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文章
数字生活美文

「2020 摄影征文」我希望每天都能拍妹,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为了我的心情愉悦

zhaojie·摄影·
  • 1256
  • 459

年初,我们都被困住了。那时的我还有点害怕,因为敌人看不见摸不着,心想这次大自然万一动真格的怎么办。

比较明显的是,那段时间莫名瘦了7斤,这让平时去健身房跑步但怎么也瘦不下来的我情何以堪。

那时候小区很安静,白天就只听见鸟叫。平时邻居嗓门很大,动不动就和老伴“拌嘴”,另一边的邻居每次关门都把家里的玻璃震的抖三抖,但这些声音突然都从生活中消失了。我还特意打开了平时一直静音的企业微信,但到了下班时间,“装模作样”的完成“远程打卡”后,企业微信也没声了,大家都没声了。

不久上海的樱花开了,摄影群里开始有了躁动,理由是百年一遇可以拍出空旷的樱花人像,但我还是没敢出去,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悔,因为真的是百年一遇。

再后来真的可以走出去了,突然好想感谢国家,日常拍妹也逐渐恢复正常。但再怎么恢复也没有去年的热闹了。

我感觉摄影活动没有去年热闹有2个原因,一个是图虫社区开始没落,另一个是约拍市场失去了最大入口。

2020年,作为国内摄影社区大佬级别的图虫,在人像审查力度方面变得异常严格,甚至是歇斯底里的,宁愿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过审不久的图片也经常被下架,背后的逻辑是今天的审查力度和昨天是不一样的,明天的审查力度和今天也是不一样的。于是图虫的生态圈逐渐变了,我们看到原创变得越来越少,盗图,转发,机器人评论越来越多,首页推荐越来越趋于“风格统一”。图虫背后是一家科技型公司,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不是“理工男”的直觉突然占了上风,除非图虫因为政策不得已,不然这真的是在自毁前程。

而曾经的国内摄影社区大佬:POCO也经历一次审查,很多“老艺术家”的作品纷纷下架,而网站界面的改版让我大感不适,当然这肯定产品的锅绝不是程序员的。


前两年约拍市场在“约约”这个即将进入生命末期的App带动下异常红火,因为我做过“约约”的爬虫,所以知道这个App的维护情况,我看到的是每周发布的约拍活动越来越多,但相反的是在别的公司里几小时就能解决的网站bug在约约这里却花费了一个月,加上知情人士的透露,知道约约的维护人员已经严重不足,所以形容它已进入生命末期一点也不夸张。后来约约被通知整治,整治结束后约约就“死”了。摄友们转战微信群,公众号和一些较小规模的活动发布平台,约拍市场至此失去了最大的入口,活动发布变得分散和不透明,约拍市场受到冲击。

我的人像拍摄进入第3年,今年作品不多,很多都是拍了一直没修的,包括这次展示的图片也有一部分是去年拍的今年才修的。我已经在努力提高自己的修图速度,除了技术外,我一直把修图当做像跑步一样用来锻炼自己集中注意力的体育活动,所以修一张就会休息一下,一休息就是一整天。

此外,我对服化道,场地和天气的重视程度比以往高了很多,尤其是天气,连看到多云我都要多个心眼。上海的好天气感觉每年都在变少,印象里小时候周末都是大晴天,因为父母都会带自己去公园玩,所以印象深刻。再比如“快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这种说法现在也越来越少听到了。

2020年我用的最满意的数码产品是iPad Pro。最多使用的App是GoodNotes和率土之滨。自从做了部门经理后,平时就特别喜欢写写画画的我更加依赖“纸笔”来做思路整理和总结,比如每日的工作重点,本周的工作重点,未来3月的规划,部门现在的技术瓶颈,明年的工作重点等等,特别喜欢这种拿起就写的感觉。Appl Pencil也从一开始一个月才充一次电到现在半周就要充一次。

和组员开会我也开始用iPad Pro,人少就直接在 GoodNotes 上写写画画,GoodNotes可以识别方形,圆形,直线,五角星,所以像手绘的协作图,架构图,界面草稿可以变的相对工整很多。会后分享更是方便,GoodNotes导出pdf后,通过Airdrop或者企业微信传送给组员,便捷程度不亚于直接把纸质文件当面交给别人一样。唯一不满意的是外接显示器或者投影仪无法撑满屏幕。

说了那么多碎碎念的事情,我想说,无论今年有多特殊,生活总是要继续的,苦了可以佛系一点,迷茫了可以较真一点,疫情来了就认真一点,疫情走了就大胆的走出去,不留遗憾,希望明年更好吧。

如果皮一点,可以品品抖音上的这句话:我每天都要看妞,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为了我的心情愉悦!


用照片和文字,记录下你的 2020

年度摄影回顾,邀您投稿

活动截止时间:2020 年 12 月 31 日


  • 举报
快给朋友分享吧!
收藏
696人已收藏
取消评论