的金色十字架在静谧的夜色中显得那么神圣而温暖,把基督教的光辉撒满整座还在睡梦中的城市。

金色塔尖

缓步走过几个小街巷,来到教堂前的广场上,立马就被这无比霸气的建筑震撼地无以复加。


竖向分隔的石灰岩外立面好似玄武岩壁一般错落有致,六角形的石柱肌理由教堂两角逐渐向着教堂的尖塔层层抬升,不仅强调了塔顶的十字架,也像启动的火箭一般,充分突显了竖向的动态感,让整个建筑显得异常恢弘挺拔。同时它又散发着一种仿佛来自冰岛荒野的苍凉感,好似一种已矗立在这里千百年的山峰,满布火山爆发后凝结的熔岩,虽历经沧桑却依旧傲视苍穹。如果了解了冰岛信仰的历史,再看大教堂,还像雷神索尔倒放的锤子,表示了对旧教的尊敬。一座教堂,却似乎彰显着整个冰岛的历史和个性,不得不佩服建筑师的智慧。

哈尔格林姆斯大教堂由冰岛著名设计师古德永·萨姆埃松(Guðjón Samúelsson)操刀,冰岛国家剧院(Þjóðleikhúsið)与阿克雷里大教堂(Akureyrarkirkja)等风格鲜明的建筑都出自他之手。教堂设计于1937年,历时41年方才竣工;教堂内有一座由5000多块音管组构而成的巨型管风琴,演奏起来声音铿锵有力足以传至整座教堂的每一个角落,也因此被冠上了“风琴教堂”的美名。我们很幸运地聆听到了它悠扬的琴声。

走进教堂, 意外的没有看到普通欧洲教堂那样繁杂的装饰,满墙色彩斑斓的壁画和彩窗。唯有一片纯粹的白墙和透明玻璃窗,显得那么通透。如果不是拱券和柱廊,我可能都意识不到这是一个教堂。随着日出,金色的阳光毫无阻拦的透过窗户,肆意的洒满了整座教堂,这种宁静和温暖,就像刚从寒风凛冽的荒野走进了一座避风港一样。也许,这就是教堂和宗教在这片土地上的意义吧。

其实在冰岛,大自然才是最具创造力的建筑师。无需过多的装饰和色彩,就创造了这里各种鬼斧神工的迷人景观。而冰岛的建筑师则向它们学习,从中提取出形态各异的元素,再结合自己的信仰和文化,把他们赋予到建筑之上,从而赐予了建筑不同的个性。根植于这片土地的建筑才能拥有灵魂,这大概也是大多数建筑师都迷恋于把自己的设计与当地人文自然相结合的原因吧。


蓝教堂


塞济斯菲厄泽(Seyðisfjörður)是我们追随“白日梦想家”来到的一个峡湾小镇。翻山越岭5小时候,在翻过最后一个山头后,终于在山谷间露出了它神秘的面纱,静静的坐落在蜿蜒山路的尽头,星星点点的灯光似乎也在兴奋的迎接着我们。这座宛如避世静谧的桃花源般的城市,却也有着活泼多彩的文化。Bláa kirkjan“蓝教堂”便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一条长长的彩虹路,将我们引导到了它的面前。整座教堂通体呈淡蓝色,没有什么浮夸的装饰,也没有高耸的塔尖,简单的就像是由积木搭成一般,充满纯真与童趣。但它其实却命途多舛:历经大风破坏,整体搬迁和烈火焚烧。虽历经磨难,却依旧以恬淡的姿态面对,安静的坐落在湖边,一如这里的人们,面对这样的自然环境,依然安之若素,用最大的热情拥抱生活。


在这儿,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建筑细节,就是他们的表皮。不是什么奢华的材料,也不是常见的石灰砂浆,而是竖向的彩色瓦楞铁皮。这样的材料非常适合这里的天气,既能防雨又能防止海水的腐蚀,还能轻易的赋予它不同的色彩。在冰岛任何一条街道上漫步时,都能看到各种覆盖着不同颜色波浪板的小房子,搭配上一些富有情调的装饰,再辅以一盏散发着温暖灯光的小灯,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斯蒂基斯霍尔米大教堂


斯蒂基斯霍尔米大教堂也是在我们追寻Walter Mitty的路上无意间发现的。


当时我们正在斯奈山半岛西部斯蒂基斯霍尔米小镇(Stykkishólmur)的一个加油站休息,无意间看到了远处奇特的塔尖,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赶紧驱车赶去。绕过一片居住区来到南边的一个小山顶,终于得以见到它的路上真面目。它的造型是这么特别,对称的布局,塔顶是三个教堂的钟,整个教堂似乎是一艘扬帆启航的方舟,而塔尖便是它信号塔,指引着方向。慢慢绕到教堂侧面,干净纯洁的立面,和礼拜堂简洁而浑圆的体量,又像是一头探出头的鲸鱼,和北部海岬上的红色灯塔遥相辉映。


在此远眺绵延冰山和大海,似乎也与这座教堂的退台式的形态和凌厉冷峻的线条相得益彰,让我想起了刚看完的草帽山。似乎每个人每一眼,它都另一个样子,不得不叹服于冰岛建筑师的想象和高超手法。

结语


其实一路上还看到了好些新奇的教堂,小屋,甚至还有露天却依旧冒着腾腾热气的淋雨花洒。好像一切异想天开的建筑或者事物,来到了这独特的天地间,都能悄然融入其间,一点不显得突兀。可能也只有大自然,才能拥有这样雄伟的力量了。


回来的路上在想,随着冰岛旅游业的暴涨,似乎现有的建筑已经不能满足已经远超冰岛人口总数三倍有余的游客需求了。只能默默期望冰岛的城市建设能够一如既往的保持一种克制,尽量保持这里世界尽头的壮丽景象。

毕竟,大部分选择来冰岛的人们,都是怀揣着对自然宏大而永恒的敬畏之心。

本文和文中摄影均来自本作者,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如果您想看到更多旅行,建筑摄影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罗老西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9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