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2020 摄影征文」记录:我的 2020

我是长颈鹿啊喂·摄影·
  • 46
  • 10

“ 世界が終わる事なんて 気にもしないで

哪怕世界即将终结 我也不会在意

小さな星が生まれて消えるだけ

仅仅是一颗小小的行星由诞生再到消逝的过程罢了 

花が咲き 枯れる様に 僕ら 確かに生きていた

就如同花朵从绽放再到凋零 我们真真切切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世界が終わる夜》


如果时间倒退回一年前的今天,展望彼时的2020,你是否曾预想过这一年将经历的一切?不论宏观角度上,全球严重扩散的疫情、世界经济的重创与停滞;还是微观上年初的在家办公上课、一片口罩难求,到现在的随处出示健康码……
“2020,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句话,被无数媒体引用了无数次,如今站在2020的尾巴,回头看看走过的这366天,相信每个人都会满是感慨。

这一年里因为疫情的原因自己出门很少,没拍多少照片,自己的摄影公众号,也断更了半年之久。这一年里,去年底囤着的五十卷胶片还剩四十卷,淘宝上的价格却翻了整整一倍……

这一年里自己在摄影上最大的改变,也许是心态上更加平淡了,摄影对自己来说再不是什么值得特别去进行的事,与器材无关,就像吃饭喝水一般成为了生活中的必需品。

这几天朋友圈里的好友们铺天盖地“年终总结”般的发着这一年来拍过的片子,接下来我也用这一年里的快门,讲述下2020。
我的2020。


1月


2020年开始的那一刻,我在日本,北海道的札幌。
从18年开始,我就在日本跨年,19年三年签下来后,和女票一起计划了关东-北海道-关西的跨年之旅。2019年的最后一次快门与2020年的第一下快门,跨越了在大通公园的札幌塔下倒数的狂欢人群。

这次日本之行,是最近几年来最尽兴的一次出行,九卷胶片和一千多张数码文件,记录了九天跨越两千公里的行程。那时的我们曾约定,下一次还要来日本走过更多的地方。

谁知一语成谶,回国后就开始传出肺炎出现的消息,虽然小学时经历过03年的非典,对于起初的疫情也觉得只是小范围的事情,影响不到当时身在深圳的自己,谁知随着一天天过去,疫情越发严重,过年前还在犹豫是否要回河北过年,最终还是在年前搭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回家后,自然是爸妈的宠溺,自从毕业后似乎每次只有过年才回家了,每年过年回家给爸妈拍套照片也成了保留节目。那时的河北气温还在零下,经历了数九寒冬,依然是冷的很,和爸妈开车去了离家不远的白洋淀,因为疫情的原因几乎没啥人,冰封的湖面上一片苍茫的景色,在这里给爸妈拍了一套属于他们的“情侣照”。

年假结束后,当时的项目客户通知可以远程办公,但是自己还是坚持要飞回广东,没有买到北京的机票,坐火车到天津飞广州,火车上空荡荡的,春运挤到没地方落脚的场景不复存在,我甚至霸占了一排硬座当硬卧。空无一人的车站、空无一人的机场,成了这一年春运回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场景。

来到南方,本应当年味很重的广州,在那一阵也变得毫无生气。从飞机舷窗俯瞰密密麻麻的广州高楼大厦,雾气笼罩下显得有种莫名的荒凉感。街上的行人零零散散,大家都刻意保持着距离。“少出门”成了这个期间人们的共识。

人形信号标……


2月


在女朋友家宅了一周,还是踏上了返回深圳的火车,本应在年后返工高峰拥挤不堪的深圳的地铁里,此刻却变得乘客零星寥寥。


回到深圳的日子里,一个人住在福田的房子中,身处最繁华的地段却不敢出门,窗外只有高高耸立的平安金融中心大厦,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身处这闹市之中还是之外。

那段日子里,每隔一周去楼下的家乐福采购是唯一的透风,明明五百米的距离,每次却要把冰箱塞得满满的才安心,也是在那段日子里,才发现自己会做饭,每天变着花样吃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虽然疫情严峻,几乎所有店铺都关门,但生活还是要继续,楼下的路边,有流动的“理发店”,零星的有人出来跑步健身,也总算是在这灰色的时节,看到了一丝烟火气。

月底时终于又回了广州见女票一面,在空无一人的动车上赶方案的感觉很奇特。

3月


广东的三月,气温已经像北方的初夏了,项目进入了最繁忙的阶段,熬夜加班是常有的事,更不要说出门拍照了,那一阵裸辞的女票趁着周末过来找我,周末的常态就是两个人都不想出门,一个在家发呆,一个拍她发呆……

也终于找到那么一个周末,出门走了走(也真的就是四处走走,毕竟很多好玩的地方都没开门)

4月


整个四月,我忙于项目的上线,加班忙到了极致,打卡了几次凌晨三点的深圳。空闲的时间被我用来抽出写日本的游记,更不用提出门拍照的机会了。在这一个月里,自己在日本拍的作品被尾巴选做了封面(虽然只存在了几天),也算是给压力之中的自己带来了一丝欣慰。

对我而言,摄影真的是一个最好的解压方式,不论多丧气的时刻,只要背上相机,就可以忘掉一切。
这个月底,和往年经常一起出去游玩的小伙伴们讨论起,去年此时,我们正兴高采烈策划着五一的香港之行。现在只能感叹,此刻的情形,不知何时才能再次一起出游。
也是在这个月,抽空去做了体检,报告上的各种指标看着格外刺眼。

5月


五月的深圳,是完全进入了夏天的状态,虽然疫情逐渐被控制住,五一的假期还是选择了乖乖待在深圳。青年节那天,去24的旧里堂参加了酿梅子酒的活动,约定好半年后来取酿好的酒(虽然因为没法邮寄和带上动车,这酒至今还没拿回来)

也是从这个月开始,我提出了辞职,不用工作(失业)的日子里,出门的频率增高了许多,拍照的数量也慢慢提了上来。那时我突然明白,纵然拍照能缓解一时的压力,正确的生活状态和心态才是一切灵感的源泉。


那段日子里,离职后的一个月还可以住在深圳的项目住房中,趁着这段日子,我带着相机走了很多地方,也最喜欢在杯子里装好冰雪碧,投入樱桃或杨梅,看着气泡一颗颗冒出的感觉,是属于夏天的样子。


6月


六月的时候,确切地说是五月底,我搬来了广州,自己布置房子的感觉也算是另一种有成就感的创作吧,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暂时终结了自己四处漂泊的状态。我很喜欢家里的十二盏灯组成的吊灯,在清晨和黄昏,有着不同的味道。

在这个月参加了富士主办的一次性相机摄影大赛,把在日本旅行时用一次性相机拍的照片投了稿,幸运的从五万人中入选,成为了五百个幸运儿之一。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用这仅有的27次快门构思了好久的色彩系列,最终还是因为时间紧迫的原因放弃了。可惜每人只能展览一张照片,最后放大展出的照片并不是自己最喜欢的。

新住处的窗外是空旷的视野,六月的天空,有各式各样的云,那段每天在家的日子,我最喜欢在晴朗的日子里,趴在窗台上拍各种各样的云。

周末和女票去逛手账市集,看到了自己也梦想着能拥有的一套桌面。

这个月里,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黑白摄影,倒不是因为黑白多么高端,严肃,经典,只是因为懒得处理画面中的颜色关系,单纯想关注画面中的内容。于是从这个月开始,相机里的黑白片子多了起来。

7月


整个7月我似乎也是在宅中度过的,炎热的天气让人丝毫没有出门的欲望,晴天的烈日和台风天偶尔降落的暴雨,把我的相机困在了家里。

也是在这个月,奥林巴斯宣布放弃相机业务市场,作为从奥巴相机进入摄影的用户,听到这个消息多少有些伤感,抚摸了吃灰好久的EM5-II,还是觉得现在用的GR2真香。


8月


8月初,和女票度过了周年纪念,去了隔壁的佛山玩一圈,又吃了顿大餐。

周末照样是用来扫街的时光,广州的众多老城区,真是百逛不厌的地方。

某天清晨,意外醒的很早,天还是泛着蓝色,整座城市都在睡着,抄起相机拍下了这抹蓝色。

9月


九月初,女票和朋友去长沙玩了几天,周末留我一个人在六运小区逛了好久,却也发现了新天地。

天河城一楼的水缸里,有好多鱼游来游去,透过玻璃看,有种梦幻的感觉。

门外的彩票贩卖点,被我戏称“梦想贩卖站”。

在这个月,给自己的徕卡M4终于升级了一枚入门的原厂头:1953年的小小八。

这颗头的素质是真的能打,拿到头的第第一个周末就迫不及待拍了一卷。

月底时去深圳拍了很久没拍的学妹,地点自然还是选在了旧里堂。胶片黑白数码彩色,双管齐下~


当时我给这一套想的主题是:“半年未拍人像,学妹惨遭练手……”

这个月,我开始关注地铁上的主题,不只是因为每天上下班都要接触地铁,更是因为地铁的公共属性,让它成为了社会的一个小小缩影,车上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是很值得记录的场所。

10月


国庆假期,是今年唯一一次长途出游,也是期待了很久的一次出行,毕竟在家憋了大半年谁不想出去放松下呢?
还是考虑到疫情,本次出行没有挑大城市,和常年一起出行的朋友们前往了浙江的舟山群岛,虽然不巧碰上了台风天,有那么几天的感受不太理想,最后回程的轮渡取消,只能绕路从上海折返宁波,却也让这趟旅程记忆深刻了。

能有这样一群朋友常年一起到处浪,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2021年还要一起呀~


11月


十一月自然少不了双十一的剁手,今年低价买了一台显示器,终于能够在大屏幕上修图了。实在喜欢这种简洁风格的桌面(虽然现实是日常被我搞得很乱)。

这个月换了新手机,一加的死忠粉还是继续升级了最新款的一加8T,相比两年前的一加6终于拥有了超广角,等效全幅11mm的视角,在拍建筑和风景的时候用处太大了,大大增加了画面的张力,喜欢得不得了。

从此新一枚扫街利器收入囊中。

周末,还是会出去走走,偶尔跑去广州附近的小县城去拍拍当地的味道。


12月


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广州的天气终于冷了下来,我是个对温度很敏感的人,于是在这种气温下也很少出门了,这个月只给一位之前经常拍的妹纸拍了一套……

在广州两年多了,都还没去过太古仓,于是挑了个周末,去逛了一圈,其实感觉也就那样。

倒是上班的地方,透明玻璃和框架的质感很是喜欢。

果然,我还是喜欢拍建筑……


2021……


2020,就这么过去了,这篇文章,本来想赶在2020年最后时刻发出去的,结果还是写到了2021年。

就好像所有的事物一样,跨入2021的时候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所谓新年,其实不过是一个节点,一个循环的起点而已。

回望2020年,经历的事情不多却都是大事,这一年里在家里呆了很久很少出去走走,也很少给女票拍照,这一切,希望在2021年能够弥补回来。

就像葛优在《甲方乙方》片尾的那句话一样,2020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但人总是要前进的,想到过去经历的这一切,我似乎又没那么想念它。


最后就用2020年拍下的最后一张胶片做结尾吧,12月30号,一卷炮塔400的片尾,黄昏的广州被雾霾笼罩着,看不清远方。

但雾霾总会散去的,黄昏过去,又会是一天的清晨。

这个世界会好吗?我觉得,会的。

你好,2021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3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0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