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当一加遇上坚果

手机 ·

© 新浪科技、网易科技

一个是追求极致性能的“西装暴徒”,

一个是深耕人机交互的“骄傲工匠”。

要不是发布会档期赶巧扎了堆,你可能很难把一加 6 和坚果 R1 这两部手机联系在一起。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它俩在彼此面前,都是不折不扣的“异类”。

那么,“异类”之间的碰撞,又能引发怎样的思考?



比起“发型”
什么更影响全面屏体验?


不到一年时间,异形全面屏的风潮就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了整个手机行业,可是不买账的依然大有人在。


讨厌“刘海”的人,普遍觉得它不仅实实在在地挤占了屏幕空间,还从视觉上给人以割裂感。而略懂门道的人或许还会说,既然没做 Face ID 那样的结构光面部识别,也就意味着屏幕上方需要放置的无非听筒、前置镜头和几个传感器,没必要挖“刘海”。

这样看来,坚果 R1 采用上边框开孔的微缝式听筒,进而把前置镜头和距离、光感塞进更为小巧的“美人尖”里,工业设计上似乎更胜一筹。

可是,“发型”真的那么重要么?

手机屏幕是四方的,在这个规整的形状里挖去一块,无论形状、大小,都难免让人心生抵触。但归根结底,它只是在不影响功能的前提下尽可能提高屏占比的一种过渡方案。就拿坚果 Pro 2 和 R1 来说,用“美人尖”代替完整的“额头”,至少能在几乎不改变机身尺寸的情况下,把系统状态栏进一步上移,从而将更多的屏幕空间让出来显示内容。

嗯...多出一行也是赚嘛

虽然进步有限,但“刘海”或“美人尖”实际上非但没有挤占屏幕空间,反倒还帮你抢出了一小块有效的显示面积。更何况目前采用异形全面屏的安卓手机,普遍都在系统中提供了隐藏“刘海”的选项,坚果 R1 更是默认显示黑色状态栏,视觉上让屏幕恢复完整的矩形。

所以,真没必要再纠结“发型”了,不如把目光往下移动,看看真正影响全面屏交互体验的东西。


没错,就是系统导航栏。它不仅实实在在地挤占了屏幕空间,还经常和 App 内的底栏组成感人的“双下巴”,让人抓狂。手机厂商们显然也不能忍,于是抢先原生 Android 一步,做出了基于全面屏的手势操作。而一加 6 和坚果 R1 恰好代表了手势操作的两大流派:前者模仿 iPhone X 的交互逻辑,后者则保留了安卓三大导航键的位置关系,只是将触发方式由点按改成从屏幕底部上滑。

这两种方案都从 UI 上干掉了常驻屏幕底部的导航栏,却又带来了新问题。越来越瘦长的手机屏幕,让单手操作变得越来越困难,所以通过交互将一些常用操作下移就显得必要且有效。一加 6 在原生 Android 的基础上进行优化,让用户可以为三大导航键自定义更为丰富的快捷操作,比如长按 home 键下拉通知栏,双击多任务键在最近使用的两个 App 间快速跳转等。


正因如此,在使用一加 6 的这段时间里,即便看着难受,我还是放弃了全面屏手势,用常驻屏幕底部的导航栏进行操作。至于坚果 R1,连“双击多任务键快速切换 App”都不支持(这是原生 Android 就有的功能),对不起,负分。

到头来,还得看谷歌怎么出招。在不久前发布的 Android P 中,我们终于迎来了“官方版”的全面屏手势交互方案。目前看来,这个方案兼顾了视觉和操作体验,并在二者之间取得了较为理想的平衡。只不过考虑到 Android 系统的碎片化,以及国内安卓生态的特殊性,我们什么时候、甚至有没有机会用上这套方案,都是个未知数。

© The Verge


为什么大家
都开始谈论线性马达?

振动,原本只是一种提醒方式,介于静音和响铃之间,既不会让你错过消息,又不会打扰到他人。

全面屏的普及,让手机上的实体按键越来越少。而当屏幕成为人机交互最主要、甚至唯一的介质时,我们又如何在感官上为“触摸一块玻璃”赋予更合乎直觉的反馈?

是的,振动。

用过 iPhone X 的人应该有所体会:当你在界面中点击一个并非实体的开关时,指尖却真切地感受到了“咔嗒”一下清脆的回弹;当你设置闹钟,手指滑动调整时间时,虚拟的数字拨轮竟然有了如同机械齿轮般刻度分明的阻尼感。这些堪称黑科技的操作,离不开手机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幕后功臣”。


2015年,苹果在 iPhone 6s 的发布会上介绍了一个叫做 “Taptic Engine” 的组件。当时它的主要功能是为 iOS 新引入的 3D Touch 操作提供精准的触觉反馈。而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Taptic Engine 已经成为了 iPhone 交互体验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自此以后,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也在手机的规格参数表里加上了一个新名词:线性马达。

早期的电子设备大多采用“偏心转子马达”作为振动元件,其原理是由电机带动一个偏心的重物(转子)旋转,借由不平衡的向心力来产生振动。

© Precision Microdrives

偏心转子马达最大的问题是无法瞬间启停,静止状态下通常需要 20-50 毫秒才能达到理想振幅,产生的振动总有一种拖泥带水的感觉,显然无法满足“触觉反馈”层面的需求。

现在厂商们普遍采用的“线性马达”,则是利用振子在单一轴向上的往复运动来产生振动。和偏心转子马达相比,线性马达的启停时间大幅缩减至 5-10 毫秒,因而更容易模拟出短促、干脆的触感。

© Somatic Labs

苹果的 Taptic Engine 也是线性马达。不同之处在于,它体积更大,振子沿手机宽度方向(X 轴)运动。而多数其他手机厂商采用的线性马达体积较小,振子沿手机厚度方向(Z 轴)运动,在模拟触感的细腻度和多样性上逊于 Taptic Engine。

从左至右:
一加 6 、坚果 R1 和 iPhone X 的振动马达
© iFixit、新浪数码

限于成本,一加 6 和坚果 R1 采用的都是 Z 轴线性马达,体验上与 iPhone 之间还是有着明显可感的差距。而坚果 R1 的线性马达体积更大,模拟出的触感自然也比一加 6 更好。比如同样用 Gboard 输入法打字,在参数设置一致的情况下,坚果 R1 更准确地模拟出了敲击实体键盘时键程清晰、回弹果断的触感,而一加 6 的反馈则显得飘忽绵软,每一次点击,伴随的振动都仿佛自带回声,完全不能带来打字的畅快感。

实际上,一加 6 的线性马达与老式的转子马达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输入法的按键振动之外,它承担的仍然只有通知消息的提醒功能。相比之下,坚果 R1 则更深入地挖掘了线性马达在模拟触感方面的潜力,不仅为屏幕压感触控(Force Touch)提供了回弹反馈,调节闹钟时间的数字拨轮也做出了类似 iPhone 的阻尼感。虽然在拟真程度和应用场景的丰富性上还远不及苹果,但仍然值得赞赏。

拾起、放下唱针的时候,
指尖也有轻微震动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篇幅,来谈论一枚小小的振动马达?

全面屏的绝对地位,让当下的智能设备在硬件层面越来越难以做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交互体验,而“触感反馈”恰好是能够有所作为的方向之一。面对依靠 Taptic Engine 把触感玩得出神入化、以假乱真的苹果,无论是“不将就”的一加,还是标榜工匠精神的锤子,都还远远不能停下探索的脚步。


接下来
插播拍照对比环节

难得一篇文章写两台手机,正好玩一回盲测。下面的几组样片,你能猜出哪些是一加 6 拍的,哪些是坚果 R1 拍的么?

(样片仅压缩尺寸,未作其他修饰)

· 第一组 ·


· 第二组 ·


· 第三组 ·
(开启 HDR)


· 第四组 ·
(注意背景虚化效果)


· 第五组 ·


· 第六组 ·



· 第七组 ·


· 第八组 ·


· 第九组 ·



系统各成一派
可惜都不适合大众

如果把小米的 MIUI、魅族的 Flyme 等国产定制系统看作主流,那么一加的氢 OS 和锤子的 Smartisan OS 无疑都是特立独行的少数派,并且刚好走向了两个极端。

氢 OS 始终在向原生 Android 靠拢,一路上放弃了很多展现自身特色的机会,同时又极为克制地添加了少量必要的、或者切实提升用户体验的功能,比如模拟电纸书观感的阅读模式,比如与三段式开关联动的响铃模式调节,再比如长按指纹触发的快捷支付,等等。

然而这几个功能在写一加 5 的时候就提过了。时隔一年,氢 OS 里几乎没有出现什么亮眼的新特性,唯一值得说道的,大概就是系统自带的云相册终于上线了吧。


一加的目标受众可能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们身上多少带有“数码发烧友”的属性,对使用手机的需求也有着明确的认知。这类用户普遍具备“折腾”的能力,通过安装第三方 App、甚至实施系统级别的修改来补足功能上的缺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可是,手机厂商面对的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对“好手机”的定义,大约还停留在玩游戏不卡、拍照好看、电池经用等表象层面,至于对系统更深层次功能的需求,他们的认知往往非常模糊。然而当相应的使用场景出现时,系统一旦无法满足,他们又会本能地认为手机不好用。

大众用户需要的,是一个“瑞士军刀”式的手机操作系统,你能想到的功能它肯定有,想不到的它也有,甚至在你面对某个使用场景时,它还能自动把对应的功能送到你面前。这可能是 MIUI、Flyme 等“大而全”的定制系统成为国内市场主流的原因。一加的氢 OS 恐怕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调性,而这也意味着若想开拓市场,他们可能要付出更为长久的努力。

锤子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理由却跟一加截然相反。

Smartisan OS 在迭代过程中呈现出两个明确的方向,一是借由交互方式的创新提高手机端处理任务的操作效率(一步、大爆炸、闪念胶囊),二是通过功能的补足展现对特殊群体的人文关怀(无障碍模式、长辈设置)。


问题是,这两个方向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都不是刚需,而为了掌握系统中各种进阶操作所需的学习成本却在节节攀升。“费力学会之后才发现很好用”的功能,并不会让普通用户使用手机的效率和体验获得显著提高,反倒还有可能成为上手的门槛。这或许是锤子在手机业务初见起色的情势下突然转向 PC 的原因之一:比起手机,桌面电脑是更重要的生产力工具,人们对其操作系统效率提升的需求理应更为强烈。如果能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于整个品牌而言也会是极大的助力。





一加手机的硬件向来不让人担心,坚果 R1 也是锤子手机中当之无愧的顶级旗舰。单看配置,这两部手机都不会让你失望。但在性能参数趋于饱和且相对固化的现状下,你在挑选心仪手机的时候,显然更应该优先考虑它在软件和交互上是否易用、能否满足实际需要。而恰恰是系统层面的不拘一格,让我越来越难以向身边普通的手机用户推荐一加和锤子的产品。不知道对于品牌来说,这究竟是一种特色,还是一道枷锁。




最后公布拍照对比部分的答案:
每组样片第一张由坚果 R1 拍摄,
第二张由一加 6 拍摄。
本文作者

魔術帽與兔

说好话,也挑毛病。
魔術帽與兔的更多文章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1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0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