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没有胜利者,但对 Netflix 来说却是场溃败

言论 ·

  • 24
  • 19

新兴势力向传统巨头发起挑战,永远都是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作为流媒体领域的领军者,Netflix 一直在挑战传统影视巨头的地位,不仅抢夺着传统院线的观众,还冲撞他们原有的商业体系。

打个比方,对于《囧妈》今年在国内掀起的争议,你一定有所了解。在疫情影响下,徐峥抛弃了院线上映,选择与抖音合作,免费线上发行,这无疑触动了影视行业从业者的利益,导致《囧妈》被行业声讨,徐峥被院线抵制。

类似的,好莱坞对 Netflix 采取在院线和线上同步上映的做法也颇为不满,认为这挑战了长时间以来发行方和影院的关系。


此前,Netflix 凭借《罗马》拿下三项奥斯卡奖项,在当时这部在院线其实还亮相还不到一个月,流媒体上就可以付费观看了,对此 Netflix 表示他们喜欢电影,但也支持那些负担不起戏剧、影院门票的观众。

这对于院线老板来说,是绝对不可接受的,Netflix 这种做法导致他们流失了大量观众,既然在家看更便宜,而且方便自由,许多人便不再冲着首映而去观影了。

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认为,Netflix 原创电影不应该出现在奥斯卡奖项中,因为这些电影很少在影院播放,影响力也相当有限。具体而言就是让电视归于“艾美”,让影院归于“奥斯卡”。

事实上,传统电影之所以不欢迎新生的流媒体电影,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商业利益上。在过去我们走进影院观看一部电影,支付的观影费用,往往要按比例分配给电影发行方、投资方和影院等多个渠道。现在 Netflix 的做法,线上通过付费会员和广告模式,几乎将所有的传统分成都收入囊中。

虽然,奥斯卡不能决定一部电影、一名导演在历史上的地位,但是对于短期商业收益的影响确是巨大的。自家电影如果能够拿下享誉全球的荣誉,这无疑可以为 Netflix 带来巨大的流量和商业收入,也必然侵犯着学院派的利益。

去年 Netflix 为制作成本为 1500 万美元的《罗马》砸下了 2500 万美元公关费,参与奥斯卡竞选,当《罗马》不负众望拿下了十多项提名,甚至还没有最终获奖,随之而来的就是 Netflix 付费用户数量“水涨船高”。

在今年的第 92 届奥斯卡的提名名单中,Netflix 更是获得 24 项提名,击败了众多传统厂牌,诸如迪士尼,索尼影业等巨头,拿下“全场最佳”。


然而,马丁·斯科塞斯指导的黑帮史诗大片《爱尔兰人》获得 10 多项提名,最终却空手而归,这对于 Netflix 无疑是重大的打击,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业内人士估算 Netflix 从去年开始在颁奖季的公关支出超过了一亿美元,相当一部分资金都投入了《爱尔兰人》。

虽然以福耀集团在美建厂为叙事背景的《美国工厂》获得了最佳纪录长片奖,以及《婚姻故事》的劳拉·邓恩拿下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但这被各大媒体解读成为颁发给 Netflix 的“安慰奖”或是“遮羞布”。

打个比方,就像智能手机行业的 MIX、MATE 系列与手机大奖失之交臂,而 Redmi、Honor 获得了零星的红点或者 iF 大奖,对于厂商而言,绝对是心有不甘的。

《寄生虫》获得佳誉无可厚非,但观众普遍认为《爱尔兰人》在细节和深度上都做得更好,不应该落败。这种指责从“奥斯卡”上升到“学院派”,观众抨击他们过于老派守旧,缺乏包容心,迟早被 Netflix ,亚马逊 Prime Video,以及苹果公司的 AppleTV+ 等新流媒体取代。

流媒体崛起速度之惊人,老派力量也都看在眼里,并且使出了各种招数想要限制其发展。比如戛纳电影节此前就对外公开表示,只有在法国院线公映过的影片才能在主竞赛单元参赛,仅在流媒体平台上播放过的电影没有这个资格。

这次奥斯卡颁奖典礼从商业投资角度看, Netflix 显然经历了一场溃败,但众人都清醒的是,只要 Netflix 这样的流媒体继续被视为趋势,那么好莱坞的奶酪就永远没有安放之日。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4人已收藏
评论列表(已有19条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