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Leica Myself:我的徕卡十年之路(中)

木小样·摄影·
  • 42
  • 21

2012年的支教生活,给我的人生带来了极大的改变。大概在这此后的两年时间里,我都没有再像支教时大量地拍摄了,这段时间也成了我摄影水平提高的最重要阶段。

因为支教的时光让我认真地完成了多个专题拍摄,此后的2013年,我总结拍摄的照片,出版第一本摄影作品集《支教日记》(京东有售),参与出版的全流程,举办个人影展。我深刻觉得这些经验让摄影这个爱好专业化了,从前期拍摄到后期选片校对印刷出版,我都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所以这段时间基本是我对器材的退烧期,我不再迷信品牌,而此时徕卡对于我来说更多是一个习惯,是一个玩物。


于是在支教结束后的时间里,我把自己原有的设备全部出掉,来了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换血。

Leica MP(2013-至今)

当时我觉得M8从拍摄工具角度来说是不合格的,加之数码毫无收藏价值,我毫不犹豫地出掉了手中的M8,因为机身保护的好,加之买的便宜,我竟然卖出了更高的价格。以卖出价格添了点钱买到了这台Leica MP。

Leica的命名体系中叫MP的还真不少,这里不做科普。简单说来MP就是M系列胶片机的最终形态了,具有M6的电子测光系统,又具有M3式样的过片扳手及回片旋钮,也是徕卡目前仍在生产的胶片机。这张照片中,机身下方是一个徕卡原厂的镜头挂环,是一个想(hen)当(nao)然(can)的产品。

▲ 这是我买MP时老外卖家送我的“礼物”

这个产品是徕卡为胶片机时代的用户设计的,为的就是在机身下再挂载一颗备用镜头以便快速更换,但要知道,记者一般是多机多镜,普通用户挂这玩意徒增机器重量也没啥大意义。

这是我本着收藏一辈子的想法买下的第一台全新徕卡,所以很少被我拿出来拍摄,从购买至今,估计也就拍过20卷不到。

大概2017年的时候我朋友出国想用徕卡,我舍不得借M240、M9P, 把这台胶片机借了她。得亏女孩心细保护的好,要是磕了划了我得恨死自己(有兴趣地可以查查今天MP的售价,再次证明数码机不保值)。

这台机器的特别之处在于0.85的取景器倍率,如今的数码徕卡已经不提取景器倍率这个说法了,但徕卡的胶片机仍然有这个标注。一般而言量产的胶片机的取景器倍率以0.72居多,有少量的0.58倍率和0.85倍率,倍率越大,放大越大,相对更适合长焦镜头的对焦取景。好像目前徕卡的0.85倍率已经成定制机规格了,普通版MP以0.72倍率为准了。

MP作为最好的胶片Leica,一直是我最钟爱的机器,他见证了胶片时代的结束,也亲历着一代代数码机身的迭代。

Leica M2 独家“熊猫版”(2014)

真的是没找到这台M2原本的样子了。这台M2可以算做是我“玩”徕卡的一个巅峰了。讲这台M2之前,首先要给大家普及个小知识点,因为早期的M机(以M3和M2为主)基本以镀铬银色为主,极少生产黑漆的版本,因此黑漆的M3和M2涨至天价,基本要在拍卖会上见到。一台成色较好的黑色M2,往往能拍出十几万人民币的高价。而一台银色版本的M2,成色充新,也就卖8K大洋。

二者的高价差让我萌生了自己做一台黑漆M2的想法,事实上如今国内的很多师傅都承接这样的业务,把你的M改成任意的颜色,只是在当时这还是被垄断在日本人手中的专利,改色费也是天价。

在制作前,我拆卸掉上机盖、后背板,将机身原本的镀铬层通过去阳极工艺褪掉,打磨至金属铜本身。

我专门咨询了徕卡专家,找到了最为接近的油漆——氨基漆,买了整整一桶这样的工业涂料。因为漆不散卖,不过一桶也不贵,算下来估计也就能喷几万台M机吧。

各种调配后喷涂,这个完全借鉴了我的模型制作工具及技术咯。

我还专为此买了一台小型工业烤箱,上色后进行烤漆处理,最终处理成黑徕卡黑漆的钢琴漆效果。

这就是当时的成品完成图,按理说真正的黑漆应当把所有的零件都做“黑”,但碍于技术水平有限,快门钮,自拍杆以及速度盘这些零件仍保留了银色本色(主要是我不会这些旋钮上的字符上色技术)。也就产出了这台独特的“熊猫”版本黑漆M2。

当我把照片发至徕卡群和论坛时,立刻炸了锅,基本都是膜拜和求购的私信,我就以8K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作品。从机器本身来说倒是赚了不少,但是考虑到我的制作成本,其实是亏大发了,因为仅仅去阳极就花了不少。但这还是我徕卡路上最开心的回忆。

Leica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 (未完待续)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27人已收藏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