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聊聊新型冠状病毒

郭栩鹏·生活·
  • 68
  • 25

你们是抱着什么心态点开这篇文章。

哀愁?
焦虑?
还是因为无聊凑巧看见?

我先告诉你们我创作时是什么心态——
犹豫。


非常的犹豫,因为我不太喜欢重复别人的观点,其次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我想各位已经有所认知,这很大程度局限了我的创作,想了想还是选择去做,大概有那么一点使命感,总觉得自媒体除了影响别人更重要能帮助别人,而以下的内容,也许谈不上帮助,但这是我尽力后的结果。

问题一:冠状病毒比普通病毒厉害在哪?


先给大家看看普通病毒长成啥样。

其实看了和没看没啥区别,病毒的样子千奇百怪,而冠状病毒也不算是这条街最靓的仔。


但看它戴“皇冠”的模样,我贫穷的直觉立马告诉我——
这货充了会员,还是包年那种。
包年能做什么?
包曰……(看清楚啊,这不是“日”字)
借此它就能通过空气的传播与你们嘴唇、鼻腔、眼皮分泌的粘膜进行交配,再贼溜溜地蹿进体内。

所以近段时间我总和身边的人说——
“奶罩可以不戴,但口罩一定要戴。”
对于这番话,女的说我变态,男的表示我戴口罩的模样像极了夜勤病栋的男主……

然而懂得充会员的病毒都不是傻子,进入人体后它立马开始找装备,因为有“会员福利”它一下子就找到了,的确,这很不符合大波浪般的起伏情节,而且装备是个“键盘”,仅限复制黏贴。

老实讲,我用键盘操作复制黏贴大多数是为了给心仪的女生发:

“你美!”
“你美!”
“你美!”

那会儿手速极快,很像某种服务性职业,只是一次的误触——

“你妹!”
“你妹!”
“你妹!”

从此心仪已转路人。
而这家伙不是用键盘来泡妞,它很自恋地自我复制……

于是就有了问题二:

“为什么感染后会有致死风险?”

刚开始我的想法忒简单——“都被感染了肯定会有致死风险。”


实际上致死的风险并非因为病毒如同尸鳖般啃噬脾肺,它没有牙齿、没有鸡鸡,致死的风险主要是人体的白细胞为了对抗密集的病毒一下子过于激动,启了大技能——“免疫风暴”,这技能属于大范围法伤,因此X光检查下肺部会显影大片白色状,呼吸不过来、肺部发炎,拉高死亡风险。

对待新型冠状病毒如今主要采用支持性疗法,就是让白细胞别太激动,能正常打架就别用核武。但在国外已出现搭配治化疗法,比如台湾用艾滋病药配干扰素治愈重病患者,泰国用流感药奥司他韦和艾滋病药治愈重病患者,还有美国,而生产艾滋病药的公司恰恰也是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吉利德公司,美国最近用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治愈了一名重症患者,这药名叫瑞德西韦,这药还没上市。
多说两句,吉利德公司是很典型的研发新药的公司,他们特别喜欢针对一些极难处理的病症研究药物:

“艾滋病”
“心绞痛”
“血癌用药”
“肝脏疾病”

一枚新药平均研发费用大概5亿美元,研发流程如下——

(1)创新研究
(2)动物验证
(3)人体实验 (分3个阶段)
(4)新药上市。

前两个过程耗时大约6年,人体实验则需要六年以上,而这次的瑞德西韦已经走到人体实验第三阶段,还与我国展开合作加快上市流程,但这里存在一个不确定性,因为美国治愈的案例是第七天才开始用药,不能确定患者被治愈是药起作用还是自生免疫系统,但要是研发成功,它所起到的作用好比让新型冠状病毒套上安全套,套住病毒的“会员福利”,福利被没收自然就拿不到“键盘”,然后无法复制黏贴。

当下,在疫苗还没研发成功前,我们降低传染率只能靠隔离、口罩、天气。


这种操作其实对医疗体系冲击力非常的大,因为任何国家的医疗体系都是有胃纳量。

它不可能无限包容任何患者,而且一个人若是按正规的检测耗时可能要三四十分钟,前前后后还要接触四名医护人员,这仅是一个人检测的步骤。

如果确诊还得需要更多人的照顾,现在我的确很担心我国医疗的胃纳量,毕竟病床不能是随便一张床,重症者还要用负压病床。也许会有人问为什么宾馆、酒店不能临时改造成医院。因为带有病毒的空气不能往外跑,只能让空气进而不能出,因此所有的宾馆、酒店都不符合这点。除了医院的胃纳量、抗疫物质,这场抗疫中还有很重要一点:

我不说隐瞒、逃跑这类众所周知的恶,但大部分人在抗疫中会自然产生不耐烦的情绪。对很多事情变得不耐烦,排队买口罩不耐烦、检测体温不耐烦、被医生询问不耐烦,这些不耐烦或许才是刻意隐瞒、拒绝隔离的根。尤其当人长期被困在一个地方,更加容易产生憋屈的不耐烦,这点不耐烦我已在网络各式各样的暴躁中感受到。而我想和这些暴躁的声音说,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美国要研发埃博拉病毒的药?

人道主义?
为了賺刚果这贫穷地方的钱?

而是2014年7月29日那天有美国人感染了。现在只要有大规模的传染病爆发,在交通便捷的年代,其实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身为局里人的我们能否稍微冷静点,即便很多人都想呐喊想知道这次疫情什么结束,可谁也不敢肯定,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我也很苦闷当下的生活,因为每天起来不再是按停闹钟然后刷牙洗脸,现在被吵醒也不一定是闹钟,偶尔是短信的声音:

“尊敬的广州市民:目前,正值防控新型肺炎关键时期,请您和家人少外出、戴口罩、勤洗手,不聚集、不聚餐,避免前往不通风或人流密集场所。”

过后会上网看一串数字。

这些数字看似单调、枯燥,可是……可是当一个数字代表着生命,代表着家庭,每增加一个“1”似乎都在为冷清的氛围增添一份悲凉,厚厚的悲凉。
我总在想它什么时候才会停止,什么时候才被凝结,因为当它凝结当它停止,我才会觉得2020年会被重启,当这种“重启”来临的片刻,我会想对所有漂浮在天空的灵魂说:

“对不起……”

因为主旋律里仅劝你们安息,可能否接受我这点自以为是的歉意……

“没有守护好你……每个独特的你……以致被困在这一年……这蒙蒙细雨的春天……无雾,城市有情也有凋零。”

也但愿下次与朋友相见,彼此的开场不是一句:“好久不见。”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20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25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本文作者

郭栩鹏

“对别人而言只是文字,就我而言都是故事” 文字都在公众号:郭栩鹏 段子都在微博:郭栩鹏
郭栩鹏的更多文章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