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疫情之下,「发国难财」的蛋壳公寓让租客无家可归

滚滚小当家·生活·
  • 140
  • 127

2.13,还在老家、准备马上返深的我收到了房东的消息:


按房东说法,蛋壳并未将本月房租打给她,她要按照合同要求强制收房。

我开始拨打蛋壳公寓的 400 电话询问,蛋壳的客服并未给出明确说法,只表示是蛋壳与房东之间的沟通出现了小问题,租客可以放心住。


随后我在蛋壳 APP 上建了工单,表示房东要收房,要求管家处理,而管家打来电话表示「正在积极处理,我也没有办法,正在向上级反映」。


此后的几天,网上也开始有大量租客表示出现了类似情况。在与其他租客沟通中,发现了蛋壳公寓的诸多问题:



租客房东两头骗


对房东:


这是蛋壳在 1.18 《蛋壳公寓致广大房东的真心话》一文的解释:

而实际根据诸多房东反馈,非武汉地区的房东直接被要求免除一个月房租,并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并在房东反复明确表示不同意免除租金的情况下,选择在合同约定的打款日直接不将房租打给房东。


并有多名房东表示在登陆蛋壳公寓 APP 后,发现「付款计划」本该显示的打款时间和打款金额全部消失,页面一片空白。


对租客:


除武汉地区,蛋壳官方宣称租客获得了至少 10 天租金补贴。而实际操作中,补贴首先要求非武汉地区租客在 2.3-2.7 无开锁记录,且补偿申请以两种形式存在:


① 合同延长 10 天:后续签署免费延期协议。

② 关怀代金券:与 10 天租金等额的代金券,只可用于抵消服务费,不可提现。


选择了代金券租客,截止到今天 2.18,并未到账。



另外,蛋壳公寓早在 1.29 即通知租客暂停保洁服务并至今未重启,但租客依旧在被收取每月价值房租 10% 的服务费及维修管理费。


无所顾忌的恶行


部分房东「断水断电、强制收房」的要求被蛋壳无视,部分租客已经过上没水没电的生活,部分租客马上就要没水没电却无计可施。


而汇总网友反馈,包括且不限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杭州、南京等多地租客,正在被蛋壳强制退租:蛋壳以房东收房为理由,要求租客「主动退租」,在蛋壳给出的时间限制内必须马上搬走,丝毫不顾当前严峻的疫情形势。


而另一种方式「换租」,也要求租客与蛋壳公寓重新签订一整年合同,且不承担租客的任何损失。

而实际上,按租客与蛋壳合同,蛋壳解约应当提前 30 天告知租客并赔偿一个月租金,却被蛋壳以「疫情不可抗力因素」拒绝。



租客的征信压力


包括我在内选择了通过微众银行月付许多租客,即使明知道可能即将无家可归,依旧不得不继续交租——因为这种月付方式实际上是一种贷款,不继续还款会影响到个人征信。


在看房时,管家介绍的所有优惠力度、价格,都是基于租客与微众银行签订贷款的「伪月付」方式进行。签订合同时,蛋壳管家并不会告知正在进行的是会影响个人征信的小额贷款,而是轻描淡写的描述为一种「大家都在选择」的实惠月付方式。


实际上,蛋壳正是靠着这种让租客「被贷款」的方式,每拉到一位新租客就提前拿到该租客的一年房租,来进行疯狂扩张,让诸多无力支撑季付、年付高额租金的租客来按月还贷。



何去何从的蛋壳租客


家住东北小城市,我返深需要先飞上海,再从上海转机飞往深圳。上周末碰巧老家大雪,航班取消了。本来打算翌日航班,却又收到了房东的新消息:蛋壳不解决问题,不给我办小区出入证。公司返工在即,回深都不知道是不是小区大门都进不去。

我远在东北,按时交着房租各种费用,却没资格回去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所作所为理所应当


房东很委屈:确实没收到钱,蛋壳公寓又不给明确说法,只能通过限制租客来强制收房,迫使租客去投诉蛋壳。


管家、客服很委屈:不过是做自己工作份内的事,上级不给解决办法只能用话术敷衍租客,可能还要挨着骂。


蛋壳呢?也装模作样的委屈:我是为着广大租客的利益着想,我没大发横财。


所以倒霉的租客们,没占到任何人一分一毛的便宜,空着房子、白扔着房租,还要承担房东和蛋壳之间的矛盾所造成的种种损失,面对着在疫情期间一处庇护之所都没有的巨大恐慌。



从始至终装聋作哑


截止到今天 2.18,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依旧没有对这些事进行任何回应,而是疯狂进行拉新活动、用违背事实的解释来假装无事发生。


微博请了大量水军洗地,超话 #蛋壳公寓受害者维权群# 被封。

声称资金紧迫的蛋壳,请了大量水军来刷屏

杀人的不只是病毒


在疫情依旧不容任何人松懈的当下,所有人都在努力减少出门阻止疫情,而蛋壳此举无异于逼着租客要么在出租屋里过着没水没电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房东赶出去的日子,要么干脆顶着疫情、到处派来跑去寻找新的住所、再顶着疫情一趟趟搬家。


租客们没有做错任何事。而口口声声说「我们的目的是为在异乡打拼的年轻人提供最大程度的帮助」的蛋壳公寓,却是要逼着这些年轻人在疫情中承受最大的威胁。


租客不过是蛋壳敛财的道具,人命在资本面前轻如草芥。


在事情发展已过半月,租客与业主们到处投诉、蛋壳似乎也被一些有关部门约谈。然而至今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能帮助分享到更多地方,能让更多人帮我们发出声音,为着每一个即将或已经被断水断电、甚至无家可归的在外打工的小伙伴们。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5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27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