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聊聊 2020 款 iPad Pro

郭栩鹏·平板·
  • 131
  • 37

敲下这文时凌晨四点,广州的凌晨远没那么深邃,微弱的光芒从南部的伊始蔓延至北部,彷如涂层。奇怪的是放眼望去,任凭科技如何发达、社会如何进步,似乎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不夜城,每每凌晨总会有那么寂然又枯寂的瞬间,而这一瞬间我想起乔布斯拿起第一代iPad的场景,他瘦削疲惫的样子富有激情地对在场者或全世界的人提了一个问题:

“Far better at some key things”

这话放在 iPhone 与苹果电脑之间,当时乔布斯还嘲笑正值当红的上网本,而我就是用上网本看了那场发布会,十年后的今天上网本确实不在了,而 iPad 还在。

我曾想象过它的变化,在第一代发布后我就觉得往后的 iPad 会拥有更窄的边框更大的屏幕,息屏时会深邃成平整的干净的镜子,内核的性能媲美笔记本,这形态其实在2018年的时候已经实现。

那年我看着一群数码博主各种开箱、解说,我还记得第一次上手时自己很像名小孩然后与真正的小孩在苹果的直营店里抢着玩,一年多过去了,开始有人稍稍期待我写的数码类别的文章,开始有人关注我、慰问我,不过我平日仅是名普通的中年人,相比我这名中年人,iPad 还年轻,这话不是讽刺,而是它真有着青春那种活力——

到货后的那天我立马用它看了一集《青春有你2》,不瞒各位,我特别喜欢里面的虞书欣,没别的,我一直都喜欢有活力的,尤其有钱漂亮的年轻人,所以当晚我没验证iPad Pro的生产力,我反而在被窝里验证自己的生产力。


结果第二天精神萎靡、食欲不振。

别误会……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家长会买iPad给孩子学习?
便宜?
好用?
真能学习?
又或者说,为什么有人宁可买iPad追剧都不买电视?
屏幕色彩好?
爽快感真能比得上同价位的电视?
还是大家都被那句“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洗脑了。
我想不懂,更想不通。

有一哥们知道我的烦恼后叫我出去走走。
他说:“外面的世界总是精彩的。”
这哥们头像是那种让人欲擒故纵的类型,那晚我以为他会带我去那些有号数的场所,结果他开着车把我领到广州塔面前,广州晚上的灯色总是一种使人尿震的璀璨。

半晌,他往空气中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问:“郭栩鹏,你知不知道广州塔为什么叫小蛮腰?”
本以为他会给我异于常人的答案。
没想到——

“因为它的形态很像小蛮腰。”

我……我就在短短的几秒里,大脑快速有了回路,没错就是形态,其实很多人喜欢iPad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iPad的形态符合了这个时代。


我仍记得第一代发布会上乔布斯翘起二郎腿滑动iPad看消息的模样,这举止即便放到现在我仍觉得很酷,包括有时候去Apple store 买东西看员工们拿着iPad来回滑动为顾客处理信息,真的酷帅酷帅。


所以很多人一股劲买 iPad,他们的初衷并非为了学习或创造什么价值,或许仅仅觉得拿着iPad来阅读或追剧这姿势更符合这时代的形态。

这种轻薄的形态真的很迷人,就连我妈拿起这款11寸的iPad Pro时她竟然没问我这货多少钱?这货有什么用?

而是——“这么轻,是不是假的?”

过去十年里 iPad 的内部一直在做加减法,体重减下来然后又加了很多新的东西,2020 款 iPad Pro 正是做得最多加法的一台,都不用看,单凭摸都能摸出外观变化最大是哪块——

这部分是历代 iPad 里升级最大的一部分——


广角摄像头和超广角摄像头、激光雷达扫描仪。


不过我尝试用它来拍照,体验不好,这不好不全是因为 iPad 的体积,更多是心理的隔阂,因为我知道 iPad 配备的摄像头比不上 iPhone,我内心就不会认真对待每次拍照……当然 iPad 的定位不是为了拍照,而是 AR 增强现实,大白话就是用它给枯燥的现实造点“梦”。


这梦需要强大的硬件驱动,新增的激光雷达扫描仪正是造梦的先锋队员。


“它利用直接飞行时间,测量室内或室外环境中从最远五米处反射回来的光,同时从光子层面进行探测并以纳秒速度运行。”

这话我想你从“飞行时间”这词起脑子就不太好使,而我的理解是——“曾经iPad所看的世界是平面,如今它慢慢知道到什么是三维,什么是左什么是右,还有前与后。”

因此有了激光雷达扫描仪,iPad Pro 能更快地将虚拟信息与真实世界巧妙融合。问题是这技术对广大消费者有什么用?


嗯……我这样说吧,它类似 Siri,你说它很有用言之过早,你说它完全没用又言之不慎。奇怪的是这种句式又能描叙它……

很多人说它是一枚欲求不满的芯片,任何App都败在它的石榴裙下,各种跑分都验证了它雄姿焕发、如狼似虎 、欲壑难填——我到底在写什么——直到我用上这款App,它有点不要不要的。

这是一款自带的测量App,如果你量个桌子、杯子、个子问题不大,但如果你像我这样量门,二十分钟机身开始发热,甚至出现轻微卡顿——

不过性能在这代 iPad 上我认为还不算特别重要,重要的是系统支持鼠标——

在 iPad Pro 高刷新率的屏幕下,鼠标打开App的画面流畅得我会喊:爸爸。

由于鼠标功能的加入,不说一些高级操作,我仅平日打字都有质的提升,修改文字不再用手戳一戳屏幕,毕竟键盘与屏幕属于两种介质,而且键盘的手感是软的,屏幕则为硬的,过往写一篇稿常常要经历好几次软硬软硬的切换。iPad支持鼠标后,我真的能在它身上找到了当年网吧看片的感觉——

打完以上几个字后我把 iPad Pro 翻过来,其实每台 iPad 后面都印有这五个字,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


因为在我们过去的认知里,笔记本也是便携式电脑,而 iPad 它真的仅是比笔记本更便携?

这段日子里我最大的感受就两字——

多元。

这种多元不是它时而能彻底回归成平板,时而又能充当成笔记本部分功能,我觉得 iPad 的多元恰恰是种融合——举两个我印象深刻的例子。


偶尔学习画画,我会在 iPad Pro 上播放歌曲来画,这听上去没什么特别,好像手机或者电脑播放歌曲也行,但是当声音从 iPad Pro 四个喇叭轰隆而出时,我的笔又恰恰与正播放声音的物质相触,这感觉很微妙,就像“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就当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而第二个场景也许很少人会体会到,我猜你们的闹钟都是一种固定的状态,但我的总不如此,我时常会写稿到凌晨五点——寂然的街道慢慢开始有车声、有人声,因为要上班我又不得不休息一会。



市面上的笔记本都没闹钟功能,有时候太累我会喊Siri帮我调。怕睡过头,闹钟总要调上好几个,所以还得拿手机设定——从笔记本转向手机,这是一种转折,而用iPad写稿我就能直接在 iPad 上调闹钟,这看似也不是很酷的事情,但这小小的操作对我特别有意义——因为当一个人总是孤独地工作时,稍微一点的便捷就是对他最好的慰藉。


乃至往后我总能在 iPad 上找到这类微妙的体验,接上键盘鼠标后的它拥有类似电脑的操作,但电脑不能刷朋友圈不能刷抖音,反之它都能,所以相比忽然要拿起手机刷朋友圈、刷抖音,iPad 的多元融有一种无缝感。


当然我做这期内容时还不是 iPad 最好的状态,或许今年我还会出一期关于 iPad 的内容,但至此就是本期所有内容,如果你们喜欢不妨给我留言,即便我未必能立马回复,甚至一一回复,毕竟我有点累,真的……我的情绪还有点低落,我想起小王子里的一句:“当一个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会格外喜欢看日落”。

我很想看看明天的日落……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29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37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本文作者

郭栩鹏

“对别人而言只是文字,就我而言都是故事” 文字都在公众号:郭栩鹏 段子都在微博:郭栩鹏
郭栩鹏的更多文章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