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深色面纱下的千年俄罗斯

旅行 ·

回来有近三个月了,一直从10月底忙到1月中旬,天知道会计这种工种真的是“从小不努力,长大当会计”啊,现在才得空的我终于开始码字。15年10月中下旬去的俄罗斯,前后共计10天的行程。
摄影器材:6D,24-105mm(非常业余的我刚刚起步)、 部分用的6S
不止一次听友人提起他曾留学的远方,那里的冬天总是大雪纷飞一片苍茫,那里教堂遍地,人们虔诚地排着长队,等待神父的祝福。
对于出生在江南同时成长、求学甚至毕业工作都在江南的我那无疑是一个新的天地,同时怀着对普京先生的少女崇拜之情,我围上一条和江南气候毫不相称的围巾,踏上去俄罗斯的旅途,匆忙而迫不及待。
当双脚立于俄罗斯的土地上时,发现它有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萧索却仍旧有繁荣,它有普希金笔下的浪漫却又有距离感,人们匆忙却很安静,地下30余米的地铁站宏伟带着沉重的历史感,地铁上随处可见妆容整齐的俄国大妈,或手捧鲜花或者手握书籍。这个国家我并不熟知,多数印象来源于伟人书籍中的惊鸿一瞥,更多时候对它仅仅只是一个模糊的想象。
和多数人一样,我选择了新旧首都作为此次行程的站点,首先是莫斯科。这座城市,古典庄重,他的建筑和他们这个千年帝国一样,壮丽,铁血,强硬,保留着苏联时期的斯大林风格,角角落落都让你感受到她浓重的历史色彩。
第一站:红场
红场四周分别是克里姆林宫、国家历史博物馆、圣瓦西里大教堂、古姆百货商店,这是莫斯科最具代表性的中心地带。
(国家历史博物馆)

(圣瓦西里大教堂)

(不知道哪个国家的一个伐木雷让我们帮其拍的照片)
(嘿,最右边的小哥,镜头在这里)

(古姆百货商店内部)

(克林姆林宫内标准的俄式步伐)
(莫斯科河对岸远望克宫外围,因为是两个小姑娘一起出门,所以没带三脚架也没带闪光灯,so夜幕降临就不知道自己拍的什么鬼。)

(俄国地铁很深,真的很深,还好没听说扶梯会吃人)
(很好喝的红茶,估摸着是加了蜂蜜)
第二站:新圣女公墓
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墓地意味着萧索,意味着死亡,然而新圣女公墓却巧妙地将墓主的灵魂与墓碑的艺术相互结合,许多曾经对俄罗斯历史发展进程中起过推动作用的名人都长眠于此,有着浓重的俄国文化色彩,给予我深深的震撼。新圣女公墓门口有花店,不妨买束花去见见你想见的那些伟人。

(叶利钦墓:叶利钦对俄罗斯有着重大贡献,虽然他东弄西弄把俄罗斯的经济弄得一塌糊涂,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有眼光,他选择了普京。)

(赫鲁晓夫墓:赫鲁晓夫一生功过一半一半,他是前苏共最高领导人中唯一没有被安葬在克林姆林宫红墙下的一位,半黑半白就像他的一生,形象而具体)

(契诃夫墓:他的《变色龙》、《套中人》堪称俄国文学史上珍贵的艺术品,文风幽默,寓意深刻)

(果戈里墓: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嬉笑怒骂的写作风格让《死魂灵》成为了不朽的文学珍品。终于把手中的鲜花送了出去,找这个墓也是找了一两个小时啊,被许多攻略半身像的照片所骗,还好遇见一位好心的导游,询问之下方找到)

(奥斯特洛夫斯基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经典名句——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图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就能够说:“我已把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世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其实说的就是作者自己啊。这一片墓地正在维修,还好运气不错,他的还没有在重修)

(新圣女公墓出来后,向左走一小段路,就到了新圣女修道院,这也是我在俄罗斯遇见过了唯一一个需要买摄影票的景点)
第三站:特列基亚科夫画廊
莫斯科富商、艺术收藏家特列季亚科夫创建了这座画廊。里面的油画件件桩桩都是特列季亚科夫本着“不是好作品,他坚决不买”的态度精心挑选收集,他收集了无数名画,甚至一度一些画家以自己的作品能够进入这座画廊为极大的荣耀。在其中终于见到了《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阳光照耀下的少女》等等名画真迹。画廊不允许拍照,于是拍了门口了一角。

(门口的雕像就是特列基亚科夫)
第四站:莫斯科大剧院
去俄罗斯,一定要去一趟剧院,看一场俄罗斯国粹芭蕾,很幸运,出发前的一个多月在莫斯科大剧院官网订到了《俄罗斯四季》的芭蕾票,于是终于欣赏到了芭蕾艺术家们的优雅身段。在剧院中,因为广播是俄文,很少有东方面孔,以至于中场休息后基本靠听铃声和猜进的场,后来遇见了好心的会英文的大叔,提醒我们到点了该进场,提醒我们其实中场谢幕时候是可以拍照的云云,太棒。
(莫斯科大剧院外观)

(剧院场景)
(俄罗斯任何室内场馆都会有一个衣物寄存室,方便大家脱下厚重外套轻松闲逛,这是莫斯科大剧院的衣服存储牌)





第五站:莫斯科国立大学
爬上麻雀山,俯瞰莫斯科河岸无限风光,转头就可以看到宏伟壮丽的莫斯科大学,结合了巴洛克式城堡塔、中世纪欧洲哥德式与美国1930年代摩天楼的特色,作为俄罗斯莫斯科“七姐妹”系列建筑群之一,其建造于斯大林执政的最后十年间,莫斯科大学不但是全俄罗斯最大的学术中心,也是全世界最大和最著名的高等学府之一。
第六站:阿尔巴特街
阿尔巴特街是音乐家和画家荟萃的天堂,保存有许多设计感十足的房子。极具特色的小店铺鳞次栉比,商品种类极其繁多,比如说印有普京头像的T桖,五彩斑斓的滴血大教堂的音乐盒,年代久远的斑驳画册等等,街头作画的艺人是阿尔巴特街上一道不灭的风景,如果时间允许,不妨坐下来画一张肖像图,不会令你失望。耳边是街头艺人弹唱的俄罗斯民谣,如果足够幸运,还能听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等熟悉的旋律。

(阿尔巴特大街琳琅满目的贵的离谱的装饰品)

(极具特色的房子)
(走到阿尔巴特大街尽头,不远处看到的“七姐妹”之二的外交部大楼)



莫斯科距离圣彼得堡,一个半小时的飞机,也是在这一个半小时中,领略了俄国战斗机的高速,延误五分钟早到二十分钟,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离开莫斯科到了圣彼得堡,心中不由会与莫斯科做起对比,圣彼得堡的天空很低,云很淡,涅瓦河碧波荡漾,她作为旧都反而更具时尚感,整个城市更具浪漫主义色彩。更重要的是,英语普及率更高,交流更加顺畅。
(涅瓦河碧蓝的河水,远处耀眼的彼得要塞尖顶)
(依然是纯俄文的公交路牌,上下车基本靠外头的风景以及猜)
第一站:普希金市
将金色的普希金市作为第一站也是因为想要看看普希金曾经生活的地方,看看叶卡捷琳娜宫殿的繁华和不朽的建筑。到达宫殿门前,淡黄色的拱门链接着奢华的叶卡捷琳娜宫殿与普希金旧时求学的皇村中学。进入宫殿,女皇生前声色犬马、骄奢的气息依然充斥着整座宫殿,有巧夺天工的琥珀宫,叹为观止的金色大厅。每一个展厅都呈现不同的特色令人目不暇接。
走出宫殿,前面便是美丽壮观的叶卡捷琳娜花园,这座法式花园内花坛五彩缤纷,花园四处散布着具有巴洛克风格的“艾尔米塔斯”亭台。著名的喷泉“卖牛奶之女”立于其中,优雅美丽。
(叶卡捷琳娜宫殿标志性一角)





(内部除了金色还是金色,感觉进入了一个金色的世界就对了)





(叶卡捷琳娜花园也是一片金色,落叶装饰下一片金黄,无限美好)

(连接叶卡捷琳娜宫殿和皇村中学的拱门,左侧为皇村中学,右侧叶卡捷琳娜宫殿)

(皇村中学后的小教堂,普希金旧时常去祷告的教堂)


(教堂边上的普希金雕像)
第二站:圣以撒大教堂(又称伊萨基辅大教堂)
据介绍,这座1818年始建,耗时40年方才修成的教堂,是俄罗斯晚期古典主义建筑的精华,有着101.5米的高度,内部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它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和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并称为世界四大教堂。它的圆顶是圣彼得堡最佳的观景台,登上它彼得堡的无限风光都可以尽收眼底。

(外部图)
(圣以撒大教堂内部)
(圣以撒大教堂不远处的青铜骑士)
第三站:冬宫
冬宫坐落在圣彼得堡宫殿广场上,原为俄国沙皇的皇宫,十月革命后,改为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一部分。它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巴黎的卢浮宫、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博物馆,是18世纪中叶俄国新古典主义建筑的杰出典范。该馆最早是叶卡特琳娜二世女皇的私人博物馆有从古到今世界文化的270万件艺术品,在各个展馆穿梭,走了一整天,面对着这些珍贵的藏品,竟然不觉累也不觉饿,就这么走了六七个小时,感受来自建筑和艺术的震撼。看到了达芬奇的《圣母丽达》,也真的是让人不虚此行。
(冬宫外部图)
(内部图)

(达芬奇的《圣母丽达》)
第四站:喀山大教堂、滴血大教堂
喀山大教堂和滴血大教堂坐落在涅瓦大街的两侧,两座教堂之间不过百米距离。喀山教堂以古罗马圣彼得教堂为原本,历经10年于1811年竣工,教堂东面竖立94根科尼斯式半圆型长柱长廊,庄严而高大,喀山大教堂前,两侧分别立着1812年卫国战争的俄军统帅库图佐夫和巴克莱.德.托利的塑像。库图佐夫本人就安葬在这座教堂之内。教堂内部明亮轻快,典型的俄式教堂里面供奉着东正教重要的圣物—喀山上帝之母圣像。喀山圣母像是俄罗斯东正教的最高圣像,画像的复制品在天主教中也同样受到尊敬。如果你有着艰难而迫切需要实现的愿望,不妨来拜拜这个据称是俄罗斯最灵验的喀山圣母像,或许真的心诚则灵也不一定哟。
迎着晚霞,我步行到了滴血大教堂,也称为“基督复活大教堂”,这是最具俄国风格的教堂,以莫斯科红场上的圣瓦西里大教堂为蓝本,建造了这座教堂,所以两座教堂显得风格一脉相承,只是因为后建,这座教堂相较圣瓦西里大教堂更加生动美丽,它的内部也更加别致。以旧约圣经故事为体裁的镶嵌画、7500平米的马赛克,都使得它相较圣瓦西里大教堂更加极致卓越。

(喀山大教堂外观,其免费对外开放)
(喀山大教堂正对面的书局)

(格里博耶多夫运河边油画般的滴血大教堂)
(滴血大教堂内部)
(从米哈伊洛夫斯基花园入口处,仰望滴血大教堂)
第五站:普希金公寓博物馆、彼得要塞
手捧着鲜花,走在圣彼得堡的大街上,路过俄罗斯博物馆,转几个弯到就到了普希金公寓博物馆,普希金一家在1836年9月搬进来,四个月之后,1837年2月8日普希金与法国人丹特士在彼得堡郊外进行了决斗,腹部中弹,2天后,2月10日他就在这座公寓中去世。这里是普希金最后生活的地方,也是缅怀普希金的最重要纪念地之一。在安静的院子中央立着他的雕像,走到雕像面前,我放下手中的鲜花,感受道整座公寓还保留着名人在世时候的生活烙印。有他的书斋,有他的卧室,还有他的手稿。就是在这里,这位“俄国文学之父”为了捍卫爱情和妻子冈察罗娃的名声结束了自己38岁的短暂生命。
走出公寓博物馆,气氛沉重内心却是欢愉的,感觉自己和这位诗人更近了一步,切身感受到他的挣扎和痛苦,浪漫和坚韧。
(雕像)
(公寓一角)
(博物馆门前不远处的小河,因为河流纵横交错,所以让圣彼得堡又有了“北方威尼斯”的美称)
(远观彼得要塞尖顶)
(彼得要塞门口,双头鹰标志)
(彼得要塞内部,奢华的吊灯)
匆匆十来天的行程,对于了解这个国家来说实在太过匆忙,走马观花毕竟太草率,每个教堂每个博物馆都有自己的历史需要去解读,一趟行程下来,要补习的知识太多,文化轰炸太密集,竟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一个历史沉淀感十足的国家,如果有幸能够再去一趟,我想或许下次我会去伊尔库茨克,感受贝加尔湖畔沉醉的春风,如茵绿草,再喝一口菜头浓汤,闷一杯伏特加。
(寄出20来张明信片,只有一张丢了,所以还是很靠谱的)
(门票都不贵,记得最贵的折合人民币也八十不到,卢布大跌真是个去俄罗斯的好时辰)
本文作者

卿泠

泥里生活,云上写诗。
卿泠的更多文章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2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4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