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在我爷爷用上智能手机的这三年里

曲米茶·生活·
  • 51
  • 16

昨天夜晚将近一点,我在家庭微信群里分享了本市“最新疫情通报图”,没想到第一时间回复这条消息的是我爷爷。

我当时非常震惊,第一点震惊是,他老人家深夜一点还没睡觉,看来疫情所致,导致大家在白天睡得太多了;第二点震惊是,老人家深夜一点竟然还在网上冲浪刷新闻,关注着疫情,而不是看着电视里的抗战大剧。

这时我意识到,虽然智能手机里还有很多功能他还不曾用到,但是对于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来说,这数字化生活是“上道了”。

我爷爷一共用过三部智能手机了,第一部手好像还是“中华酷联”里的某一部,具体型号我也不记得。但那个时候,流量费用还挺高,再加上安卓里各种恶意扣费的软件存在,家人教爷爷使用的,主要还是局限在“智能手机上,如何使用功能机的基本功能”这个范畴。

真正让我爷爷的手机变得“智能化”,还得从 2017 年我送出一部新手机,开始不定时的教学开始。



第一年

2016 年年末,出于我个人对智能产品的热切关注,再加上我一年在家的时间也并没有多少天,我突发奇想,决定抱着“己所若欲,必施于人”的态度,将我爷爷一把拉入互联网时代。

于是在 2017 年的春节假期,我将一部营销口号为“青年良品”的魅蓝 NOTE 5 送给了我年过七旬的爷爷,并且逐步将其变成一部“老年良品”。

在我的大师课程里,经过几小时的手把手教学,最终我爷爷在我的疯狂提示下,一步一步地发出了第一条微信动态。

尽管并不是老人家独自操作,但这条动态之于老人家,和 1987 年第一封邮件之于中国互联网,无疑具有相同的历史意义。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你很容易回想到小时候家里人检查你背课文的场景,大人提醒开头的一个字,或者一个词,然后你赶快背下这一句或者这一段落,然后呢?就是大脑再次卡壳,等待着下一个字的提示,最终磕磕绊绊完成整篇课文的背诵。

“这里要点双击”,“点那个绿色的按钮确定”,“找到这个功能要先右滑”...

这个时候,你会产生自我怀疑,厂商所谓的“交互逻辑”是否是只个营销词汇?


不过好在我发现“熟能生巧”这个成语是真理,老人并不是不能理解这些交互方式,更多时候只是不熟悉,或者从未接触过厂商的套路。


系统每一次的迭代升级都是建立在已有的功能上,如果你不知道 OPPO ColorOS 6,那对 ColorOS 7 的人性化改变就很难感知,如果你不是一个 iOS 用户,那 iOS 13.1 的升级,你可能根本就不会关注,也不知道那些的功能有什么作用。


这些基本的功能就已经构成了一定门槛,年轻消费者并不是更聪明,其实只是被培训过很多年的“手机操作者”。


这点在相机身上尤为体现,无论是反人类的索尼界面,还是相对人性化佳能界面,一个普通苹果手机用户,可能用过好几代 iPhone,但当她第一次购买相机时,依然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熟悉这些操作逻辑。

但不同于老人的是,拖拉放大缩小,返回上一级,返回主页,这些都是共同的逻辑,因而上手也就快很多。


所以在教导老人用手机时,所谓拟物化、扁平化的图标都是不能作为已知信息去看待的,不然你会可能会暴躁,“明明这里画了一个相机,为什么老人就是找不到呢?”。


非常简单的例子就是,下面的图形语言,如果没有文字说明,没有经过“科目一”“科目四”考试的年轻人,是很难知道其中含义的。

老一辈的学习能力需要靠耐心与真心来弥补,等到春节结束时,除了基础的通话功能,查找联系人,打开浏览器,相机,微信聊天,字典,切换成手写或五笔输入法之类的基础功能,其他进阶的操作,老人家绝大多数还大多是记不住,或者一知半解的。

一些可能给老一辈带来资金安全隐患的支付 APP 也不敢随便绑定,熟悉了基础的社交类功能后,我的指导任务就暂时告一段落。


尽管后来我爷爷的朋友圈寥寥无几,还迅速被 60、70 后同化,譬如“鸡汤类”、“专家说”等等。

在这一阶段,在识别谣言的能力上,你会发现中年人与老年人水平相当,都显著低于“数字时代原住民”,如果你不介入老一辈的信息接受渠道,老人很可能沦为“传谣扩散机”,最好的办法就是推荐官媒给他们关注,这时权威媒体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


第二年

我记得在 2018 年,互联网上出现很多心灵手巧的人,她们用手绘、视频录制、PPT 等形式制作了精致且形象的智能手机使用手册。

这种生动形象的教程相比文字教程要充满趣味性,但是我发现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图文的教导依然十分有局限性,长辈看得懂大概,但具体操作跟不上,用来给老人事后复习效果还是不错,如果第一次教学,最好还是面对面传授,这样和家人在一起时,老人也会有更强烈的学习欲望。


第二个是使用环境,老一辈的交际圈很少有智能手机用户,这意味着你绝大多数的社交都不需要依靠手机 App,就像学英语一样,没有这个语言环境供你反复练习,也很快容易淡忘。

漫画来源: S-Tech 街采

不过好在,家人对老一辈的“反哺”是齐心协力的,我在外地的某一天,突然收到了来自老人家的视频通话请求,倍感惊奇,尽管我教过,但并不认为老人家已经熟练掌握,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亲戚之间小聚时不时地在指导。


视频通话这种超越空间的沟通方式,其实在增加着情感的厚度,这无疑是当代人的幸运,老一辈体会到互联网的好处以后,可能会更加主动的接触学习。


此外,我有一个机智的队友,我的妹妹,当时在武汉读书离家近,教学方便,也一针见血。


比如,某一天我微信莫名收到老人家的多条消息,打开看...

这一年,我爷爷主要学会了微信支付,去超市买菜,售货员都说“您很潮啊”,老人家特得意,学的兴致也高。


不过,老人家对手机支付这块非常谨慎,比如只相信“微信支付”,因为和聊天一样都在同一个 App 里,但是绝不对相信“支付宝”,对他还不熟悉但是涉及金钱的 App 非常敏感,这种警惕心也算是好事。


在第二个阶段,实际上老人已经掌握了智能手机的基本操作逻辑,可以进一步学习各种常用 App,初步享受到数字化生活的乐趣。


第三年


关于手机摄像头,不只是老人家,我觉得就算是我爸妈的手机摄像头,也基本都是摆设,现在他们用着华为 Mate 20 Pro 和 iPhone X,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用过主摄以外的镜头,而相册里绝大部分都是文件资料。


这一年,我把我自己用过一年的小米 MIX 2 给了我爷爷,在我换机的过程中,意外发现魅蓝 NOTE 5 的相册里还有不少照片。

有些照片还有点居中对称,二分构图法的意思,对于过去不曾接触此类事物的老一辈而言,运用新时代的工具同样在重新探索着生活的美好,留住独特的珍贵记忆,因为新事物而增加一些幸福感,我觉得智能手机的价值,是得到体现了。

看了那几百张照片,其中不少废片,我发现光学防抖对于有意向使用相机的长辈们来说,是意义重大的功能,成片率大幅提高,能留下可用的画面,比其他噱头要有价值得多。这让我思考,如果老人有一定的学习能力,旧的旗舰机,可能比千元机要更加适合。


在这一年,熟悉线下支付后,老人家也开始接触网购了。我想了想,还是安装了四亿人都在砍的拼多多,一方面老人家买些生活用品,拼多多有肉眼可见的折扣,只要不是补品都没啥问题;另一方面,淘宝也不支持微信支付,重新熟悉支付宝(功能冗余也是一方面),绑定银行卡,跨支付平台转账这些学习成本目前还是太高。

最近由于疫情影响,我爷爷还跟我抱怨,“前几天买的菊花茶不能发货,已经退钱了”。


前面说了,家人对老一辈的“反哺”是齐心协力的,在晚辈的指导下,老一辈也逐渐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在“同辈”的带动下,小区越来越多的老人也开始尝试接触智能手机,现在约麻将都可以靠微信语音,颇有“生态化反”的效果。


如今,家庭群里老人们开始了日常唠嗑,当然,正常情况下,年轻人对于这种事不关己,而且全语音的消息是不太感冒的...

写在最后


代际传承并非从老到幼,老龄化社会就在眼前,在智能手机这一块的知识扫盲不能只等待政策,数字生活确实是现代人的福祉,老一辈也应该体面地去享受。


其实在过去和很多朋友都聊过这一话题,她们有想要教老一辈人使用智能手机,但老人不识字,视力不佳,年龄太大学习能力不行等等,都是难以克服的阻碍,这点实属遗憾。比如我奶奶,我教导“双击图片放大”这个操作时非常艰难,普通人很难想象,其实是老人家理解这个操作,但由于双击的手速跟不上,成功率很低,于是我只能转教为“双指拖拽放大”。


老年人内部存在巨大的差异性,腾讯以前出过一份与“老年人微信生活”相关的报告,他们发现,年龄越小,收入越高,文化程度越高的老年人越可能使用微信,学习越积极,越乐于参加社会活动的老者,微信掌握得越好。所以在“数字化反哺”这条道路上,也不可强求。

在我爷爷用上智能手机的这三年里,其实我们并没有系统地去教学,也不存在某一个专业“科普帖”,这种教学主要来自于心态与耐心,而非对于数码设备掌握的能力。


最近,我还教了我爷爷奶奶使用抖音和火山小视频...欣赏短视频的门槛,相比阅读文字要小得多,期待下一次分享,也祝大家的长辈都能感受到“数字生活”的美好,通过一块屏幕,享受和家人互动陪伴的时光。



题图来自:吾老之域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5人已收藏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