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春夏秋冬又一春」和理光 GR 的奇妙冒险

古楼街大阿张·摄影·
  • 35
  • 20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阿飞正传》


自从2016年炎热夏季的某一天收到理光 Gr 2 起,我的摄影风格开始有了变化,身份也从手持5d3加大三元的突击队员转换为一个揣着 gr 2 隐忍犀利的刺客。这台机器我一拍就是三年多,明明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老大!(不好意思职业病,串戏了)

边角已经开始露铜

刚入手的时候,我还是个大三编导生,平时的兴趣就是扫街。只不过在多次扫街被人询问是不是摄影家协会成员或者是城管执法人员后,在饱受吃瓜群众躲闪的眼神后,我痛定思痛决心买一台便携的卡片机。


当时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选择:富士x70、理光Gr2。这两台相机都符合我的小巧、便携、画质好的需求,为此我翻了半个多月的测评从各个参数对比。


对面宿舍的田姓男子是资深摄影(富士)爱好者,手持两台富士旁轴(后来引诱我中毒徕卡的罪魁祸首)。当他知道我想买口袋机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朋友,我给你讲,摄影讲究什么?光!这是一门用光(把钱花光)的艺术!既然是艺术,一定要感受那种人文情怀!(富士党真的很爱用“情怀”去感染人)你瞧这个,”他指了指桌上的两台旁轴,“慢拍的优雅!用富士旁轴,你会懂得摄影的快乐!”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想着自己挎着x70行走在大街上,与路人擦肩而过的同时优雅的记录那一瞬的人生缩影,而后横扫马格南的潇洒身影。


然而!


像剧本里的反转剧情一样,我迎来了购机前的一个巨大转折点——我在B站上观看了森山大道的纪录片《犬的记忆》,看着森山大道在新宿街头上潇洒不羁的身影,手中那台gr1s,以及那种看似不经意却又无比精准的盲拍手法,看一眼直接就爱上了!


森山大道:“摄影对我来说就是来到街头,邂逅各种各样的事物,通过照相机这个手段转换成摄影影像,然后通过摄影方式形成一种新的欲望、新的世界。”


看完纪录片深受鼓舞的我,果断买了一台gr2,以及一个绿圈,两块电池。玩Gr的朋友应该都理解这个绿圈的作用——无他,骚气。


拿到相机后我每周至少要准备一次专注度极高的扫街。在扫街之前我会准备一个斜挎的小包,里面是两块电池、耳机、手机充电线、移动电源、五十块现金、一瓶咖啡、几袋小饼干。


刚刚跑题写了好多扫街的内容,有删了一些,这些可以以后再聊。不过这话匣子一开真的很难收,总之,这台gr2陪我走过很多地方,也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存放照片的硬盘前一阵子不小心摔了,接下来能看到的是打印小画册的时候筛出来的一些照片,我把它们按照季节分成了春夏秋冬四部分。在给文章起名的时候,我突然想起韩国金基德导演拍过的一部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至此这篇文章的白话到了末尾,感谢你可以看完我这些近似伍迪艾伦式滔滔不绝的废话。😌


双重决定性瞬间
陆地上的钢琴师
姥姥家的🐱
午后的光让快门也慵懒了些
-您看我这葫芦里卖的是啥药?  -是好想粗来丸?
考上研的好兄弟带我们压马路
宾馆外的少女心视角
上海滩摊主
斑驳的老物件儿和匆匆的人
树荫下的小孩子
陪我扫街暴走五万步的杨姓艺术家


拿到机器后在西湖拍的第一张高对比黑白照
和家人去湖北三峡大坝
想骑着电驴子闯进你的梦里
音乐节上的精神小伙 在线封烟
你瞅啥
在青岛 一起哈啤
海边的小情侣
日照室友们带我去吃当地特色牛骨
老大爷正在看着你
理光蓝
天津大爷有种自带的气质
当实习记者的时候最喜欢去的一家面馆


窗里窗外
《山东森林》
行走在光阴里的人
接亲的路上
开心到模糊的新郎
在香山公园 人比枫叶红
匆匆


红绿灯前的女人们
人和光的片刻交手
有没有马格南内味儿了
等老弟放学
刘老师小区的露天串串摊
在朋友开的日式烤肉店里白嫖(和牛)
烤肉店里的装修风格简洁舒适
城墙根下的过客    噢,我也是
雾霾天空下的爆米花老爷子

Gr2对我而言,已经完美融入了生活中,慢慢化作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现在工作、旅行、聚会、散步的时候都会带着它,下楼倒垃圾的时候也得揣着拍几张。还记得我的室友们从一开始笑话我随身带相机,到最后一同感慨多亏有它能记录那么多有趣的事情。


感谢这台机器的陪伴,它就像理光的slogan一般体贴:be your eyes.📷


在这里埋个坑吧,之后会出几篇关于数码和胶片类的文章,主角目前暂定佳能5D3和Leica M4P。🎞️


这是我注册了两三年的号,如果没有这次疫情的话我可能还是个潜水爱好者,希望自己能用尚可的图文为宅在家里的朋友们缓解下心情。同时希望疫情可以早日结束,我们终归要继续生活。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6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20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本文作者

古楼街大阿张

玩胶片,也拍数码。是个喜欢打球的语文老师。
古楼街大阿张的更多文章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