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松赞·再去香格里拉的唯一理由

Gary.L·旅行·
  • 83
  • 11

留给2020年的时间不多了,择日进山成了未解的小小的心结。


我们曾经习以为常的旅行方式一去不返,未来几年内的国际旅行前景未卜。不过还好,至少我们还有松赞。


因为香格里拉,知道了松赞,因为松赞,我们去了香格里拉。

中国真正的本土精品酒店只有松赞。松赞,是我们去香格里拉的唯一理由。


下车,仿佛站在梦的入口。

飞机穿过云层,翼下是青青的草甸,落地前看到一个巨大的佛塔,顿觉庄严。下飞机走上廊桥的缓坡,便觉行李更加沉重。海拔的提升带来了明显的变化,香格里拉机场的海拔是3459米。司机已经在等了。


接送机服务是必不可少的。

从机场到酒店的路程不远,时间耽误在过马路的牦牛身上。三转两转后我们朝市区的相反方向驶去,绕过一座小山,有一片开阔的青稞田,松赞林寺闪着金光赫然出现在视野中。看Gary拿出相机,司机放慢车速轻声问:“需不需要停车?”我们示意继续前行,因为我们知道:更美的景色在前方。


车辆穿过村庄,开上高坡,依山而建的石头房子和成片的花朵告诉我们已经到达。下车,仿佛站在梦的入口。群山环抱,石板地面还留着昨夜的雨。高原的秋风未至,夏意却已不浓。

这里的全名是「松赞香格里拉林卡」。“林卡”在藏语中有“园林”的意思。除此之外,松赞集团还有更加世外桃源的“山居”系列酒店。


像我们一样只住店的旅客不算很多,大都参加了松赞的旅行团。今年的形势几乎完全切断了国际旅行,间接为这里带来更多客源。刚下车时,接待处有一丝忙乱。


时间尚早,房间还未准备妥当。前台给了我们接下来几天出入松赞林寺的门票,建议我们先去转转。

林卡园内已经值得一逛:藏式碉楼错落有致,道旁鲜花点缀,室内安放着古老的藏式家具、佛像,墙上挂着精美绝伦的唐卡和藏毯。

大丽花期已近尾声,用最后的盛放迎宾。客房就建在花丛之上。


房间有种“未经雕琢的精致感”,毫不做作。

Gary对网上某些评价称这里的内装“不算很豪华”耿耿于怀。我们觉得用“是否豪华”来衡量松赞林卡本身就是对这里的侮辱。


一切都恰到好处,更有经得起推敲的细节,透着木香的房间真正做到了旅行者“远方的家”。床垫非常舒服,四种可选的枕头类型解救了我们日渐僵硬的肩颈。当然,标配的羽绒枕已经很舒服了。

房间各处大量采用实木和铜饰,如果冬日前来,一角的木柴可以升起炉火。已经成为松赞代表之一的纯铜洗手盆是每个房间的标配,它的灵感源于松赞创始人白玛多吉早年在日喀则一户人家中淘到的揉面盆。

点到为止的装饰,没有一丝矫揉造作。

清晨,半山还缠绕着云雾,天空是低饱和的暗蓝色。拉开带橡胶封条的木窗,高原凛冽的空气一下子就涌进来了。


沏上壶生普,坐在阳台上读书是那个周末最放松的时段。房间里有新鲜水果和青稞荞麦曲奇,基本上满足我们每日的下午茶了。我们喜欢那个青稞曲奇,问酒店能不能给添点,嚯!给装了满满一罐子,盖都盖不上。


启程即归宿。

白玛多吉执着于的这份事业对于旅行者来说堪称伟大,他把旅行者途中的“家”变成目的地,启程即归宿。不只是个睡觉的地方,住松赞,为的是在窗边品茶用点坐看云卷云舒,任时间消逝。

第一家松赞诞生于香格里拉松赞林寺旁的安静村庄,这里是白玛多吉的家乡,如今村子里常有各国游客出没——把自己的家乡介绍给全世界,是对家乡最好的回馈。“避世”是松赞酒店选址的原则之一,然而每建一处松赞,当地便会聚起人气。酒店员工多为本地居民,到附近的村子里闲逛有时会遇到和我们打招呼的松赞员工。


游荡在林卡各处的精灵们。

林卡的书吧有很棒的视角,提供图书和茶饮。

藏餐厅,窗外就是古刹青山。

西餐厅一样很棒,清晨在云雾中喝杯酥油茶,温暖整个身躯。

若有时间,应仔细欣赏下每个角落。各处装点的鲜花都是员工在园子里现摘的。

入夜,天上的云呈现出深邃的藏青色,暖暖灯火点亮了半个山坡。


松赞林寺总是在那里,闪着金光。

在林卡各处抬眼,松赞林寺的金顶总在那里,熠熠发光。常有红嘴山鸦在大殿周围聚了又散,引人注目。


每一处松赞酒店都有一个经典的窗景:或佛寺辉煌,或峡谷幽深,亦或冰川壮丽。松赞提供的是独享的风景,有稀缺性甚至是唯一的。住在这里的代价不算低,但住在这里拥有的一切抵得上代价。


2009年第一家松赞酒店在香格里拉开门迎客,十一年后,松赞串起了整条滇藏线,做成了本土最好的精品酒店品牌。


不用为目的地担忧,至少我们还有松赞。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图记途忆」,更多松赞旅行体验将在公众号更新。谢谢!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33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1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