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两个地方的废墟,有关一代人的记忆

杨益达·旅行·
  • 74
  • 27

废墟的魅力在于你可以获得一种穿越时空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是向前的,可以触摸若干年前的场景,像两个时空的交错之处;穿越也可以是向后的,对于有废土情节的人来说,是一次遥远的预演。

在我看来,废墟情节并非是单纯的猎奇。不管是诸多末世题材的电影,还是曾经一部科教片《人类消失后的世界》,当中描绘的各种末世景象无不提醒着我们唯有时间和自然才有永恒的统治力。废墟景观让我们学会,至少是学习谦逊。

具体我记不清何时会对这些废墟景观产生兴趣,不过我暂时算不上深度玩家,还没有探索过高难度的废墟景观。主要还是一些和自己生活有联系的,或者是无意间发现的。

这次分享的两个地方都和我母亲有关,是她生活或者工作过的地方。我姥姥姥爷年轻时在曾在拉萨工作,后来为了照顾几个孩子,也就是我妈和我姨们,申请工作调动到了四川广元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妈也就在那里度过了几年童年时光。姥姥姥爷是山东人,后来又考虑想要离家近一点,再一次调动工作到了河南渑池县,并生活了非常多年,我妈在那里长大,结婚,然后有了我。

最近两三年,我也有机会走访了这些我妈生活过的地方。

编号就是它的名字


上世纪 70 年代我国“三线”建设时期,全国建设了上千个各类工业军工制造业企业。因为出于备战的考虑,这些企业多数分散在中西部各省份的山区地带。

这些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是由一个数字代号来命名的。我姥姥姥爷以及我爸妈工作的这个工厂代号 632 厂,隶属于当时的电子工业部,生产的是无线电通讯设备,在当时就是军队上的步话机以及电台等。

在 90 年代,也就是我出生那一年,企业从渑池县迁出至洛阳,后来随着一系列的转产、改制和合并中最终到下,只剩下两地的厂区(在洛阳的厂区被其他单位接管)、建筑以及一群人和一段记忆。

从渑池迁出以后,爸妈他们就把原来的厂区叫做“老厂”。而“老厂”的厂房和住宅区如今已经和其它众多“三线”建设旧址一起,成为了一个特殊时期的工业遗迹。

(图片来自两次拍摄,一次是 18 年春节,一次是 18 年国庆假期。)

"太久了,记忆都模糊了"


相比起来,去“老厂”并不算远,从洛阳开车一天就可以往返。而如果是四川广元就是长途旅行了。不过 2019 年十一,还是策划了出行,我妈和姨们都在。

从洛阳出发一路经过十堰、汉中然后到广元。

算起来,姥姥姥爷在广元工作是在 70 年代,加上在那里时间并不太久,还有我妈我姨们那是还是小孩子,所以记忆有些模糊。而且,经过这么多年,那里已经变化非常大,当我们到那里的时候,花了好久才找到当年生活的痕迹。

姥姥姥爷在广元工作的单位当时叫做电子工业部四一零医院,建于 1966 年,服务的是当时周边几个“三线企业”。后来同样经历了一系列的变革,最终在 2006 年改组成为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原本建在半山坡上的医院部分建筑曾被旁边的卫校征用过一段时间,如今则完全的荒废了。

相比起“老厂”,这里是她们更遥远的记忆。比较遗憾的是,这一趟没有相机可以用,那里又是禁飞区,无人机没法用,所以记录的照片不多。但如果说更遗憾的就是姥爷在离世前也始终没有机会来看一眼——当然或许那个犟老头并不想呢。

说起来,对废墟景观的欣赏并非今人的专享,18 世纪就有人四处游历,在特洛伊,在帕埃斯图姆,在庞贝。也有喜欢描绘自己文明惨遭破坏的画面,以提醒世人谁才是永恒的秩序维护者。

如今,这还是比较小众的兴趣,网上相关的聚集地也并不多,但不乏大神,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之后有机会再分享去过的其它地方的废墟。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25人已收藏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